每到夜晚,都是也行动物蛰伏于世的时候,浅深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夜猫子,每天晚上都会叫上好些人四处泡吧,压马路。作为一个高中生,这实在是违背了作为一个学生应该遵守的本分。

浅深才懒得管这一套,她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人生苦短,不及时行乐岂不大大浪费了青春年华?再说,只要她梁浅深随随便便勾勾指头,就有群群争先恐后的男人抢着陪她四处疯。浅深的酒量很好,和一干人碰杯了几个小时都没倒下。她有些得意地扫视了下被她灌得没了人形的众人,这才心情大好地收手回家。

开学半个学期过去后,梁浅深在老师的心目中已经从不听话的学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不良少女,堕落分子。凡事不求上进,生活糜烂不堪,个人品行不端,为人处世冷漠,言行举止夸张,心情好时会来教室坐坐,心情不好时便随便扯个谎请假,有时连假都不请,直接旷课。总之一句话,她是游离在班级边缘被放弃的差生,老师不再理会她是否交了作业,是否有来上课,同学只记得班上有一个非常漂亮,脾气却阴晴不定的女生。可她就算做到这个地步,学校也没法把她给开除了,原因很简单,她父亲是学校的校董,每年会捐一大笔钱用于学校的各项建设,就连校长见了她都无可奈何,更何况那些领那么点可怜工资的老师。

浅深把想要送她回家的男生通通打发了回去,一个人摸黑走路,月亮这么亮,她有点不想打车了,难得月亮姐姐赏脸,她就欣赏欣赏。浅深晃晃悠悠地走在马路上,秋季晚上的风吹得还是凉凉的,把浅深身上薄薄的汗给吹散了,很舒服。浅深美丽的杏眼眯成一条缝,迎风傻傻地向笑了下。

忽地,她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浅深止下脚步,确实看到迎面而来的那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好像辛梓那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再仔细看看,确实是他。要是换作平时,浅深绝对会当作什么都没看见,自顾自地走开,可是今天晚上,她刚灌下十多瓶酒,被酒精浸泡过后的脑袋总是会发热。

浅深三两步跑上前,张开手臂拦住那人的去路。

骑自行车的男生没料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拦路,慌慌张张地急刹车,车头已经快要侧翻倒在地上,而他人也险些从车上摔下来。

“真逊。”浅深略带嘲讽地看着辛梓,“大班长怎么也这么晚啊?”

辛梓勉强把车头扶正,沉静的眸子看着脸色熏红的浅深。

见辛梓不说话,浅深火气就上来了,她狠狠地踹了一脚车头,还不解气地说:“你以为你是谁?辛大班长,他妈什么都不是,敢看不起我梁浅深!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这三年有好日子过的!”

浅深不小心往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一双手及时地托住了她的腰才使得她幸免遇难。只是,她面前的那辆自行车已经颓然倒地。

浅深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回手就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辛梓的脸上。清脆的响声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突兀,浅深似乎被自己的这一举动也给震醒了不少,发热的脑袋逐渐冷静下来。手上火辣辣的痛告诉她这一巴掌自己到底发了多少力。

辛梓的脸偏向一边,随后就像是被覆了定身咒一般,不会动了。

浅深不服软地伸手又推了辛梓一把:“别拿你的脏手碰我。”而后转身快步离开。

浅深走后,辛梓垂下眼帘,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默默地把自行车扶起来,骑上车继续向前骑去。

过了好些天,浅深一直就没搞明白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非她那晚真的醉了?浅深趴在桌上有些头痛地回忆着,可是现在她反而不确定那天遇到的是不是辛梓了。她又不能指着辛梓的鼻子问他:喂,那晚是不是你扶了我一把?

这么丢脸的话,怎么可能是她梁浅深说得出口的?

浅深想想还是决定装作这件事没有发生,一如既往地随便生活,今天甩掉几个粘着她的男生,明天换一批新的男朋友。这种日子浅深乐得逍遥,出去玩不用花钱,吃完饭有人买单,到酒吧喝两杯也有人陪你畅饮。因此,浅深看上的男朋友除了相貌要和她相陪,要能让她带得出手以外,还必须家底丰厚,否则经不起浅深几下折腾就会泄了底。

高一上半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浅深已经被各科老师轮番叫到办公室训诫了不知多少回,只不过她倒是没什么,几个老师都快要被她气哭了,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像梁浅深这么散漫的女学生过。而她每次都懒洋洋的态度终于激怒了老班,这位教龄二十载的男中年老师忍无可忍,非要见浅深家长一面,并且扬言,如果梁浅深这次期末考试有一门不及格的话,她就要她休学留级。浅深不出言阻止,只要李老师找得到她家长,她无所谓她见家长时会是怎么个见法。

放学的时候,浅深正在考虑今晚叫谁出来陪她,忽然看见辛梓和邵芝芝肩并肩走在前方不远处。他们走得很慢,一路上不停地在讨论什么,浅深跟在他们后头走得很是郁闷,终于耐不住性子疾步超过了他们。

“班长,副班长,一起回家呢?”浅深冲邵芝芝笑笑,有点顽劣。

“……梁浅深,你家也是这个方向吗?”邵芝芝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很有礼地问道。

“是的,我家就是这个方向。”浅深一脸明了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有些邪气,她那眼睛左右来回瞟着辛梓和邵芝芝,辛梓面不改色地推着自行车,邵芝芝却明显不自在很多。

浅深对辛梓无视她的态度有些恼怒,出言越发恶劣:“没想到班长和副班长的情谊这么深厚,还一起回家呢。”

“不是你想的那样。”邵芝芝急了,慌忙解释。

浅深哪管是不是,意味不明地对着邵芝芝笑了笑,一脸我了解的意思:“不要让老师知道哦,拜拜。”

邵芝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看得不得了,辛梓皱了皱眉,到最后也是什么都没说。浅深觉着无趣,到了十字路口就和他们分道扬镳。

虽然说老师要求她考试不能有红灯,但是浅深照样上课睡觉,不做笔记,同桌莫天是个乖孩子,虽然对浅深怕怕的,但还是好心地规劝浅深抓紧复习复习,把书看一遍,想要考及格便也不会是难事。浅深懒得理他,她才不想抄那么多板书,看那么多蝌蚪文。

过了两天,浅深发现自己的课桌里竟然诡异地出现了三本笔记本,翻开一看,发现这三本是各科的笔记,字迹整洁,资料清楚,一些重点还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注了出来,难懂的地方也做了特别注释。浅深讶异地问莫天,哪知道他也是一脸迷茫地看着笔记本,还很激动地要浅深借给他抄,说这个笔记做得太好了,他自己复习的肯定没有这效果。

浅深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想想可能是某个暗恋自己的男生想要讨好自己才弄出这些花头,可是这个人肯定不知道梁浅深有多不要学习,她才懒得翻开笔记本多看两眼呢,有这个时间,她宁愿和各个男朋友出去玩。所以,这个男生出错招了,他这么做不仅无法博得浅深的好感,反而让浅深觉得此人乃一猪头书呆子。果然,没过几天有人来向浅深递情书,结果显而易见。

这期间她的几门平时测验又亮起了红灯,老班对她已经是痛心疾首。浅深看着满是叉叉的卷子无所谓地塞进抽屉,下课铃一响,便第一个走出教室。最近,她和三班的一个帅哥彭琛谨在交往,虽然他的家境马马虎虎,不过看在他长得人模人样,带出去也颇有面子,浅深也就答应和他在一起。

在三班门口,浅深趴在走廊上的扶手上有些不耐烦地等他们班放学。却见辛梓从远处走来,浅深不自主地冷哼一声,站直身子轻佻地看着他。辛梓见到她轻轻点了个头,便站在离她有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显然也是在等人。

你不跟我说,我偏要跟你说。

“班长大人等人呐?”说话间她还朝他的方向走近了几步。

辛梓没料到浅深会主动跟他说话,脸上闪过些许惊讶,他点了点头。

“等谁呢?”

“曾可。”

浅深在脑子里绕了个弯,想起来曾可好像也和她是初中的同学。见辛梓一脸肃穆地站在那儿,目不斜视地等人,浅深也扯不出什么跟他掰。不过,跟他站在一起后,浅深才发现他很高,或者说男生的长个子的时候真的很可怕,她还记得初中的时候他最多高她半个头。浅深不矮,可是现在站在他边上还够不到他肩膀。他很爱干净,浅深看到他的时候,他每次都是一尘不染的,别的男生的衣服早就穿得发黄发黑,可是他的校服总是洁白如新,裤子也是整整齐齐,连一个折都不打。像这么一丝不苟的人,活着不累吗?

彭琛谨带着一脸阳光的笑容从教室里出来,看到浅深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值日,所以迟了点。”

不知道为什么,浅深一看到他那张有些谨慎的笑脸,瞬间觉得厌烦起来。看来,他们的关系差不多到头了。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