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院出来的时候正值烈日当头,在冷气十足的法庭上呆久了,一下子将自己暴露于这火辣辣的毒热之中,实在让人觉得一时非常难以承受。灼热得发烫的阳光均匀分布在梁浅深的身上,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很快便感觉到了刺痛,都怪她早上出门急了忘记带伞了。梁浅深努力让自己压下心头的焦躁,面带平和的微笑和当事人一一握手,微眯起被艳阳射得有些睁不开的眼,口中礼貌而又不失谦虚地推托着晚上那顿庆祝晚餐。

好在这场官司打赢了,她的心情还算不错,不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否亮起笑容说着:“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这种场面上冠冕堂皇的话。只是在听者耳中,这些话被柔和清透的女声说出,宛若清风般,瞬间吹散了几个人周围的热气。

有些事,有些话,一开始会觉得虚假和圆滑可笑之极,就好像透明漂亮的玻璃珠子,看上去清清亮亮,放在瓶子里煞是好看,但是一旦杯子破了,珠子洒落出来,滚落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那就是一场灾难。

如果不去计较那场灾难,愿意小心翼翼地供奉那美丽的玻璃珠子,很快,你也就会变得越来越贪慕那表面的光鲜。

经过梁浅深的一再推脱,终于摆脱了那两个当事人的热情邀请,与其说她怕了这毒辣的烈日会把自己天生丽质的肌肤染上那么层红晕,不如说她不喜欢其中一个当事人看向她那种极其想掩饰却越掩越饰不了的惊艳又倾慕眼神,她不想再在这个法院门口多待一秒了,草草说了声再见,便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一点都不给对方提出送她一程的机会。

暂时逃离了火热的烈日和火热的目光,梁浅深算是找回了点清凉和清静,稍稍抬眼望向车窗外迅速倒退的高大树木,不知怎的烦躁的心渐渐淡了下去。只是不知为什么过了一会,太阳穴开始突突地疼了起来,是最近连续通宵熬夜整理出庭资料造成的吗?梁浅深有些郁闷地拿手慢慢揉了起来,心里却也慢慢徘徊着一些细微的不安情绪。每次只要太阳穴一痛她就会遇上不顺心的事,最严重的一次让她摔断了腿,住了一个月的院,又在家休养了两个月,待到病好了,她整个人从脑袋到身体都生锈了。

不知道这次又会有什么让她心惊肉跳的事发生。

出租车稳稳地停在了律师事务所的前面,梁浅深付了车费,匆匆下车,以最快速度闪进大楼,乘着电梯直达十二楼。

其实,她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并不大,却很有名,不过也是最近几年享有了不少盛誉,原因就在于事务所接连赢得了好几场轰动全城的大案子。就如同走了鸿运的人,事业一下子四通八达起来,虽不至于平步青云,但红红火火、门庭若市那是不在话下。随之而来的是有不少优秀人才纷纷慕名而来,这家本不算太大的事务所一下子成了业内最被看好,也最有潜力成为最有实力的事务所。

梁浅深略带疲倦地走进事务所内,很自然地看到各位同事对着自己的当事人认真地工作着。案子接的多固然赚得多,但是,太过忙碌的生活却很容易让人疲惫,尤其是梁浅深这种散漫性格的人,要是换作十年前,她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拿着公事包和文件夹在暗无天日的办公桌前处理那些看上去永远都结不了的案子。那时候的她想到最多的除了无所事事便是吃喝玩乐。

淡淡地跟迎面而来的几个同事打了个招呼,梁浅深又揉了揉抬太阳穴,室内的冷气太足,让她刚才膨胀的血管迅速收缩,很快那隐隐的疼变得厉害起来,牵动起眉梢的神经。

正当梁浅深思量着把东西整理好就乘着今天官司告捷这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溜回家休息休息,正面向她冲过来的嘉妮异常兴奋地抓住她的胳膊就一个劲地晃,晃得浅深一阵头晕。

可是,这小妮子怎么前言不答后语?

“赢了。”

“那真是太好了,救星到,救星到!”嘉妮继续摇着她胳膊。

“等等,你别再晃了,什么救星?”梁浅深按住嘉妮动作过于激动的手,微微蹙眉问道。

“梁,你真好看。”

嘉妮被大美人秀眉轻蹙的小小动作晕乎得痴痴迷迷,一下子忘了当下是怎样的火急火燎的时刻,只股得贪婪地盯着眼前这个业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版”级美人梁浅深。遥想当年她和两个同样初出茅庐的男同学到这家事务所实习,一进门那两个男同学就傻了,云里雾里地对着接待他们的人答非所问了一通,嘉妮很生气,觉得这两个同学实在是在丢他们母校的脸面,于是给自己鼓了把劲打算打破僵局先来个漂亮的自我介绍。谁知,当她看向对面的女律师时,张开的嘴瞬间被撑得可以塞下鸵鸟蛋,说出来的话很不争气地和那两位仁兄一样断断续续了好两次:“你好,我,我是辛……嘉妮。”之后,便处于一种混沌状态。

那位女律师倒是对他们的失态不以为然,态度平和却显得有些许疏远地简单地介绍了下事务所的情况和他们的工作任务,便带着三个丢了魂的人到各自的座位上,随后就工作去了。

那个时候,一向对美女不怎么感冒的辛嘉妮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有能够让男人,甚至女人都惊艳的人存在。尤其是对她这种自视甚高,从不肯定其他女人外貌的人,第一次被这惊鸿一瞥的美丽给折服了。而那个人就是梁浅深。梁美女不仅仅有貌,更有才,这家事务所她就是合伙人之一,外界更是将她奉为法律界女皇,只要是她出手,那基本上就是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梁浅深非常无奈地拿手在嘉妮的面前晃了好几回,轻轻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小师妹一副呆呆的样子就知道她又游魂了,起初因为她出色的实习表现以为她是那种很精干并且做事干脆型的人,然而,在她总是盯着自己的脸发呆的时候,梁浅深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对她的这个评价,也许这个迷迷糊糊的女生并不如自己想得那般。

“哦,不好意思,我说到哪了?”

“回魂了?”梁浅深斜睨了她一眼,要不是知道她有男朋友,她真怀疑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是女同志并且对她很有意思。要不怎么老是对着她犯花痴呢?

“呵呵,”嘉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立即端正脸色,速度快得让梁浅深微微一愣,“里面来了一位客人,上周预约好找林律师今天来咨询一些事项,但是今天林律师临时接到家里的紧急电话赶回去了,你看,现在事务所里每个人都很忙,所以……”

梁浅深秀气的眉头一挑,接过她的话说:“所以,想让我接下?”

嘉妮连忙露出“就是就是”如此这般的表情。

“不行。”梁浅深想都没想就果断拒绝了,有没有搞错,最近她已经连接了三个疑难案件,好不容易把最难的一桩给结了,她可不想把自己给逼死。赚钱虽然要紧,但对她来说,钱并不是那么重要的。现在,她只想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到家附近的pizza店好好吃一顿。

听她这么说,嘉妮的脸上那抹期许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梁,你这么厉害不会有问题的,只是咨询咨询,你先帮忙顶一下,何况是你最擅长的类型。”

咨询咨询,说得好听,就怕最后自己得硬吃下这桩案件,那就哑巴吃黄连了。

梁浅深不再回应,只是不断地摇头,任凭嘉妮把自己的胳膊都快摇酸了。

“我本来答应他让事务所最擅长这类型案子的最厉害的律师帮他的,不能食言。而且,现在……我已经把人带到你办公室了……”

梁浅深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在别人面前雷厉风行、快言快语的女生到了她这儿就完全变了个样,有些“死皮赖脸”地缠着她。

看不下去她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梁浅深最终叹了口气,摊出手道:“资料拿来。”

“哈哈,我就知道大美女最好了。”

梁浅深无奈太阳穴突突跳得越来越厉害,眉间的皱褶逐渐加深,只希望这次的咨询不要耽误她太长时间。

梁浅深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前,想也没想就打开门低着头走了进去,还未抬头她便出声招呼道:“不好意思,刚从法院赶回来,让您久等了。林律师临时有事赶不回来,先由我来为您提供咨询。”

关上门,梁浅深才回过身抬起头,努力让自己忽略太阳穴延至眉梢又延至后脑的疼痛感,露出一抹公式化无懈可击的平和笑容对坐在椅子上的当事人自我介绍:“您好,我是……梁浅深。”

浅深的头在看到来人的一刻彻底地疼痛起来,那种撕裂般的感觉让她眼花了一下,说话时不禁意停顿了下。

对方看着她呆愣许久,终是惊诧道:“浅深?梁浅深!”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