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极而泣

两星期后的某日上午,上课时间,柳生樱的手机震动,偷偷拿出来一看,是远在美国的马克发来的一个哈佛的网址,还有一个congratulation!(恭喜)。看到这个单词,柳生的脑子就是一片僵硬,又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一只手放开手机,握紧了又放开,就这样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后点开了网址。她知道,马克是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她的玩笑的。

她后座的迹部询问的目光看向忍足,因为忍足所坐的位子视线角度比较好,可以清楚的知道前面那个小书呆到底在做什么。忍足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又摇了摇头。历史老师严厉的视线向他们这边扫了过来。迹部轻轻伸出手指,轻轻推了推前面的后背,没有反应,又再加了点力气,还是没有反应。

看到自己的名字在七月份哈佛医学系录取的新生名单上,柳生樱放下手机,深吸了口气,左手狠狠的,狠狠的扭了右手一下,疼得差点叫出来,再马上拿手机来看,没有消失,那么就是真的了。突然间,鼻腔有点阻塞,眼眶发热,为了避免失态,引发不必要的骚动,柳生樱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大家吓了一大跳:“老师,对不起,我突然感到很不舒服。”用手捂住嘴,吸了吸鼻子,有很重的阻塞,像是重感冒:“我请假。”还没等老师有所反应,便冲出了教室。迹部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很果断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发布命令。

柳生樱冲到冰帝的医务室后,对着自己手里的手机狠狠地哭了一场,用光了一整盒纸巾。情绪发泄之后,感觉好累,睡一觉先,其他的等醒来再说。她完全不知道,在她睡觉期间,整个冰帝是沸沸扬扬,柳生樱在历史课上突然情绪失控,冲出教室,似乎更加论证了谣言的真实性。冰帝的校长是急得团团转,明天晚上的专访可是现场直播的,要是突然象今天一样情绪失控,那冰帝的声誉就彻底完了。怎么办,怎么办?电话,电话在哪里?

当柳生樱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想坐起来,可头还是晕得厉害,再睡一会儿好了。等再次睁开眼睛,神情气爽,走到盥洗室的镜子前,发现自己双眼有些红肿,不过已经不太明显了,昨天的景象一下子灌入她的脑海。冲入房间,拿出手机上网,是真的,不是做梦!柳生樱一下子倒在大床上,长长出了口气,躺了半会儿,一歪头,扫到床头的钟,砰的一下从床上一跃而起,上学要迟到了!胡乱抹了把脸,拎起书包,冲下楼,习惯地喊了声“早”,拿了桌上的面包就准备冲出门外。可冲到门口的身形定住,慢慢转身:“爸、妈、爷爷?你们怎么会在?”“小樱,你没事吧?”柳生美惠眼眶微红,她可是担心了一整个晚上,没有睡着。

“我?我有什么事?”一脸莫名其妙。

“昨天迹部把你送回来,把妈妈都吓死了。”

“是他送我回来的?那我回头谢谢他。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睡一下。没想到一下子睡得那么熟。”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扫到墙上的钟:“啊,要迟到了!爸,你开车送我吧!”

看到女儿无恙,悬着的心放下:“你忘啦,晚上有你的直播专访,下午就要去电视台准备,所以今天已经说好不用去上学了。”

“哦,我忘了。”慢慢走回饭桌,再次声明:“我讨厌采访。爸,你说他们会不会事先把要问的问题给我一张,还有参考答案?”

“不会。怎么,不高兴?一般人可都不喜欢参考答案的。”

“参考,参考么,可以借鉴就用啊,干嘛浪费要自己动脑筋?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话里有话,想太多!而且,断章取义,无风也可以掀起三尺浪呢!”想想就提不起劲来。“爷爷要补偿我,中午我要吃怀石料理。爷爷请客,补偿我死去的脑细胞。”

“为什么是我请客?”柳生爷爷和孙女儿抬杠。

“柳生家这次算是免费打响了广告了吧。那是我的功劳。还有别忘了晚上的访问。”

“这是要挟!”

“对。”很爽快。

“博严!看看你教的好女儿。”

还没等柳生博严开口,柳生樱喝干了牛奶,擦了下嘴:“大不了再加一项福利好了。不过,也是有附加条件的。”

“那就不用说了。”柳生爷爷是很有骨气的。

“女儿啊,什么福利和条件?”柳生爸爸可是知道老爷子的性子的。

“爸爸要去吗?如果是爸爸去的话,那中午的怀石料理和我的飞机票就爸爸出了。”

“去哪?”柳生爷爷忍不住了。

“告诉你干嘛,你又不去。”

“你!博严……”

“小樱,去哪里?”

“两星期前爸爸刚去过的地方。”

饭厅里第一座逼真的人形雕像产生。看到儿子这样,柳生大家长的心更是痒痒了,可看看孙女儿,一点也没有开口解惑的意思,慢吞吞地咬着面包:“妈,哥哥下午会来吗?”

“嗯,他下午放学后会直接去电视台和我们会合的。你姨妈一家也会去。”

“哦,还有谁?”

“听说还请了你的一些同学。”

“好了!”柳生爷爷看到自家儿媳妇和孙女相谈甚欢,而自己的儿子还处于冰雕状态,一点也没有融化的迹象,没有人帮他解惑,真是可恶!投降认输,柳生爷爷粗声粗气地开口:“中午的怀石料理和飞机票是吧,我请就是了。”

“谢谢爷爷。”眯起眼睛。

“现在可以说了吧。”

“说什么?”

磨牙中:“买飞机票是要去哪里?”

“哦,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我的只要单程票就可以了。就订在六月份,七月份开学。对了爷爷,我们那边有房子吗?爷爷,爷爷?”柳生樱戳戳又一个新生成的石雕,没有反应。再转头看看,恩,还是女性的抗打击能力强,看看自家老妈,什么事都没有,连一点惊讶的表情也没有表露在脸上。

“女儿啊,想暑假里去美国玩吗?不过,哈佛附近没有房子呢,等明年,如果你考取了的话,妈妈买一套给你,作为礼物。我的女儿是最棒的,一定没有问题。”原来柳生妈妈根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谢谢妈妈,你从明天开始就可以收集资料了,我的要求不高,就像这幢差不多的小别墅就可以了。最好能够在七月份开学之前可以搬进去住。”

“七月份开学?开学不是在九月份吗?”柳生美惠完全糊涂了。

“哦,哈佛大学的开学是在七月份,所以我六月份就要过去做准备,不然会手忙脚乱的。妈妈也去吧,反正正好放暑假么,一家都去。就当旅行。”

眨眨眼,再眨眨眼,柳生美惠是彻底糊涂了,自己的女儿不是下学期九月份读冰帝高三么,怎么会突然七月份到哈佛大学读书?哈佛,读书!?“你考取了!?”

“对。”老妈的反应真慢。

柳生美惠狠狠拧了老公的手背,把柳生博严给疼清醒过来。“这是真的了。”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们自己查哈佛的网站,昨天刚刚新鲜出炉的。”柳生樱借出自己的手机,柳生爸爸上网查看,柳生爷爷在旁边指挥,急不可耐。

“所以我的宝贝昨天才会哭得稀里哗啦。”

“那是喜极而泣!喜极而泣啦!很正常的么。”

查到了!桌旁响起两声狼嚎(欢呼声),果然是父子,一样的表现方式,遗传特征得到了强而有力的证明。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