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战术

对于柳生樱的资料进行了深刻的研究之后,萧晓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女生在待人处事上是个很直接,很干脆,不喜欢拖泥带水,或者说没有什么耐性的人。这一点可以好好利用,比如说经常性地示好。

理论是需要实践来证明的。于是冰帝的学生们不久就发现他们新近上任的偶像级王子好像真的对冰帝的小书呆动了心,频频示好。绝大多数的男生都是幸灾乐祸地等着看戏;萧晓的粉丝们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太过分了,抢了网球部众王子的好感也就算了,现在新王子刚一出现没多久,又被她勾去了魂,这个无盐女,难怪被立海大称作女巫,一定会妖法!只可惜,各家后援团还在观望中,没有发话,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上学期个人赛的事让柳生樱和冰帝后援团的关系回暖了不少。

对于这种有些刻意的示好和亲近,柳生樱感到浑身不舒服,有些抱怨的口吻对手冢提及此事。

“要不要打电话给不二?他的点子比较多。”

“打给他还不如打给乾。唔,不行,萧晓的背景太强,既然他们家可以成为迹部财团在中国的最大合作伙伴,那说明他们家财大势大,所以,这个萧同学的身心都不能受到损伤,特别是面子上。”

手冢皱起眉头:“那你准备怎么做?”

“唔……”小樱转着手中的笔:“既然他想用粘人战术,那我就用人海战术!如果女生不够的话,就加上男生。”

手冢被刚入口的红茶呛到了,对小表妹第一次露出了很复杂的表情。(由于手冢平时流露表情的种类和次数都太少,数据匮乏,暂时无法确定这种表情所要表达的含义。)

“我想冰帝高中部几千人的热情应该足以燃烧他,淹没他。”

“你在冰帝的影响力已经有那么大了?”手冢有些意外。

“我没有,迹部有。可以先由他的后援团上,如果不行的话再让他出面。我要好好想想开两个什么样的交换条件,可以让他们心动到难以抗拒。”

“这是你的长项。”手冢说得有些艰涩,替不长眼,惹到自家小表妹的这位萧同学默哀五秒,可以想象,他的下场将会比沙织小姐更加的凄惨。

于是,柳生同学直接找上了藤堂。

“我还以为你没那么快找上我,看来萧晓还是很有办法的。”

没有理这个茬,直接切中要害:“迹部还是没有返回网球部,也就是说,今年的他将不会参加全国大赛的团体赛和个人赛了。”

藤堂的背脊瞬间僵直,旁边的副团长,花田一脸急切:“你有什么好办法?”

小樱轻轻用手指推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我有办法让他上场,不受团体赛的条件限制,不必入网球部,不会遭到非议,而且这个方法不是一次性的,就算是明年的个人赛也适用。”

深深看了那张纸片一眼,闭了闭眼睛,当睁开时,藤堂的双眼又恢复了冷静:“说你的条件。”

“萧晓。”柳生樱用手指敲击着纸片:“他似乎太过热情了。有道是远来者是客,这本来就应该是由冰帝的学生表达的,不是吗?再者说,如果是他性格上热心助人,那也不能只是我一个,应该福泽整个冰帝的,我说的没错吧。”

视线再次落到了被敲击的纸片上:“为什么你不直接和景吾提?”

“那不同吧。你们不都是讲究面子问题,迹部总是要在表面维护一下所谓的兄弟情谊的。可是,我跟你的交易,只是我和后援团之间的事,与迹部无关;而你向迹部提出建议,那也完全是你和他之间的事,跟我没关系,不是吗?”

“那就要我们来做恶人?”花田反应了过来。

“怎么会是恶人?有同学作业上遇到了问题,向萧同学请教,这很正常吧,他的功课可是很好的;如果说他运动后出汗,什么的递条毛巾,送瓶水,也叫恶人吗?再来,冰帝是个崇拜强者的地方,为了吸引女生的目光,向萧晓提出挑战,这很正常吧,诸如此类的,何来可恶可言?”

“就那么简单?”

“就那么简单,只要他没时间来骚扰我就可以了。不过,萧晓是什么背景,藤堂同学应该比我清楚,要如何拿捏这分寸,对于要出手的人,你最好打好预防针,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对你我都有害无益。”

藤堂用自己保养良好的修长手指将纸片从小樱的手指下移到自己的面前,但并没有马上打开:“如果,景吾不接受这个提议,这桩交易还是成立,不过,算是你欠我一个人情。”

“成交。”

交易谈成后,藤堂并不隐瞒,而是将建议和自己与柳生的交易一并发E—MAIL给了迹部。迹部将E—MAIL给忍足看,想听听他的想法。

“第一,这个提议你拒绝得了吗?如果是我,说实话,我拒绝不了。再说,萧晓到日本来本就是来学习的,不是吗,如何应对不同的人,可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于是,迹部回给藤堂的E—MAIL就一句话:“本大爷期待你们华丽的表演。”

然后,她的邮件也被打印出来,递交到了迹部老太爷手里,迹部景吾很直截了当的告诉爷爷,这样的提议太过诱惑,自己没办法拒绝。这个柳生樱太能抓住人性的弱点,并加以利用。

忽然间,萧晓发现,冰帝的同学一下子都热心了起来,时不时的有人向他请教问题,时不时的有人向他挑战。很快,他就发现,每当他想要和柳生樱说话的时候,就会有人出现,打断,等自己再回头,柳生已经离开了。而且,萧晓可以很肯定,这是有组织的,因为,一开始拦截自己的是那些看上去很柔弱的女生,自己的绅士风度让自己不太好意思拒绝她们的求助,但,过了一段时间,当自己快要适应了,打算要锻炼自己说‘不’的能力的时候,马上,另一种性格的女生替换了原来的。另一方面,这些人大炒特炒自己与人为乐,乐于助人的态度,让人觉的自己的风头一下子无人能及,所谓树大招风,这只会招来更多的挑战和求助。可是,为什么?萧晓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萧鹏在听说自己的侄子刚好和柳生樱一个班后,在网上遇到小樱忙向她打听自家侄子的情况,他们叔侄虽然不住在一起,但还是很亲的。

“哦,那个萧晓啊,不错啊,最近很红呢,很热心助人,是个好同学。”

“热心助人?我怎么从来没发现过?”

“不清楚,我也是听说的。现在学校天天有人这么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在学校和他们有代沟,所以话不多。我不太记得上次我和他说话是什么时候了,不过,他似乎太招摇了,当然啦,他如果和迹部一样乐在其中那是另一回事。这完全是我个人的感觉。”至于萧晓为什么会那么招摇的原因,柳生同学是不会去关心的。有道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后援团用什么方法对付萧晓不关小樱什么事,只要他不来烦自己就好。所以,柳生同学又回到了过去平静的学习生活中,哪管那个萧晓是身处水深还是火热,又或是乐在其中。

热心助人?招摇?萧鹏的疑惑更深了。看到侄子正好在网上,马上切入:“晓晓,在东京怎么样?还好吧?听说你在学校成了名人了,助人为乐的代表?”

“叔叔,不是我愿意的,我也很莫名其妙!不过,我总觉的哪里有问题,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哦?那你回想一下,最开始时发生过什么事?”

“最开始……是因为知道柳生樱是迹部爷爷的干孙女,想和她交个朋友,没成功,后来知道她就是叔叔说的枫飞,所以,我向她示好……”

萧鹏双眉一挑,向那个女人示好?希望这示好不包括死缠烂打,不然,自家的侄子会死得很难看。“然后?”

“然后,同学们就突然热心起来……叔叔,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完全是因为我想向那个柳生樱表达我的善意?可是,这两者之间我一点也没有看出会有什么关联。”

“萧晓啊,你死的一点都不冤呢。也许你会说叔叔的忠告是马后炮,不过叔叔还是要告诉你,如果你当枫飞是个普通的十六岁女生,你会死得很难看;如果你把她看成十六岁的书呆,你会死得更难看。好自为之吧,侄子,叔叔这就去点几滴眼药水替你默哀。”

翻了个白眼,萧晓直接跑到书房向迹部求证。只可惜,什么也没得到,这件事就像小樱说的,根本就不关他什么事么,迹部当然乐得跟他装糊涂。更何况爷爷都没有发话,这戏当然要继续下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