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

晚上六点,终于到了我们订的旅店。不二看了看宾馆的外观,对它的评价是外面看上去是比他们上次轻井泽合宿时住的别墅要好,就不知道里面的设备如何。虽然号称是三星级的宾馆,但比起成都市里的酒店无论是装潢还是设施上都存在一定距离的。看着这样的设施,柳生兰的嘴还是忍不住微噘了起来,小声嘀咕:“真是简陋,我们又不是没有钱,干嘛要怎么节省?”

当作没听见:“好了,快点收拾一下,半个小时后车子等在门口,我们要去藏民家里。”

还好,柳生兰虽然是大小姐,可能因为和网球部的人在一起混的久了,也养成了守时的好习惯。

走进五颜六色、图案繁杂的大屋,傅小姐又向大家介绍道:“由于藏族是游牧民族,他们的所有财产都是戴在身上的,并非金银,而是各种宝石、松石、天石等等。现在,定居后,他们则用来体现在了装饰房屋上,屋子里里外外的墙壁都是用特殊的颜料画的,非常昂贵,据说光外墙的壁画一般就要三、四万块人民币,当然一分价钱一分货,这种颜料也是经年不褪色的。所以要看谁家有钱,就看谁家的屋子装潢得漂亮。而且未出嫁的藏女身上都会有一、两样价值连城的宝物,像天石什么的,都会贴身戴着。一颗真正的天石据说至少也要十几万人民币的。已婚的藏女穿黑色,未婚的穿彩衣,所以很容易辨认。”想想对于强盗、小偷来说,这是多么宝贵的信息啊!柳生樱同学不由感叹于这里的民风纯朴。

大家围着烟囱成马蹄形就座,桌上放满了牛肉、羊肉,素食只有烤土豆,喝的是三到五度的青稞酒。没有筷子、叉子、汤匙,大家很有默契的一致看向了自家的团长大人。只见她镇定自若地从包包里拿出一筒消毒湿巾纸,擦了手,传给下一个后,魔爪就伸向了碗中的烤羊排。两位淑女看看面前一堆黑不溜秋的菜,再看看没什么形象,在舔手指的某樱,考虑了一下,在左手掌铺了一张餐巾纸,右手隔着另一张餐巾纸用指尖拎了一块小羊排,秀气地小口啃起来。导游小姐就有些吃亏了,因为她要帮忙翻译藏女说的话,嘴巴没空吃。

参加表演的主要是三个未婚女子,等她们唱完歌后,就是游戏时间,要拉丁(拉壮丁的简称),想起小樱的话,某些人进入战备状态。看到一藏女走近,手冢开始制冷,伸向他的手在半途中一转,拉住了旁边的笑眯眯熊;而另一位四眼同学,柳生比吕士由于自身功力不够,被拉上场;最后一位中标者本来应该是幸村同学,不过,他的微笑也同样有制冷的功能,于是,旁边的柳莲二同学不幸中选。本着藏女喜欢戴眼镜男生的准则,不二熊和柳军师很快被淘汰出局。柳生比吕士同学被迫穿上藏服,戴上佩刀,抹上两垛胭脂,代表著名的高原红,然后被三女簇拥了出来,要他在三女里挑一个做老婆。柳生比吕士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这么闹腾过。而他的绅士教育又不允许他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更何况,他也知道这是在闹着玩。看了一圈自家伙伴,非但没一个有意上前帮他解围,笑得东倒西歪不说,某樱更是在自家老哥屏雀中选之后,就擦干净了双手,拿好了数码相机,一付严阵以待的样子,并要求柳生兰拿出摄录机进行同步摄录。柳生比吕士知道自己的绅士形象继Q版之后,这次将是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再也找不回来了。

第二天清晨,一行人步入九寨沟,四周的山就像中国水墨画般,山顶云雾缭绕,下面层次感极强。九寨沟四季,秋、夏、冬、春,景色各不相同。现在夏天,由于光波的折射、反射,湖水呈蓝色,再加上湖中丰富的矿物质,藻类植物和湖边各色花朵、绿叶的倒影,使湖色无擦斑斓,极为丰富。沟里已经有不少的参观者了。第一次,不二周助抱怨时间不够用,太多的感觉无法用镜头摄入。

不二裕太不以为然:“美是很美,可是比不上你上次看的影集里的照片漂亮。”

“天哪,不二弟弟,这照片是一年四季不同季节拍的精华,而且就算是当季,你也不太可能看见照片上的美景,这完全要靠运气。就像孔雀海,照片上那彩色的凤尾,片片金色的羽鳞是要在一天中特定的时刻,太阳斜照到特定的角度,又正好有微风划过水面,掀起微波荡漾,才有可能拍到了效果。”

“这已经很美了。坐这十几个小时的车还算值得。”

“当然值得啦。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会觉得更加值得。”

“为什么?”

“因为,这里,整个四川盆地就是人类起源的传说之一,圣经里提到的亚当和夏娃偷尝禁果的极乐之园。”

“怎么可能?”

“我一直以为是在康斯坦丁。”

“中西方的考古学家已经一致确认了。西方的‘伊甸园’意为上帝的乐园,也就是‘天国’的意思,四川自古被称为‘天府之国’,也就是‘天国’。四川位于‘天下之中’,其地理结构和西方‘伊甸园’盆地的地质相符。地理环境有山、有水、有丘陵,自然生态,属亚热带气候,四季温差不大,特别适合各类植物和农作物生长。也与《圣经》中‘伊甸园’是世界中心地位一致。这一点则从冰川的岩石层中被证实了。”

“不过,真的感觉是到了世外仙境,如果人没有那么多就更好了。”柳生兰挥着手掌,想扇些风。

“已经很好了,如果你是十月份来的话,就你的高度只有看人头的份了。因为那时的风景比现在更好看。”

“是不是真的啊?比现在更漂亮?”

“是的。秋天九寨沟的景色是最迷人的,挨下来就是现在这个季节,然后是冬季,春季是最没有什么看头的季节了。不过有很多人已经来过两三次了,就是为了看不同季节的风景。”付小姐再次同意了小樱的话。

“可是……坐十几小时的车真的很累耶。”

“下次来你可以坐飞机啊,虽然还是有一段路要坐车,不过,会好很多,不会那么辛苦。”

“飞机?”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向了某樱,牙根有点疼。

“第一次当然要坐车,看沿路的风景么。不然,像蝶溪海之类的风景,你们就看不到了不是?下次来,坐飞机就无所谓啦。”柳生同学回答得很理直气壮。

走走逛逛,听听导游讲的每个湖的传说典故,大家在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入口处。

当中午,导游带他们在一家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的饭店进餐时,大家的脸随着一道道端上来的菜土黄的菜叶,黑黑的肉,而越来越难看。看着柳生樱面不改色地挟菜吃饭,虽然吃的饭比较多,菜比较少,其他人还是慢慢地拿起了筷子。不过,柳生兰和幸村凌怎么也不敢吃。小樱看了她们两人一眼:“我的包里有曲奇,还有苹果,不过,不准动我的牛肉干。”没多久,她的包包轻了不少的分量。

回程途中,听到柳生樱用流利的中文定飞往西安的飞机票,柳生比吕士推了推眼镜:“小樱,去西安不是还有两天吗?为什么现在就要订票?”

“当天全票;提前一天,七到九折;提前两天三到五折,提前四天,有时候你可以在报纸上发现一到两折的票价”

在钱方面,某人的嗅觉好像总是特别的灵敏。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