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上)

作者有话要说:

截止目前

北京13票,四川/成都/重庆36票,上海22票,西安2票,湖南1票,广西/苏杭1票

对于这次出游,似乎柳生美惠更为兴奋,翻箱倒柜的一心要帮女儿整理行李,各式漂亮的夏季衣物,要女儿一定要拍些美美的照片回来。

不想扫自家老妈高昂的兴致,只有等她走后,再打开旅行包,重新整理。将那些飘逸的裙裾全部拿出,换成方便活动的长衣裤;户外的野外服一件,那样就不用准备雨具了;薄外套一件,虽然就现在这个季节去四川,是要进行防暑降温,而不是防寒保暖,不过万一么。想到防暑降温,某新上任的团长大人很有责任心地敲响了自家老哥的房门。

“进来。”

“哥。”

“准备得怎么样了?”

“都差不多了。你和幸村,谁准备药品?”

“我准备带个小急救箱,应该够了。”

“不需要那么夸张吧。带个小急救包就可以了。要真的有点擦伤什么的,用湿的消毒餐巾纸一擦,贴块OK绷就好了。”

“那样很容易留下疤痕的!”柳生哥哥不太赞同妹妹对伤口如此马虎的对待。

“那就小心不让自己受伤。不说这个了,我想到了,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晕车或晕机;还有,现在这个季节是最热的时候,我怕有人会中暑;再有,四川的菜以麻辣出名,我怕有人会不适应而拉肚子。所以,这些药一定要准备。”

“我知道了,还有其他的吗?”

“嗯……其他的,我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想到了再跟你说。”

出发的当日,所有人在东京的机场会合。这群年轻人的获得的回头率是很高的,其中,最受瞩目的那个就是,在帅哥美女环绕之下的某平凡樱(这种景象通常被人称作为‘鸡立鹤群’!)。环视了一下各个团员,柳生樱满意地点点头,人手一个大旅行包,没有多余的负累,看来大家都有出游的经验,那么,自己应该不会太累。

在上海转机去成都的等待时间,小樱买了张中国的手机号,开通上网。她在日本的时候就在网上申请了神州行的会员,去成都的机票和宾馆都是通过它订的。因为提前四、五天订机票,一般可以拿到三、四折的价呢,而且挂钩的旅馆也有不同的折扣。

到达成都机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小樱所订的藤原假日酒店很热心的派了一位懂日文的来接机。柳生樱登记了三个标准双人房,一个大床间。大床间是三个女孩子挤一挤;标准房则让男孩子们自行组合配对。不二哥哥想当然的要求和弟弟一个房间;柳生比吕士考虑到伯父布置给自己的作业,要求和柳一个房间,方便咨询,既然柳对自家小妹有意思,那对自己所提出的问题,他嘴巴应该不会那么紧吧,不知道有没有希望参考一下他的笔记簿;剩下的一个房间当然就归了幸村和手冢两人。

从东京到上海,再从上海到成都,几个小时的飞机坐下来也是很累人的,某樱在做了最简单的梳洗之后,就一头倒向床铺一边,人事不知了。另两个女孩也累得惨兮兮的,没有闲聊的精神,集体睡觉,养精蓄锐。

清晨六点,男孩子们纷纷神清气爽地起床,打算出去晨跑。幸村凌在一年前也开始了晨跑的习惯,所以也早早的打点好一切。只有某樱,早上六点决不是她的起床时间。真是太丢脸了,穿戴整齐的柳生兰用力摇着还在呼呼大睡的某只。

两眼朦胧,睁开,脸色极其难看:“干嘛?”

“起来啦。大家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一个人了。”

“几点了?”

“六点。”

“那么早起来干嘛?商店的门都还没有开。”

“出去晨跑啦。其他人都好了,就等你一个了。”

“等我干嘛?我又没有晨跑的习惯。”

“可所有人都去啊,你看,连小凌都要去跑步。”

“你要去,你去。别影响我睡觉。”

“我不管你了。”柳生兰甩手。“小凌,我们走。”

看到气呼呼的柳生兰,幸村笑呵呵地问:“怎么了,一大清早的就生气?”

“小樱姐姐不肯起来和大家一起晨跑,所以兰姐姐生气了。”

柳翻开笔记:“小樱不喜欢跑步,她认为跑步会让腿部形成肌肉,女孩子身上长肌肉很难看。”

“什么嘛,根本是就是借口。你要是看见她现在那个样,就知道,她是根本爬不起来。才不是为了什么好看不好看的问题。”

“的确呢。要小樱大清早起床晨跑,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你说是不是,裕太?”

“天虽然还是灰蒙蒙的,但可以肯定,今天的太阳还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不二裕太撇撇嘴。

哑然。

“不二弟弟也会讲笑话了,有进步啊。”幸村调唆。

“不要叫我不二弟弟!”某人狠狠瞪了幸村一眼。

“不要浪费时间了,走吧。”手冢一锤定音。

于是柳生樱中国旅行团全体成员迎着初升的太阳在干净的成都街头慢跑,独缺团长大人。

当他们返回酒店的时候,某樱已经精神焕发地坐在大堂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英文报,在等他们了。

“快,快,去洗个澡,马上下来吃早餐。免费的自助早餐,晚了就没留什么好东西了。”

菜足饭饱,清茶一杯。看看时间,才早上八点,店家都还没有开门。大家围坐一圈开始闲聊。

“等一下,等店门开了,我们就去旅行社订九寨沟的票。”

“酒店里不就有订票?”

“有是有,但是比外面的贵一点。我们先到外面看看,主要是要有日语导游,如果不行的话,再回来订票也来得及。然后去超市买些路上吃的零食之类的。今天,大家要好好休息,因为从明天开始将会是这次旅行最艰苦的一段路程。先苦后甜么。”

“你怎么那么肯定酒店里订的票一定就比外面旅行社订的要贵?你还没有去看过价呢。”柳生兰不信。

“很简单的道理,要省力就要多花钱,要省钱就要多出力。游客到一个新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要图方便可靠,当然直接在酒店下属的旅游社订票最好。看准这种心态,价格贵一点,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你不相信,我这里有刚刚拿的旅游线路和价格,等一下,你可以自己比较看看。”

理论是需要实践来论证的。

“听说,成都的菜是以辣出名的?”

这个问题引起某些不吃辣的人的高度关注。

“不是成都的菜,是四川地区的菜,简称川菜,是中国名菜中的一大菜系,以麻辣著称。其实,它并不是真的很辣,而是麻、辣两种感觉,先辣后麻。真正以辣出名的是湘菜,也就是湖南那块地方的菜。当然,大家既然到了成都,不尝尝四川名菜也说不过去,不过,我放到最后一天,因为我怕大伙的肠胃一下子太受刺激,接受不了,而导致拉肚子的话,就没得玩了。”这再次勾起某人当年一路拉肚子,拉上青城山的凄惨回忆,真的是教训深刻。

九点半,大队人马出发,先是找旅行社,订九寨沟的套票。果然,同样的线路,宾馆条件,价格每个人低了四十块

“才这么点?”某兰输得心有不甘。

“不然呢?要是差太多的话,谁还愿意在酒店订票?贪图方便是一回事,不代表他们愿意被人当傻瓜。如果你不希罕这点钱的话,那就给我好了,我稀罕。”

“有便宜干嘛不要!”

签了合同,定好了时间,一群人转战大型超市。除了柳生樱同学外,其余的人对于这大型超市,人满为患的情况真的是适应不良。今天不是周末,现在是上班时间,哪来的那么多的人啊!而且这群人当中,也只有手冢和小樱同住之后才跑超市比较频繁。速战速决,转移阵地。

中午时分,大部队在柳生樱的带领下,走进了一家装潢看似很不错的酒楼。全团人,对于团长大人如此大方很是惊讶。小樱其实主要是怕饭店小了,没有不辣的菜,总不能真的回去啃面包、吃泡面吧。点菜,是件麻烦的事,对于空洞的菜名,只有看英文才能辨别的出,这道菜辣与不辣。一向不喜欢点菜的某樱霸占了一本菜单装样,让其他人先点。

麻婆豆腐、夫妻肺片,好像肚子饿了。这可是以前自己最喜欢吃的两道川菜,只是,吃夫妻肺片直接导致的下场就是拉肚子,而且一次也没有逃过。咦,这身体不同了么,那体质应该也不一样了,也许吃夫妻肺片就不会拉肚子了!要不要试试?某樱的双眼开始盯在了‘夫妻肺片’四个字上不动了,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只是,如果,万一,拉肚子,那明天,去九寨沟可是要坐十二个小时的车,很难找厕所的,而且刚刚好像自己还在义正言辞的要大家不要吃麻辣的!还是算了吧。闭上眼,翻过一页菜单,眼不见为净。

由于订了票,购了物,整个下午也就没什么事了。幸村就建议参观一下附近的名胜古迹。团长弃权,其他成员一致通过。第一站,小樱带大家来到武侯祠门外。

“你们谁看过罗贯中的《三国演义》?”

互相看了看,集体摇头。

“那就不需要浪费门票了。我们逛旁边的小商业街好了。”

这次,虽然还是有不少人流,但这帮少年们都是兴致勃勃地东张西望。因为这个小商业街是特色商业街。里面卖的都是很有中国特色或是地方特色的手工艺,脸谱、刺绣、面人等等。柳生兰拉着幸村凌一马当先,逢店必入,逢摊必停。但又怕人多,走散了,频频回头催促,少年们倒是对那些京剧脸谱、兵器比较感兴趣。看着这种状况,柳生樱很迅速的决定,大家分头活动。定好时间,在后面的大戏台会合。一说完,柳生兰就拉着小凌钻进了一家小店。剩下的人并没有动地方,而是全都看着小樱。

“怎么了?你们不去逛逛?”

“小樱不喜欢逛这些?”幸村好奇地问。

“都差不多吧。我到前面的大戏台喝茶等你们。如果,你们看中了什么想买的话,来找我好了。我去体验一下成都人悠闲的生活方式。”某人一摇三晃的慢慢向大戏台走去。

看着柳生樱的背影,不二裕太抓抓头发,“哥,你觉不觉得小樱有点怪?”

“哪怪了?”

“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怪怪的。”

“说不定她有什么心事解决不了,等想通了就没事了。走,我们去看看那个脸谱,挺有趣的。”不二拉着弟弟去研究京剧脸谱去了。

听了不二的话,各存不同心思的四个少年对于两旁的商铺再也没了兴趣,不约而同的走到了大戏台的最后一排站定,看着前方轻抚茶盖,看似在聚精会神地看台上表演的人的背影,在她的周围似乎弥漫着一股无边的孤寂。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