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励

今年的全国大赛拉下了帷幕,虽然青学没有拿到团体赛的冠军,但在个人赛中,越前在初中部称王,不二、手冢在高中部拿到第二和第三,这一成绩也足以让整个青学校园沸腾了。

立海大更是不用说,整个高中部兴奋得犹如再次举行海原祭一般,校长大人是笑得满脸核桃纹。

至于冰帝,则是以第一届全国大赛个人赛东道主的身份自居。他们对于迹部没有拿到冠军虽然有所遗憾,但能看到他再次在球场上奔跑、挥拍,就迹部的FANS来说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就算是曾经预期过全国中学生网球大赛个人赛会很精彩的网球爱好者们也没有想到,比赛会如此激烈,他们都已经开始期待着下一届的个人赛了。而且,第二届比赛还将增加双打项目和巡回赛,各更有看头。桃城、切原他们摩拳擦掌,积极备战;越前同学则还要再等一年才可以参加高中部的个人赛。

星期六的下午,柳生樱如约到了迹部财团,会见当家总裁,迹部宏平。小樱猜想可能就是商谈关于忍足上次提到的奖励问题,就不知道会给多少。不过期望值不能放得太高,而且肯定不是给张支票那么简单。赚钱不容易啊!

楼下的接待小姐很专业的用微笑掩住了自己的诧异,一通电话打给了楼上的秘书处。没多久,一位西装笔挺的帅哥走出了电梯,将小樱带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外等候。

电话铃响,总裁请柳生樱进去。小樱无意中扫到秘书桌上的电子钟,真的是和约好的时间一样,一分不差。

“小樱,好久不见。”迹部宏平从办公桌后站起。

一鞠躬,“迹部伯伯好。”

“坐,想喝点什么?”两人坐到一边的长沙发上,“在伯伯这里不用太拘束。”

“绿茶,谢谢。”

迹部宏平朝一边的秘书点了下头,高效率的一杯温热的绿茶放到了柳生的面前。

“谢谢。”小樱向迹部的秘书点了下头。

“这次的网球赛举办得很成功。这是迹部财团给你的奖励,财团千分之二的股份。你在文件上签字,其余的会有律师处理。”

“阿,谢谢。”喜笑颜开,没想到,是股份,那每年还会有分红,别家的公司股票可能会下跌,有血本无归的危险,迹部财团,至多会有少许浮动,柳生樱的眼前金光闪闪。

“伯伯也是有私心的。至少为了你的股票着想,有什么好点子的时候,你最先想到的会是迹部财团。”迹部宏平笑笑。

“我知道。其实关于这一点,迹部财团完全可以在各大高校设立一个奖励机制。如果哪位同学有好的点子提交,经过公司评估审核通过的话,可以奖励五万到十万不等,如果他连同商务、财经的同学组成的小组,提交的是一份可行性报告的话,一经公司审核通过,奖金可以翻倍。年轻人一向是走在时代的尖端,他们的点子也会使最新鲜的。”小樱喝了口茶,拿起文件挥了挥,“就当是附赠。”

点点头,“你不学工商管理真的是有些可惜了,你有这个头脑。”

“也许,可我的性格不适合。说得好听点,我的性格太过保守,萎缩。有道是高风险,高报酬。而我选择的是低风险,低报酬。说得难听一点,我太过急功近利。我不怎么相信未来,将来如何,天灾人祸没人知道。所以,就算我经商,我也成不了大事,最多是个小资,而虚于委蛇,说话留三分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嗯。头脑很清楚呢。我在你这个年纪可还没有考虑这些。”

“伯伯何必。就像迹部景吾,他没有必要去考虑这些一样。有人说环境造就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你们一生下来,周遭的环境便已经决定了你们是家族的继承人。你们所受的教育,被灌输的思想都是这个。除非他以后有什么特别的经历,不然,迹部景吾将会继续您的步伐,为迹部财团鞠躬尽瘁。”

“哈……哈……,你好像很同情景吾阿?”

“怎么会。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他不喜欢在商场上冲锋陷阵,开疆拓土,他完全可以设立一个公司的监督管理机制,自己遥控,然后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迹部宏平眼镜镜片一道亮光闪过,“这个监督管理机制具体该怎么实施呢?”

小樱耸耸肩,“我不知道。感觉上有点像君主立宪制那样的吧。我是从一部美国的连续剧里面看到这种企业模式的,具体是怎么操作的,里面没有提过呢。”

正这时,办公桌上的对讲机响了,传出了秘书的声音,“抱歉,总裁,您要我提醒您,十分钟后,开发部的木村部长要来就海湾度假村开发案给您做简报。”

“知道了。”

柳生樱忙站起来。“今天谢谢您了。不打搅伯伯工作了,我这就告辞。”

“等等。”迹部宏平拿起办公桌角上的一份文件递给小樱,“这份合同你回去看,考虑一下。我已经签字了,只要你同意,签字,这份合同随时可以生效。不用急着给我答复,如果是合同的条款有任何的问题,你都可以提出。”

接过合同,直接放进自己的包里,柳生樱鞠躬告辞。

柳生走后,迹部家的大家长个迹部家的继承人一起从办公室里屋走了出来。

“父亲,您刚刚给小樱的合同是……”迹部景吾开口询问。

“就是上次你对她提过的关于求学费用和毕业后为迹部财团工作的合同。”

“她应该不会接受的。再怎么说,她也是柳生家的小姐。”

迹部宏平并不接口,而是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景吾。”

“是,爷爷。”

“侑士曾经跟我提过,他很想不通,同样是世家,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为什么柳生樱在处理事情的手法和看待事物方面和你们有那么大的差别。想想她做的事情,你看出了什么?”

“……”迹部景吾反复思考,好像抓住了什么,可又不能确定。

“如果你是柳生樱,提出中学生网球个人赛的构想之后,你最先想到的会是谁来举办?”迹部宏平提醒到。

“本家。”毫不犹豫。

“不错。就算本家没有这个能力,至少,你会考虑两大财团联合举办。可是,柳生樱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她没有当自己是柳生家的人的自觉?”迹部景吾感到不可思议,就他所受的教育,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想想上次的国际会议后,柳生请她的专家朋友们游箱根。如果是你,你最先考虑的是请一个专业的中文导游,或者直接找公司的中文翻译,绝对不会想到给幸村打电话的,不是吗?”迹部宏平又举了一个例子。“所以,在她的眼里,柳生家并不比你们更重要。”

“所以,爷爷想拉拢她?她是个难得的人才。”惊诧过后是冷静的思考。

“这个柳生樱很理智。她想寻求独立,但不盲目。以她现在的年龄还需要监护人,柳生家可以封杀她一切的可能。所以她不会和柳生家撕破脸。那份合同,无论条件多么优厚,她都暂时不会签字,但却可以作为一个筹码。一旦她脱离了柳生家,以她不愿冒险的性格,迹部财团会是首选。”

“景吾,如何识人,并为我所用,就这一点,你还要再加强。”

“是。”的

“柳生家的那个老家伙应该也已经有所察觉。一旦柳生樱到哈佛读了医科,这个小丫头的翅膀就长硬了,可以飞了。本来医学系的学费是个问题,现在有迹部财团的千分之二的股份,这点就不用担心了。他会怎么做呢?又有好戏看了。”迹部家的大家长笑呵呵地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探口风

最近柳生博弈因为网球赛的事,在董事会上遭受了不少的责难。因为个人赛不是一次性的邀请赛,而是一年一次的网球盛事,可以说是中学生网球赛的一次重大改革,也是一个企业扬名立万,名利双收的大好机会。柳生家的小姐却将这样的机会无条件的双手奉送给了迹部财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生兰冲动地打电话给小樱,这件事,柳生博弈事后是知道的。柳生樱的借口只能勉强糊弄柳生兰这样没有经验的小丫头,却不足以用来应付董事局里的那些狐狸们。

在商言商,小樱这次似乎做得太过了,只是……柳生博弈拿下眼镜,用手捏了捏鼻梁,回想起自己和弟弟的谈话。

“……如果小樱认为迹部财团举办个人赛比本家更合适,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

“博严!首先,她是柳生家的小姐。就算她认为迹部家更合适举办这类型的网球赛,也该考虑让本家分杯羹,而不是完全抛诸脑后。作为父亲,你是不是该提醒一下她,她的身份!”

“她是我的女儿……不过,这次柳生家并没有什么损失,只是失去了一次机会而已,不是吗?”

“怎么没有!这次迹部家出尽风头,忍足家也借势有所扩张,他们的得便是我们的失。”

“对不起,大哥。小樱失忆并不代表我们也失忆。我们已经错过一次了,所以,我和美惠很早就决定不会再给小樱任何的压力。我们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不想再失去她,无论何种形式。”

叹了口气,柳生博弈再次揉了揉鼻梁,这时,敲门声响起。

“进来。父亲。”柳生博弈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

“怎么,董事会又找你麻烦了?”

“还好。只是这次,有人提出让小樱作为继承人的候选。”

“哦?”

“他们认为小樱之所以将人才奖励机制等好点子给迹部财团就是因为她不是柳生家的继承人。所以当然会多为自己考虑,从中捞取好处。迹部财团送的千分之二的股份和那份教育投资合同就很说明问题。所以,董事们认为如果,小樱成为了柳生家的继承人候选之后,无论从利益还是职责,她都会优先考虑本家。”

“你怎么看?”

“的确,就目前的成就来看,小樱比比吕士和小兰都要高出太多,可是……”

“可是,小时天才,大时寥寥的人也比比皆是,是吗?”

“而且,小兰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如果再让她知道这件事,我怕她会受不了的。”

“由小樱的处事方法来看,她是一点也没有继承家业的意思。”又或是欲擒故纵?如果是,那她的城府就太深了。不,不会,柳生家的家主立刻否定了自己这个可怕的猜测,“博严怎么说?”

“他们夫妇不想插手,无条件支持小樱的所有决定。”

“……给博严打个电话,就说星期五下午我要到东京去看孙女。”

“是。”

星期五下午,柳生爷爷坐车亲自到冰帝接孙女放学。

“爷爷,您怎么突然想到要了东京的?”

“某人已经把爷爷给忘了,爷爷只好自己来了。”

“哪有。爷爷,我是学生么,平时要读书啊。”

“知道你努力。为了奖励你,今晚爷爷请客,我们祖孙俩好好吃一顿。”

“就我们两个?”

“怎么?不乐意?”

“当然不是。我不挑食的,就海鲜寿司好了。地点么,爷爷应该比我有经验多了,爷爷选。”

“那就去菊之屋。”

菊之屋出乎小樱意料的是,外观装潢看上去并不是很华丽。外屋是大堂,有旋转寿司,因为还没到吃饭时间,围在吧台旁,边吃边聊的人并不多。穿过天井,后面就是一间间包厢。看着琳琅满目的名字,柳生同学很自觉地合上了菜单。

“小樱,看中什么没?”

“爷爷选好了。我都可以的。”

“那喝的呢?茶,还是要其它的饮料?”

“绿茶有什么?”

“龙井、碧螺春。”一旁等着点菜的侍者忙回答。

“龙井吧,爷爷呢?”

“就一壶龙井。”

看着端上桌的一道道生猛海鲜,某樱口中的唾沫加速分泌。遥想当年辉煌史,是在哪,啊,以前在新西兰待的那段时间吃海鲜最疯狂。一天两斤三文鱼片,两三斤生鱼片,还有一公斤一盒的虾王,都是沾芥末生吃的,愣是把房东太太吓到了,她说她们家一家三口的战斗力都没有自己的强。再看看眼前,碗里的、盘里的,好像战斗力减弱了不少,难道穿越后这一方面也受了影响?不无可能,毕竟这个身体不同了。眼大胃小,可惜了。

“小樱。”

“嗯?”这生鱼片不错,入口甘甜清爽,不像三文鱼那么油腻,有点像以前吃的鲹(Trevally,一种澳洲的鱼,很适合做生鱼片吃)。

“小兰已经跟我们提过了,她暂时不想相亲,想练沥一下,看看自己的能力。我和你伯父都同意了。”

“哦。”这和她没什么关系吧。

“比吕士也是。”的

这龙井还不错,有茶香味,就是味道太淡了点,要是再加一到两倍的茶叶就更好了。

“他们两个从一出生就知道自己是柳生家的继承人,并且一直为之努力着。可是最近,董事局里有人提出要你作为继承人的候选。”

“这种小事,伯伯应该可以轻易摆平的,不是吗?”

“是。但爷爷想知道你的想法。”

“什么想法?”

“继承家业。”

“从来没想过。”

“那现在想。”

“为什么?”

“如果你愿意,你将要接受管理、语言等方面的学习,为继承家业做准备。只要你有这个能力,由你继承柳生家并不是不可能。”

咬咬筷子,小樱歪头想了想,又选块红色的鱼片塞进嘴里,“可以阿,我没问题。”

柳生爷爷这次是真的吃惊了,看来自己是真的看走眼了!“那么,我让人安排一下,你要准备各个方面更严酷的学习了。”

“有这必要吗?如果我继承了家业,到时候,只要把股份按市场价卖一部分给哥哥或兰他们,让哥哥当上董事长,管理家族企业就可以了,我现在看来还不缺钱,可以放债,就银行储蓄的低利率让他慢慢还钱好了。”

“如果他和小兰到时候都不愿意买这股票呢?”有点磨牙的声音。

“怎么可能。爷爷刚刚也说了,哥哥和兰从出生开始就被洗脑,要为柳生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生为柳生家的人,死为柳生家的鬼,哪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在市面上抛售股份。如果我把股份送给他们,以他们的骄傲一定不会接受,说不定认为是我施舍呢,还不如放债,我还可以大大赚一笔。”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拒绝?”

“爷爷,那可是一大笔钱。虽然人人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如果钱能够让我今后的生活少些挫折和磨难,这种自动送上门,而且没有什么危害和后遗症的东西我没有往外推的道理。清高、傲骨当不了饭吃。我的未来很简单,毕业后,找份工作,一年中放一两次假,到世界各地走走看看,品尝美食,逍遥自在。”

“有钱,在哪都可以品尝美食的。”的

“NO,NO,NO,爷爷,看来我们两个对美食的理念不同。就好比这生鱼片,你认为它是最新鲜的吗?不是,最新鲜的鱼是你亲自从海里钓上来,然后马上洗尽,擦盐,入口的,才是最新鲜的。说不定爷爷会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生鱼片。小樱认为品尝美食,品的不仅仅是食材的好坏,厨师的技艺,还有氛围和品尝者的心情。当了家主哪有可能有这种闲情逸致,每天兢兢业业不说,到头来,说不定,因为全球经济不景气,企业利益受损而遭到董事的围攻,指责。等到走不动了,才有时间到处爬爬走,牙齿掉光了,才有时间到各处品尝正宗的美食。就连结婚、生小孩这种私人的事情也要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爷爷,人生苦短,既然家里已经有两个资质不错的被洗脑了,您就不要大意地好好利用吧。要真觉得孙女儿苦巴巴的,不容易,要变相地接济点,让我继承家业,那孙女儿先在这里谢过了,孙女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狠狠赚他一笔的。对了,爷爷,如果我放债给哥哥他们,您说我这个利率放多少比较好?”

黑线,无言以对。柳生爷爷就此彻底断了要柳生樱这个小孙女继承家业的念头。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