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大赛开赛

正如忍足预料的,王子们捐出来的个人物品和签名照的拍卖提案得到通过,小樱的Q版人物被迹部直接删除,连上诉的时间都不给。

各个地区的报名,淘汰赛,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希望能赶上全国大赛的团体赛进程,如果不行,也绝不能影响到三年级的升学考试的准备。考虑到时间问题,组织者还是按照小樱最初的建议,将个人赛的双打比赛放到了明年,今年只举行单打比赛,而且高中部是按照世界标准的五局三胜制,初中部则是三局两胜制。

当然,这一切,都与柳生樱同学无关。自从知道自己赚钱无望,只需要等结束分红(迹部财团的奖励)后,小樱就像是玩腻了线团的猫咪,对个人赛的事一点都不上心了。忍足后援团的团长,美树见状是对柳生樱又爱又恨。感激她出了那么好的一个点子,让迹部和忍足再次回到球场,气愤的是,自己这里为个人赛的事,累得半死,出钱又出力,再看小樱,这个出点子的始作俑者,像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般一点都没有帮忙的意思。

就在这纷纷扰扰的氛围中,全国中学生网球大赛终于开打了。一次不二好奇地问:“小樱,你好像到现在也没有去过比赛场。难道,你一场比赛也不感兴趣?”

“不是阿。有感兴趣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机会交手。”

“谁?”不用问,神出鬼没的乾对这种事是一向耳朵很长的。

“关西,四天宝寺中的那对伪同性恋双打,不知道如果他们成对手,球场上会发生什么情况。肯定很有喜感,可以舒缓压力,放松心情。”

恶趣味很浓!乾有些不甘心,“难道就没有其他人的比赛可以引起你的兴趣?”

“比如?”

“手冢?”

“我对自残没兴趣。看了心情不好。”

“可不一定……”

“两次的还不够,已经有阴影了。”

“不二呢?”

“如果他保证能赢,我一定看。所以,我会看不二比赛胜利的录像。看他输,心情也会不好。”

“哈。那你哥哥的呢?”

“嗯……他是双打选手,对于他的单打,事实上说,我没什么期望。好了拉,一起说,免得你一个个问。对于,像真田那样的高手,我没有动态视力,看不出什么引拍的,上旋球、下旋球的,更不用说看什么门道。只知道,打来打去,扣杀,穿越球什么的。所以,决赛,或者半决赛,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对于网球,我并不是那么的热衷的。至于,那位华丽丽的大爷,我也是很欣赏的。他的比赛可以和不二等同期待。两个人在球场上表演一个个绝招,很是热闹,看了心情好。”

都说到这个份上,再不了解真的就没话说了,这位明明白白地就是一个外行看热闹的主!从关西那边传来的消息,四天宝寺中的伪同性恋双人组是有报名参加今年的单打的个人赛。可惜,运气不好,两人没抽到对手签,没有让某人看成热闹。

意料之中的,随着淘汰赛的进行,网球赛个人赛的单打,场场激烈。而且,越到后面,那些网球名校,越有本校队友自相残杀的场面出现。其状况之惨烈,让人不忍淬睹,致使本校的不少网球迷和后援团们纷纷惊呼,如此激烈的比赛在学校的校内排位赛上是根本看不到的!当然,各个后援团趁此机会又自然而然的吸收了不少的团员。乾和柳更是几乎就是泡在了比赛现场,而且,知道自己是分身乏术,每场比赛都可以得到宝贵的资料。因为,这些球员也知道,这次的个人赛没有循环赛,场场都是生死之战,输了,就等明年再来吧!所以,个个奋勇,都是无所保留的投入战斗。两个人总算聪明的知道要分派工作给自己的队友或fans们,请他们帮忙用摄像机摄录各场比赛,自己回去后再作分析。

最终,青学的手冢国光、不二周助,冰帝的迹部景吾,立海大的幸村精市、真田玄一郎,不动峰的橘桔平,四天宝寺的白石藏之介和千岁千里,进入了第一届全国中学生网球大赛个人赛单打的前八强,排名不分先后。

这几日,冰帝校园内人心浮动,因为星期三,个人赛单打的对决抽签将会在冰帝的大礼堂举行。下一次的抽签地点将会和团体赛一样,在上届冠军所属的学校举行。

所以,周三那天下午,不用同学提议,老师们已经很识相地将下午的课再次全部都换成自习课。为了能让迹部景吾以最佳的状态参加单打比赛,藤堂静尽可能地揽下了各项组织活动和分派工作。比如说,下午的抽签仪式的各个学校的接待工作,像白石他们应该是一大早就从关西坐车出发,还有记者等校外人士的接待等等琐碎的小事。单就气氛而言,冰帝整个校园已经是热火朝天了。小樱忆起看网王的动画、漫画时,那场在立海大的抽签,好像很冷清。整个礼堂人都没有坐满,就只有各个参赛队伍的两三个代表。门口也没有接待,引路的义工同学,只有标示牌。身为东道主的立海大网球部众们更是毫不关心地跑到高中部和高中的正选打练习赛。是极度的自信?认为无论抽签的结果如何,对他们来说都是没有区别的?啊,在翻旧账呢,这都是去年的事了,看看,冰帝的热情,这似乎才将青少年对网球的热爱表达了出来。可能立海大所体现的就是内敛、不形于外吧。

柳生樱怕热情的同学来抓人,早早地溜到冰帝图书馆的角落里去做作业了。只是,第一次,精神好象有点不集中,不想自欺欺人,还是关心呢!

最后八强的抽签结果是千岁千里对幸村精市,白石藏之介对手冢国光,不二周助对橘桔平,还有真田玄一郎对迹部景吾;然后,幸村千岁组的胜出者与白石手冢组的胜出者争夺决赛权,不二橘的胜出者与真田迹部组的胜出者争夺决赛权。

这八个人可以说是当今日本中学生网球界的佼佼者。而且,更巧的是,这场抽签的结果,他们从未与对手在正式的场合中真正碰过头,交过手。至于龙马和金太郎小朋友,还在初中部称王称霸,他们的个人赛争夺初中部最终冠军是没有什么悬念的。至少,在小樱眼里,如果一定要去看初中部个人赛的话,她至多也只会看越前龙马和远山金太郎的对决了。

不可否认的,到了这个阶段,所有人的目光都更加关注个人赛胜过团体赛。球探、各家俱乐部纷纷派员,场场必到。因为高中生的年龄已经到了可以打职业赛的黄金年龄;各个学校议论纷纷,谁将是中学生网坛第一人,这次不再是没有根据的猜测,将会是真正的较量。而且,这样的巅峰对决,明年可能不会再有了。因为,听说冰帝的迹部至今没有明确表示会回到冰帝的网球部,如果他不参加团体赛的话,按照明年的新条例,他将不能参加明年的全国大赛的个人赛。因此,当抽签的结果一出炉,这八强的入场券一下子就变得一票难求。

而团体赛,因为没有听说有什么特别有名的球员转校的消息,总体的格局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不出意外的话,前几名应该还是那几个老对手在较量,大家的期望值就不那么高了。

同时,八个人所属的各校网球部也纷纷改变的作战策略。迹部,无所谓,他没有参加冰帝的网球部;不动峰的高中部没有打入全国大赛,谁叫橘培养的不动峰主力都在读初三呢;四天宝寺和立海大一样,在保证胜局的基础上,尽量让非正选上场,或是交叉作战,这场你上,下场我上的作战方针,保证体力来打个人赛,而在个人赛上被淘汰的正选,马上担负起团体赛制胜关键的重任。所以,八人中,只有手冢和不二最累。因为他们所在的青学虽然打进了全国大赛,可网球部里却没有可替换他们的人。在第二双打放弃的情况下,要保证胜率,双打一菊丸、大石,不变;单打三是乾;单打二和单打一的位子由手冢和不二互换、轮坐,务必求能在第二单打结束比赛。只是,这种理想的策略在团体赛越往后,越难实现。

在抽签结束后,井上先生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小樱,询问她对抽签结果的看法。

柳生樱在电话的另一头,翻翻白眼,“我对他们各自的实力都不了解,做不了数据分析。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后面的每场比赛都将会是最精彩的赛事。”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