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周刊的专访出版后,小樱扔的这块巨石,激起的何止是千层浪,且先忽略她对这届全国大赛的预测,上至中学生网协,下至普通热爱网球运动的学生,对于柳生樱提出的全国大赛个人赛的构想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反对者有之,因为那会降低团体赛的比赛质量。不可否认,有的学校的确会因为知道自己的整体实力不行而选择弃权或者将优秀球员雪藏,让他们能够集中注意力备战个人赛。而且,会发生这种状况的可能性很大。

可是,个人赛可以由更多的精彩赛事,可以挖掘出不少优秀的网球苗子,这也是不可否认的。这还给了一些总体实力普通的学校中的网球好手更多一次机会。给一些网球名校们更大的压力和更艰苦的战斗,因为更密集的赛事意味着对球员体力上更高的要求。不断提升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和高手较量,这是每个热爱网球运动的球员的希望;可以看更多、更精彩的赛事,这是每个热爱网球运动的学生们的期盼;可以有更大的机会获得全国大赛上更好的名次,这是除了立海大校长之外,其他中学校长们的动力。

于是乎,不出意外的,呼吁网协在全国大赛团体赛的同时增加个人赛的呼声越来越高。

而这时,迹部声明,如果个人赛能够在今年举办的话,他将会参加,而且,迹部集团将会全力赞助个人赛的赛事。这一声明将事情推向了最高潮。日本的中学生网协有了松口的迹象。

在另一方面,迹部财团的内部,现任的主事,迹部景吾的父亲,迹部宏平对于儿子的提案很感兴趣,也很支持。以前景吾可是只会花钱,而这次却是在做,为迹部财团搏名又搏利的大事。收益的多少不是问题,就算最后是有所亏空,算是宣传广告费用的话也是值得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件大案件成功了,那么自己向董事会提出退休,由景吾接替的动议可以大大的提前,然后,自己就可以将财团的事情丢给儿子,自己陪老婆环游世界去。算盘珠子打得噼哩啪啦响的迹部宏平,毫不吝啬地将财团精英借给儿子,组成专案小组。私底下,迹部景吾可以合理申报个人赛各项事宜的费用,对外,却说一切将会公事公办,要求儿子自己处理费用赞助广告等相关事宜。这样一来,不知名的赞助捐赠可以大大降低财团在这件案子上的支出和风险。

而小樱私底下将“少买件衣服,多看场比赛”的捐款支持活动丢给了藤堂静。身为迹部景吾名义上的未婚妻和后援团的团长的她,更适合站在台前,组织策划这个活动。果然,不出所料的一呼百应。能坐上迹部后援团团长位子的藤堂家大小姐也是很有两把刷子的,分工合作,各个学校的联系,宣传的分配工作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单单前三天,就募捐到了一千万日币。这个成绩着实让忍足昨舌不已。

没想到,柳生樱只是回给他一个大大的哈欠,“大惊小怪。真不知道你的精英教育里的商业那门课是怎么学的。教你那门课的不会是腿很漂亮的女老师吧?要知道,赚小孩子的钱比赚大人的钱容易,赚男人的钱比赚女人的钱容易。”

“等等,赚小孩子的钱比赚大人的钱容易,这一点我同意。可后面一条,我坚决不赞同。谁都知道女人购物时的疯狂。”

“是啊。她们购物时是很疯狂,可绝大多数疯狂的时候是谁付的钱呢?”

默然。==

“这些钱还只是杯水车薪。忍足,问问藤堂,要不要搞个拍卖?偶像用品的拍卖或义卖之类的活动?你们可以捐些自己的小东西,或者是签名照之类的。还有,我的那些Q版的人物,可以做成玩偶,印在—shirt或运动用品上,作为周边产品专门定制,售卖,不过,我要抽版权……”小樱越说越兴奋,两眼放光,好似已经看见源源不断的钱财滚滚而来。

“签名照之类的还有可能,你的Q版大卖也是可以预见的,只可惜,这个专案的头头是迹部,他是绝不会同意自己那么不华丽的Q版像面市的。”忍足轻松地泼着冷水。

“这个点子可是我出的,也不让我捞点,真是过分。”

“有拉,听说迹部财团大家长发话,如果真的成功了,会给你额外的奖励。”

“什么奖励?”

“放心,知道你对数钱情有独钟,多少我就不清楚了。”

神清气爽,“这还差不多。”

晚上,意外的接到柳生兰的问罪电话,“柳生樱,你不要太过分了。吃里爬外也要有个限度!”

“哈?请问你哪位?”

“柳生兰。”

“我做了什么吃里爬外的事了?”

“明知故问。全国中学生网球大赛的个人赛,不是你建议迹部搞的。”

“是。”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点子对于一个财团来说会有多大的效益!看看现在,外面开口比口都是迹部财团如何如何,可以预见,这次他们是肯定会名利双收的。为什么不让本家来搞,要送给外人?迹部家给了你什么的好处了,你要这么帮他?你忘了,你姓柳生,还是柳生家的小姐!”

“我只是觉得,这个活动由迹部来搞最合适而已。没有多想其它的。本家我不是没想过。可是,第一,不可否认的哥哥的人气比不上迹部的;第二,本家在医学界的影响力也许可以,但论商界,也比不过迹部财团吧。”

“那,可以联合几家,如幸村家、真田家一起搞。”柳生兰的气势有点弱了。

“哥哥他们都在立海大读书,我这个点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对立海大不利。难不成让他们在立海大读书的日子难过?”

“校方哪敢,要是哥哥他们一说转学,学校校长还不哭死。”

“明的不行,不会来暗的?在考试成绩上鸡蛋里挑骨头,谁都会吧。就算你网球成绩再好,考试的成绩差了,以后考大学,要读自己想读的科系还是可能有麻烦的。除非,他们能够保证全都不考立海大,或者不把立海大作为第二、第三志愿。而且,如果成绩差了,老师们、周围的同学们说的话就不一定好听了,爸妈那边也难说了,比如玩物丧志之类的。他们有多骄傲,你与他们相处的时间比我长,应该比我清楚,不停的努力,成绩却没有上去,会有不小的打击的。”

“小樱,你……”

“什么?”

“没什么。那,下次如果有这种好点子,要先想到家里,讨论过了才准送人。”

“是,是。”

看来柳生兰也有了身为柳生家继承人的意识了,知道要维护自家的权益了。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