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下)

没一会儿,手冢和不二两个人各端了一盘杯子,不二亲手将饮品放到井上和纱织面前。两人连忙致谢,小樱自己从盘子上拿了一杯,“大家随意。”

菊丸一伸手,从手冢拿的那个盘子里拿了一杯,他的动态视力可不是盖的,刚刚可是有看见不二和小樱两个人交换眼色的。还是小心点为好。可是,看到手里那杯艳紫红色、粘稠稠的液体,菊丸英二失控大叫,“惩罚之茶!”大石保姆身体僵硬,除了乾神情自若地拿了杯,慢慢喝着,其他人的杯子都僵在手中。

“菊丸……”

“我去跑圈!”现在的菊丸英二宁可手冢罚他出去跑圈,也不要喝这个的。

“好了啦,别闹了。”小樱打圆场,“这不是乾的惩罚之茶,是酸奶。我分别加了樱桃汁和黑加仑汁,想比较一下,这两种味道,哪种放在酸奶里比较好喝。”说完,自己先喝了一大口。

菊丸见状,很不好意思,忙跟进,也一口干了自己手中的饮品,“哇!好喝!”其他人也歉意地举杯。不知何时,放下盘子的不二坐到了纱织的旁边。等纱织将杯子放到嘴边,张口要喝时,不二用手肘,找准角度一撞,整杯东西都灌进了纱织的嘴里。

“啊,非常抱歉。这里地方挤了点,我真是太不小心了。”不二微笑道歉。

“没,关系……”再看纱织两眼蚊香圈,向后一靠,不省人事。

正对面的乾早已放下杯子,将秒表拿在了手里,记录数据。对青学的人来说,这个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当然,对于熟悉青学的井上先生也是。

手冢将脸撇过一边,低头喝着自己手中的酸奶。幸村很好奇,“这就是青学著名的乾汁之一的惩罚之茶?”“啊,我又做了些改进,还没有机会测试,这次机会难得啊。”乾骄傲的答道。

“真是太松懈了!”真田艰难地吐出一句。

“太不华丽了。”迹部倒是说得很溜。

中场休息、娱乐活动结束。

“井上先生,我们继续吧。”

“啊,这,纱织她……”

“我预估她将会在五十分钟后清醒。绝对没有生命危险和任何副作用,而且,可以增加抵抗力。请尽管放心。”乾出口保证自己的产品。

“还是您想现在就结束专访了?”

“那个,我们继续。请问柳生同学,对于今年的全国大赛,你认为哪个球队比较有希望夺冠?”

屋子里的空气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依照实力来看,立海大的胜率比较高,希望最大。”

“可是,去年的全国大赛,立海大的胜算也是最大的,不是吗?但你看好的却是青学。”

“不是哦,全国大赛的决赛,青学和立海大的比赛,两队的胜率所差并不多。第一,幸村对越前,幸村君才刚刚动完手术,再怎么复健也不可能马上回到自己的巅峰状态。这一点,在他与越前比赛的后半段很明显的体现了出来。如果,幸村当时是以自己的巅峰状态出赛的话,越前的机会并不多。再来,把仁王和哥哥这对立海大第一双打拆开,让仁王打单二,对付不二。我觉得,立海大有自毁长城的味道。仁王的单打实力总体上是比不过不二的。而双打,虽然青学的黄金双打的同调很厉害,可大石君的手腕的伤势却是致命的。这一拆分,等于是将两场比赛的胜率转向了青学。而现在的立海大,单打,幸村、真田、柳,双打,柳生、仁王组和丸井、桑原组,正正好好,没有弱点,很整齐。而青学,第二双打仍然等同于放弃不是吗?”

井上频频点头。立海大三大巨头互相看了一眼,幸村以立海大网球部部长的身份很郑重的问:“小樱,能不能请你作我们网球部的参谋?”

“小樱很忙的,会累坏身体的。”手冢首先提出反对。

“那就关东大赛和全国大赛的决赛的出场阵容,请帮忙把关,拜托了。”

“呐、呐,小樱如果要帮立海大把关的话,那也要帮我们参谋参谋的。”

“菊丸!”

“难道不是么,手冢。相比立海大阵容整齐,缺少双打二的我们才更需要注重出场的排兵布阵。”

“柳生樱是冰帝的!”向日忍不住了,“要帮,她也应该先帮我们冰帝!”

“没有迹部和忍足的冰帝,今年能不能打进全国大赛都是个问题,何必要浪费小樱的时间。”

“你!……”

“菊丸,道歉!星期一晨练,先罚跑十圈,我会跟大和部长说的。”

“对不起。”其实,刚刚话一出口,菊丸就已经后悔了。这话虽然是事实,但却很伤人。

屋子里的气氛一阵沉闷。迹部和忍足有些落寞。

小樱想了一下,“井上先生,可以请问一个问题吗?”

“当然,请问?”

“全国大赛,为什么只有团体赛,没有个人赛?”

“个人赛有啊。是按年龄来分的……”

“我说的不是去年切原打的那种个人赛。而是和团体赛一起的那种个人赛。”

“和团体赛一起的?能不能请你详细说一下?”井上精神大振。

“该怎么说呢。我觉得,许多学校都有优秀的网球运动员,可是就是因为他们总体的实力不行而错过了和高手较量的机会。比如,迹部,难道你不想和幸村交手?但是因为冰帝被淘汰,而不能达成。平时的练习赛,虽然也可以,但感觉上应该是完全不同的吧。还有真田,你们打校内的排位赛时,虽然也很认真,可是,自然而然的有所保留,或者说是点到为止,不会百分百发挥,如果在几万人面前的正式比赛,你们会怎么样,想想。像菊丸、向日都是双打选手,就算是练习赛应该也没什么机会和柳这些单打选手交手,若是他们参加了个人赛,运气好的话,这就成为了可能。”

整个客厅的温度持续升高。小樱周围的都是些热爱网球的人啊。

“所以,我想,如果可以的话,在中学生网球大赛团体赛的同时,可以举行个人赛,也列种子选手,其他的参加循环赛,这种制度,你们应该都比我清楚。”

“如果,有球员明知道自己学校总体实力不行,放弃团体赛,而参加个人赛的话,团体赛的质量会下降的。中学生网协是不会同意的。因为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培养团队精神。”

“那很简单,要求参加个人赛的球员必须参加团体赛就可以了。第一届,就直接淘汰赛,前十名或二十名列为下一届的种子选手,不用参加循环赛,直接进入第二轮。如果有种子选手缺席,就下一个补缺,而且他的种子选手的身份不保留,再下次参加的话就要以非种子选手的身份从头打。我想,除了立海大校长外,全日本的中学校长都会支持的吧。”

“怎么说?”

“因为立海大要拿的全国冠军又多了两个,困难度加大了。如果,他们只拿到了团体赛的冠军,而丢了个人赛的单打或双打冠军。就会有人说立海大总体实力很平均,没有特别冒尖的,不是吗?而其他学校,比如冰帝,如果迹部拿到了个人赛的单打冠军,他们会认为是迹部一个人的荣耀吗?不会,因为,迹部是冰帝的学生,这足以让校长们炫耀,培养出如此出色的球员,而且他们也可以证明冰帝的网球部并不是个弱旅,因为有这样出色的球员。这是相互的。对于你们,则有了更多的机会和经验,体验与高手、与伙伴在万众瞩目下,作为对手的感觉。”看了一下周围人,柳生樱的目光停在了迹部的身上,“怎么样?迹部,有没有兴趣在日本的网球历史上留个名字?”

“我?”

“这里有哪个人,有这个财力和能力干这件事?如果你的小组精英们效率高的话,在全国大赛开赛时,第一届个人赛也可以同时进行的。因为第一届没有种子选手,而且时间紧迫,直接淘汰赛。双打的个人赛可以明年开始。只要按排的好,时间上应该来得及。不过,这一届我不希望有参赛者必须参加团体赛这一条,可以预告,放到明年。因为有些球员可能并没有参加团体赛。最主要的是,我希望迹部和忍足都参加个人赛。”

“这……”

“迹部,你很清楚,个人赛,你也不可能参加三年,高三后,迹部伯伯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让你出国留学,顺便管理在那里的海外公司。而现在,这也是个机会,展现你组织能力的机会。你可以做个方案和伯伯谈谈,请求他的赞助或是广告,还可以发动学校的后援团们捐助,我连口号都想好了,‘少买件衣服,多看场比赛’,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两个参加个人赛。如果你们参加,我想就算让冰帝的后援团们少买十件衣服,她们都愿意。还有,决赛或是半决赛的门票。这些收入都很可观。第二届成熟之后,广告商们自然就会自动找上门的。如果你现在决定,井上先生的专访正好可以免费帮你打广告。”

忍足深吸了口气,“小樱,你不经商真是太可惜了。”

“没兴趣啦。要我出点点子,可以,要我真的去做,我没兴趣的。”

正这时,纱织的呻(和谐)吟声传来,她醒了。小樱看了乾一眼,时间估计错误。乾点点头,会再做改进的。然后,柳生樱很可亲的问:“纱织小姐,你感觉如何?”

“还有点头晕,我这是怎么了?”

“不清楚呢。你一下子昏了过去,下了我们一大跳。是不是你樱桃之类的过敏?我有听说过有人是奶制品过敏的。如果你早说,我一定不让你喝的。真不好意思呢。”一脸歉意。

“我也不清楚,平时喝牛奶也没事阿?”

“是么。还是小心点为好。我建议你去医院作个详细的检查。正好忍足君也在这里,让他帮你介绍个好医生。”

“谢谢你的关心。”纱织非常感动。

“不客气。”

恶魔,而且还是高段数的恶魔!几个单纯的人脸上直接反应了他们的想法。

“既然你不舒服,那让井上先生早点送你回去吧,反正,采访也差不多结束了。”

送走井上他们,大石欲言又止。菊丸看到了,嚷嚷,“大石,你要说什么?”他还沉浸在柳生樱刚刚个人赛的构想中。

“你们这样对纱织小姐,似乎不太好。”

“怎么会不好?好处多着呢。第一,如果纱织小姐去做检查的话,就替忍足的医院增加了收入;第二,他们还可以把那份检查报告作为科研的数据,如果,乾以后要读营养学的话,你们的数据就是非常珍贵的资料;第三,她这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大石君。难道你希望网球部的球员喝没有测试过的乾汁?现在可是牺牲了她一个,救了整个青学网球部呢。人要懂得变通。”

“可是……”

“好啦,这次她不是没发现么,大家就当没发生过不就好了。迹部,你怎么样?”

“我会回去写份计划书,和父亲谈谈,明天或后天给你答案。”

“我只是出个点子。怎么做还是要看你的本事了。”

当送走所有人,收拾客厅时,手冢突然问,“小樱,你研究上碰上难题了?”

“你怎么知道?”

“你一向有分寸,不喜欢被人整,所以也不太会去整人。想到要整纱织小姐,一是你不喜欢她,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二就是你心烦,之前,你不也说研究做得头晕了。”

“哇,表哥你还记得我说的话阿。没事了,我现在心情好多了。知道你纵容我,不过再这么下去,你娶表嫂的时候,我一定会哭的。”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手冢看了这个小表妹一眼,不再说什么,安静地收拾客厅。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