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说这篇文章已经离网王越来越远了。那个,小千承认,王子已经被边缘化了,而且有越来越象壁花\\布景的趋势发展。抹汗ing

——

星期五的中午,幸村精市、柳生比吕士和柳生兰一起到了箱根。没想到的是迹部和忍足侑士一起到了会场。

“迹部,你怎么会来这儿?难道迹部财团连医药界也有一脚?”

“那是当然,迹部财团是本届研讨会最大的赞助商。怎样,考虑一下,大学毕业后到迹部名下的研究所工作?本大爷可以保证最新的设备装置和最雄厚的资金供应。如果你现在就和我们签合同的话,在以后的大学和生活费用都将有迹部财团提供。”

哇,还没读大学,第一个饭碗就有着落了!这在以前真的是不敢想象的事。还没等小樱回答,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迹部,你不要太过分了!小樱可是姓柳生的。她毕业了当然要回自家的公司帮忙,哪有帮外人赚钱的道理。”柳生兰一把勾住柳生樱的胳膊,一付怕小樱被别人抢走的样子。

迹部并不答言,一付不与女人一般见识的样子。倒是跟来的忍足镜片一闪,“小樱可是迹部爷爷亲认的干孙女,也算是景吾的干妹妹,不算是外人呢。”

小樱听,是有些奇怪,“忍足,你干嘛帮迹部?你不希望我到忍足名下公司工作么?”

耸耸肩,忍足侑士一付无所谓的样子,“忍足集团其实就是迹部财团在医药界最大的合作伙伴。你为他工作,就等于是为我工作一样。”

恍然大悟,难怪两人平时粘得那么牢,“如果忍足君是女生的话,应该比藤堂静更有希望,真是可惜了。”

迹部、忍足黑线满头,“小书呆,我没得罪你吧。”

“没有。只是,你打击了我小小的虚荣心而已。”见他们一付不明白的样子,小樱补充道,“难得被人当作香饽饽被抢来抢去的,忍足君,不帮着抬高我的身价也就算了,还一付无所谓的样子,当然是很打击人的么。”

正说着,后面的幸村和柳生比吕士都跟了上来,和大家打招呼,“迹部,好久不见,真可惜,你不参加今后的网球大赛了。球场上少了你这样一个高手,真的是寂寞很多啊。”

“啊,本大爷只是不参加正式的比赛。要是有时间的话,较量一下,本大爷也一定随时奉陪到底。”

气氛因为这个话题变得有点沉闷,“好了啦。有失未必有得,有得必然有失。端看你怎么看而已,值不值得,也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来,笑一个,别一付很遗憾的苦瓜脸。我可是要介绍朋友给你们认识。看到你们的苦瓜脸,他们说不定会以为我欺负你们呢。”说着,小樱右手的胳膊挽上了迹部,拖着柳生兰和迹部他们找Lee他们去了。

看到小樱他们,萧鹏第一个叫起来,“小飞飞,(当初,Lee介绍的时候,说的是柳生樱中国的名字,枫飞,萧鹏就给小樱起了个小飞飞的昵称,而且强调,这是自己才可以叫的专称。)你真是太过分了!我们可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你不带些漂亮的女孩子来安慰、安慰我们这些孤寂的心灵也就算了,还左拥右抱这些漂亮男孩子来刺激我们这些孤家寡人!”

幸村他们都皱起了眉头。熟知他个性的柳生樱开口了,“得了,别不识好人心,我带来的很可能是你不久将来的财主、老板,如果你想和日本的同行合作,势必要认识他们的。而且,他们的个性和Lee差不多,对你的说话方式适应不良,不要把你的绅士风度藏着捻着,趁机会拿出来抖抖晒晒,免得发霉了。”

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小樱将双方所有的人都重新介绍了一遍。萧鹏很听话的展现了自己成熟的、绅士的一面,很中规中矩的问好,致意。闲聊了几句,约好周末的行程和时间后,在分手前,萧鹏的狐狸尾巴还是没有忍住,“小飞飞,你真的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得到肯定的回答。

摇头叹息,“小飞飞啊,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啊!你现在未老先衰的症状真是太严重了。”

点点头,“那不是正好。你不是正叫着缺女朋友,这么一来,我的精神年龄就和你一样了,给你老牛吃嫩草的机会呢。”

黑线,是柳生兰他们的反应;萧鹏是哑口无言,点火烧到了自己;Lee他们是幸灾乐祸的,但仍很有风度的没有嘲笑自己的好友,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你在口才上从来就没有赢过,还不死心呢!”

倒是小樱耸耸肩,替萧鹏开脱,“他是不会死心的。这叫越挫越勇,如果没有这股子牛劲和钻劲,他现在的成就也就不会那么高了。”

“阿,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小飞飞也。”

不再接口,不然又是没完没了了。

晚上,泡过温泉,柳生兰,很坚持的要和小樱一起睡,说是有女孩子的贴己话要说,当然,没有人会反对的。

“我以前不喜欢你,现在也是。”

“哦,那今天是什么,一种继承人的培训,跟不喜欢的人同处一室,而不意气用事。不过,这点在商业上的确是很重要的。”

“我就是不喜欢你这种说话的态度,让人觉得我很幼稚!”

“是么?抱歉。”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

“……妈妈列了一张相亲的名单。”

“然后……”

“你知道,我喜欢幸村学长。”

“我不知道。”

“可我知道他喜欢你。”

“如果,你要迁怒,请找准目标,我没兴趣当炮灰。如果,你只是需要建议,我倒可以听听。”

横了已经钻进被窝,准备睡觉的小樱一眼,柳生兰,做到了门边,抬头望着天空。有点虚无缥缈的声音,“小樱,你说,爱情是什么?”

“是雌性动物和雄性动物成年后,为了吸引配偶,荷尔蒙发出的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当两性被吸引后,混合的气体被称之为爱情。”

黑线。“……你不相信爱情。你上次说在爱情和面包之间,你会选择面包,那么,在白面包和法式牛角之间,你会选择那样?”

“你在钻牛角尖。如果,我刚刚说的爱情是从医学角度来说的话,从数学的角度来谈,爱情两个字拆开来,爱有很多种,情也有很多种,合在一起便是更大的一个集合,是多重情感的综合体。表面看似你可以选择白面包和牛角面包,而事实上,你可以做的选择并不多。正如伯母的相亲名单,他们应该都可以归类到牛角面包,不是么。而且,以我们的教育,说实话,也不可能看上白面包,充其量,是有形、有才的潜质股。而以他们这类人的傲气,是否经得起周围人的闲言闲语呢?也许,你会很潇洒的说,做自己,让别人说去。可现实并没有那么简单。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没有多少人。我们都有弱点,都有关心,介意的人,都不愿意听到有不明真相的人胡说自己家人的坏话。要家人和你同时不介意外面的闲言闲语,那才是真的,可这是不是会影响到家族的生意呢?董事们会有异议吧。”

“你不觉得,你口中的已经不是爱情了吗?”

“是呢,只是不够纯粹而已。比如你,喜欢幸村君,从一开始的外貌、学习成绩、网球技术、家世和学校人气,你认为和你很相配,到现在,你真正的喜欢到底有多少?不用告诉我,我不关心。我比你幸运的是我可能只有等到三十岁,如果还没有交男朋友的话,老妈为了怕我嫁不出去,才会列张相亲单。”

“你这是故意气我吗?因为在你的眼里,我好像没有自己选择喜欢的人的自由。”

“不是。如果你不想相亲,直说就行了。”

“怎么说?妈妈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根本就不听我说。不像叔叔他们那么开明。”

“那就认认真真的,坐下来,和伯父、伯母开个家庭会议,好好谈。不要撒娇,不要叛逆,因为那样只会让他们觉得你不成熟,而你,是柳生家的大小姐呢。看得出来,伯父、伯母还有爷爷都很爱你,他们以他们过来人的经验,想给你最好的,让你少经历一些挫折。只是,他们所处的时代跟我们的不同,所受的教育和我们的也不同。告诉他们,现在的社会不同,我们所要面对的问题也不同。这可以是你人生一个重要的谈判,与你的父母,争取自己权利,当然,你也将承担之后的风险和所产生的后果。没有后悔药,没有退路。展现你思想上的成熟,以一个继承人的身份。让他们给你时间,证明不需要商业联姻,你也可以尽好你对家族的职责。必要时刻,拖哥哥下水,也未尝不可,毕竟他是柳生家的长孙么。”

“我会告诉哥哥的。”

“随便。这改变不了事实。也许,爷爷也有一张为他准备的相亲名单,你可以找他做你的同盟。”

“你,一点都不可爱。说的话老气纵横。”好似解决了一个问题,柳生兰轻松了很多。“你难道从来就没有对哪个男生心动过?”

“比如?”

“网球部的,幸村哥哥那么优秀,虽然柳是不错啦,不过还是比不上幸村哥哥。”“你都说我老气纵横了,这就说明我跟你们之间有代沟了。在过几年,等大家思想更接近了,或者说事业都稳定点了,那时候再考虑这个问题的可能性更大些。至少,沟通起来不会那么的累。谈情说爱应该是件开心的事。要是连这种事都要劳心劳力,那我宁可当老姑婆了。”

“婶婶不会同意的。”

“是啊。她不会。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到时候再看了。世事难料,谁知道呢。好啦,亲爱的柳生兰小姐,你还有什么心理问题需要咨询?明天还要带队出游呢。早点睡吧!”

“明明我是姐姐,为什么感觉上你是我的阿姨?”

“谢谢夸奖。”

“这不是夸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很不甘心地拧了拧小樱的脸颊。没反应,已经在会周公下棋的路上了。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