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吓(上)

佐藤的研究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致使整个寒假,可以说,小樱几乎都泡在了实验室里。新年都是在神奈川的家里拥被高卧,补眠,然后,没两天又匆匆回东京了。柳生美惠的抱怨是有的,柳生博严的支持也是有的,因为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又是一年的初春,虽然已有花苞、新芽报上枝头,但仍有一丝凉意。就在佐藤的最新研究报告发表之前,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一大清早,在上学的路上,有几个小混混拦住了小樱。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那一带环境治安一直是很好的,而且柳生樱上学的路并不是非常僻静的小路。一开始,小樱以为他们只是求财,很顺从地拿出了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这种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惜是可惜,但再买就有的。而且,她总认为,只要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只是,这些小混混们并未离开,那么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当初小樱选择学太极,并不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太极,也是一门武功,也可以用来自卫。所以,就算再忙,小樱也是坚持天天打一套太极拳的。一年多下来,也有小成。但是,就算去太极班求教,也是师傅指导,柳生樱从来就没有真的实战演习过,或者说,加上上辈子,她到现在都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更没有打过架!所以,战斗经验为零。而且,背后背着书包,手里只有手提电脑,也就是说,武器配备为零。电脑太重,随手甩出,LUCKY,砸中一人,得分。欺身左边,抬左手抓住伸到面前的猪爪一只,一扭,脱臼,猪嚎响彻半空,趁旁边那人一愣的机会,右手直拳,直取对方鼻梁,趁对方双眼泪流,看不到东西的时候,紧跟着在跨上补上一脚,这两招是学自傻大姐,桑德拉那部选美女警的电影。一看,还剩下三个人,显然,对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这么窝囊,一眨眼的工夫就倒下了三个,而对方只是个十五岁,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女孩子。这叫自己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恶向胆边生,其中一个看似很结实的男子从裤兜里拿出了弹簧刀。一个壮硕的人拿把小弹簧刀,如果是漫画,小樱一定会哈哈大笑,很滑稽的画面,可现在,她的脸皮僵得是连嘴角也牵不动。前面是运气,下面呢!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的柳生樱,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怎么动了。不知道是不是求生欲望而爆发潜能,手脚上的功夫不经过大脑地展开……警车的笛声由远及近,当警察赶到现场时,看到的就是一个一身狼狈的女生站在中间,她周围的地上或坐或趴地六个混混,在哀叫,不远处有把带血的弹簧刀。

一位女警轻轻上前,站到女孩面前,等她回神,她看出,这个女孩子吓得不轻。地上的小混混们被其他的警员带上了警车。

“这位同学,你还好吗?”

看到警察,小樱想给对方一个微笑,说自己很好,可是,连这么简单的动作却做不出,因为绷紧的神经怎么也放不开。

“可以跟我回警局录一下口供吗?”

点点头。眼珠一转,看到不远处的电脑包,小樱指了指,“电脑。”

这位女警,忙捡起电脑包,交给小樱,只见她把电脑包,抱在胸前,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臂还在流血。

其实,一干人都是先进了医院,小樱除了左手臂上有条长口子外,腿上和手上还有不少的瘀青。而且,那些小混混们,也需要治疗。一开始,录口供的时候,警员们也和小樱当初想的一样,是求财,因为,小樱穿的是冰帝的校服,谁都知道,冰帝是贵族学校,里面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富家子。可从小混混头目身上搜出小樱的照片,然后,听了柳生樱的口供,说是先给了钱,可人还不走,才打起来的,这就有问题了。那些小地痞事实上也说不出什么。他们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并不会多管对方是谁,两方之间有什么恩怨。这就可以肯定有人要对付柳生樱!而小樱却想不出是谁,对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柳生樱从书上读到过太多,可自己却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她所欣赏的是光明磊落的对手,而且,骄傲如自己,也根本不会存在用这种手段对付他人。

在警局,手里捧着茶杯,里面放了四分之一的茶叶的很浓、很浓的热茶,一点点在柳生樱的口中消失,现在,小樱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些,那些疼痛感都冒了出来。

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等录完口供,时针已经划过了上午十点。负责案件的那位女警,强烈建议小樱通知父母来接,安全呢,而且,以小樱的年龄,还未成年,可柳生却告诉她,父母都不在东京。

“难道都没有监护人,就你一个人住?”

“有姨妈一家,可是,我不记电话号码的,所有的号码都在手机里,手机坏了,对不起。”

“没关系,那你知不知道住址,我们用电脑一查就知道了。”

“手冢宅,xxx路xx号。”

电话号码,很快出来了。电话是拨通了,可惜,无论是姨妈还是手冢爷爷,都碰巧出门了,不在家!手冢国光在学校上课,就算他来了也没有什么用,白白浪费时间。看来只有找迹部了。请警局的警员们查了冰帝高中部的电话,然后,请对方找一下,一年级一班迹部景吾,没多久,一个华丽丽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本大爷是迹部景吾,柳生樱,你现在在哪儿?为什么不来上课?”

听到这声音,小樱的鼻子有点酸,“我现在在警局。”

“警局?”

“嗯,现在没事了。早上上学的路上,有人买通一帮小混混要劫财劫色,就我这色也……”

“我马上就到。”电话果断的挂断了。

果然,没多久,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带着一大批保镖到了警局。看到一身狼狈的柳生,迹部双眉紧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现在只知道有人要对付我。我不记得有的罪过什么人。”

迹部对后面的一个人吩咐了什么。旁边的忍足看到这样灰头土脸的小樱本来还想开开玩笑,可是看到她僵硬的腰板,双拳紧握,硬撑的样子,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手冢知道了吗?”

再次摇摇头,“手冢爷爷和姨妈都不在家,表哥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送你回家?”

“谢谢。一有结果,请告诉我一声,我要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送了小樱回家后,迹部很细心的留下了一个女护士,让她等手冢太太来了之后再离开。考虑了一下,迹部还是打通了柳生博严的手机,告诉了他今天发生的事。事实上,在这种事情的处理上,迹部和忍足的经验要比柳生樱多得多。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