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生日(上)

在小樱不知道的时候,上流社会因为她的理论而一片混乱。先是冰帝,音乐社、烹饪社、美术社等社团涌现退社热潮;再来,在家里,她们拒绝继续学习琴艺、插花等所谓的淑女课程,而对抗父母的理由就是柳生樱的那个言情故事,于是乎,在东京的上流社会,柳生樱同学的风头一时无人能及。在一些夫人太太的沙龙里,只要谈到自家的小孩,总会不由自主地提及这个柳生樱。

因为听说佐藤收自家女儿当助手后,柳生博严特意打了个电话给佐藤,表达了自己深切的谢意。柳生妈妈在知道女儿不能每个星期六回神奈川后,很果断地决定,如果女儿不回家,她就上东京陪女儿住,总不能连周末都不让人家手冢回家吧。

又是十月,就算日子过得“十分充足”的小樱也不得不记得现在已经是十月了。因为冰帝两大顶级热门王子的生日都在十月,而且,今年还是他们十六岁生日,好像是满重要的一个生日。在古代,十六岁代表男子成年了吧。酃桌,平时相处得也还不错,如果不送礼,似乎说不过去;还有两家哥哥的生日。看来今年的小樱钱袋要扁一大截了!

当小樱收到迹部亲自给的华丽丽的生日宴会邀请函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借口拒绝,可还没等她开口,忍足已经在旁边开口堵死她要说出口的理由,“我已经亲自打电话给佐藤医师了,四号那天,你没有什么事,不用去他那里。”

“爷爷想见你。请务必参加。”迹部居然一脸深思,而没有半点平时的倨傲。

“迹部爷爷?我不认识他啊。”想到这种几十年的成了精的顶级狐狸,正是小樱一向唯恐躲避不及的人物。

“你的言论轰动上流社会,迹部爷爷好奇么。”忍足一派轻松。

“什么言论?”这种没头没脑的话,让人很难猜的。

“好了。”迹部打断他们间就这言论的探讨,这些天,他听得实在是太多了。在家,妈妈从那些手帕之交那里听来抱怨后,好奇之余,开始向自己打听柳生樱的事,爷爷更是让人专门调查眼前这个柳生樱,特别是她的各种言论,每天当消遣娱乐看。家里,平时严肃的吃饭礼仪已经荡然无存。“能参加本大爷的生日是你的荣幸。别迟到了。”

“hi,hi,迹部SAMA的吩咐,小的一定遵守,会准时到的。”

狠狠瞪了不正经的小樱一眼,迹部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背地里向忍足打听到了自己的言论在最近上流社会所造成的教育问题后,柳生樱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在宴会上成为众矢之的。有必要采取些措施!

十月四号早晨,冰帝的校园里已是一片热闹非凡,迹部的桌上已经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生日礼物。小气樱也贡献出了一个护腕,当然是有Q版迹部头像的,以示特别。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在兴奋地议论今天晚上即将到来的生日宴会,人心浮动,没多少人在认真听课,大概都在考虑晚上穿什么了。真是作孽呦!虽然这么感叹,柳生樱同学自己也要好好考虑自己晚上穿什么。不能够太过特异独行,无论是穿得太过耀眼或是太过朴素,都会很显眼,吸引人的注意。那些怨妇们(有怨言的贵妇们)一定会认为她这么做是故意抢自己女儿的风头的。考虑再三,柳生樱还是决定穿那身百褶裙,去理发店烫了个小碎卷,一把绑在脑后,在额头梳了点刘海,戴上平时放书包里的细边框眼镜,以她看书的疯狂程度,变四眼是毫不奇怪的,现在度数不深,而且因为小樱不喜欢带眼镜,所以,没有必要戴时,她的眼镜一般都是放书包里的。也因为如此,小樱的头上才会落上小书呆,而不是小四眼的绰号。照照镜子,不会像绑辫子那样土气,也不会很突出,满意地点点头。

似乎是怕柳生樱爽约,迹部很大方的出借自己的座车,让忍足亲自到小樱的家门口来押人。看到这身打扮得柳生樱,忍足挑挑眉,没多做评论,很绅士地下车开门。手冢则和网球部的队友们在学校集合后,一起去迹部家。

到达迹部家主宅的时间已经过了五点。虽然称其为主宅,但与柳生本家传统的建筑群完全不同,连同四周宽广的庭院和作为裙楼的建筑群,那简直就是一个独立的欧式城堡,自成一区。主车道顺着馥郁的草坪直达主宅的大门,各式喷泉在修剪成圆环的草坪的中央。铺陈着红色地毯的楼梯顺延而上,正中的平台上悬挂的是迹部家族的标志,醒目而装饰豪华。

夕阳的余晖从落地窗透进了大厅,反射出耀目的光彩,已经有不少衣着华丽的客人到场了,抬眼望去,看到不少的熟面孔。随着忍足进入大厅后,忍足同学就自顾自的交差去了。一如大厅内的其他同龄的女生。不想引入注目,最好的方法就是融入人群,虽然与忍足一同进大厅,已经不可避免的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和窃窃私语。四周环顾了一下,没看见今天的寿星公,小樱,第一个动作就是走向食物区,拿了些平时不常吃的到海鲜,和水果后,向自家表哥靠拢,果然,不习惯这样的宴会,小樱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心里不踏实,还是跟熟人呆在一起比较安心。

和青学的网球部球员们因为上次的后援团比赛而熟识了,相互打了招呼。手冢见到小樱后,低声提醒:“爷爷和爸妈都来了,等会儿你去打个招呼。”

“应该的,可我没看到他们呢。”小樱四处张望。

“爷爷大概在楼上和迹部的爷爷聊天,爸妈……等一会儿见到了再去问好吧,我现在也没看到人。”

而菊丸英二趁小樱东张西望的时候,拿小樱盘子里的食物吃得不亦乐乎。不二在旁边看小樱有什么反应,没想到的是,她看到自己手中的空盘子,只是笑笑,然后,转身向食物区走去,反倒让英二很不好意思,一把抢过小樱的盘子,“我帮你去拿。”

“不用,你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还是一起去吧。”

于是,小集团开始向食物区移动。一路上,其他学校的网球部球员们都陆陆续续过来打招呼,队伍变得庞大而行动缓慢。由于,这些人和小樱都不熟,所以,柳生樱专注于尝试不同的美食,毕竟这些东西平时都舍不得吃的。可能是路程较远的关系,神奈川的立海大网球部终于在宴会正式开始前到达了。真田裕一郎和柳生兰也代表本家来祝贺。看到这阵仗,后知后觉的小樱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爷爷们不会也是搞这这样的恐怖的宴会为手冢表哥、自家老哥庆生吧!忍足同学不用想,肯定是的了。一个月要死四次脑细胞在穿衣服这种无聊的事上,天哪!柳生樱有昂天长啸的冲动!如果四次都打扮得一模一样的,他们见了会不会发疯?可能,不,肯定会被非议的。已经够出名了,这种懒还是偷不得的!无奈ing……

这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落地窗外是晴朗的天空,群星璀璨;屋内,繁复而又精致的水晶吊灯,都亮了起来,浓烈的橙红色在夜幕的掩映下,格外的金壁辉煌,从远处看就宛如是一个奢华璀璨的珠宝盒。迹部景吾十六岁的生日宴席正式拉开帷幕。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