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蹲大学(下)

压力,是的。对于在座的幸村、柳和柳生,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不可否认,他们很优秀,不仅仅是在网球上,还有在学习上,不然不会有优越感,不会在学校里被如此吹捧。可是今天,看到比自己小,却已经和那些专家谈笑风生,探讨些自己都不熟悉的话题的柳生樱。距离,第一次那么明显的摆在自己的面前。

有些挫败,可这挫败将会是种助力。

小樱很不客气地搜刮了柳的笔记簿纸张和备用笔,像好好学生一般,拼命记着。柳还想抄一些,可惜,那是天书,绝对非人类的笔迹,只有靠自己了。但有想到事后问小樱要一份她整理好的笔记。

那些专家已经在交流最新的抗癌成果和方法,从血蛋白到各家公司的新药。现在连柳生樱听得都很吃力了,谁叫她的医学水平还处在‘家里蹲’呢,更不用说她身边的几个人了。

在他们的话题告一个段落后,好好学生举手了。她不习惯打断别人的说话,总认为那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有什么想问的?”柳生博严满眼都是笑意,今天这个女儿带给他太多的惊喜,油然而生了一股骄傲。

“有没有降血脂的特效药?”用的是中文,希望的眼光看向了Lee,一付帮忙翻译一下吧。没办法,小樱这些‘家里蹲’的医学知识都是穿越时带过来的,有些专业名词还真不知道在日语中该怎么说,更不用说是用英语了。

Lee笑笑,用英语翻译了。佐藤想了一下,说了几个名字,好奇地问:“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癌症病患者体内的血脂含量都异与常人,通常人的标准含量是百分之七,而癌症患者则达百分之二十二,有的甚至达百分之三十。中国古代的有记载,好像是千金方,我不太能确定,有记载药方,是专门针对降血脂的。而且经临床试验,坚持喝的人,癌症复发的概率明显比没有喝的人低了近百分之七十。”

看到Lee越听越认真地脸,所有人都迫切地想知道,柳生樱到底说了什么。

“你从哪里知道的?”

“新闻。”其实是旧闻啦。之所以能够记得那么清楚,完全因为那个新闻的主角是自己前世的偶像老爸,那是自己原来世界的科研成果。

Lee皱起了眉头,严肃地将刚才的话用英语翻译了一遍,然后问他们,谁注意到过这则新闻,所有人都摇头。

柳生博严看向女儿:“小樱,你从什么地方看到的?”

傻笑ing:“不记得了。我看东西一向只记内容,不太记出处和作者。因为听到你们正好在谈这个话题,就随口问问。”

无果。倒是佐藤又开起了玩笑:“柳生小妹妹,你真的是日本人吗?看看,中文说得比母语还溜。”

“不是很清楚。”

集体黑线,所有人看向柳生博严。

“听说小孩子是从四岁才开始记事的,四岁前的事当然是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因此,这个问题您问错了人。”

佐藤吃瘪。又是引起一阵大笑。忍足拍拍佐藤的肩:“难得啊,看到你在口才上输人。”

因为是好朋友,大家也都无所顾忌地开玩笑。柳生博严故意板起脸:“小樱道歉。”

“呃,不用……”本来就是开玩笑,没想到柳生会认真,还真下傻了佐藤,被骗了。

“他可是兼任东大的医学系讲师,以后可会是你的老师,尊师重教是必须的。”

傻住:“小樱要考东大?”

心虚,心很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又怕人说自己狂妄:“可能,只是可能啦。”

柳生博严看着女儿千年难见的心虚,笑得很不怀好意:“可惜啊,你的地盘太小,只能是备用,那丫头野心大着呢,她看中的可是那三人的一亩三分地。”

美国,马萨诸塞州,“哈佛?!”

柳生樱以头顶示人,玩着手中的笔,不敢看他人的脸。倒是Mark先反应过来:“好,有志气。要真的进了哈佛,到马萨诸塞州后,来我家,我请客。”

“那个倒是不用,我请客也是可以的。我要的是进哈佛的推荐信。”

“没问题。到时候,你需要,通知一声就行。”很爽快地答应了。

这次郑重道谢的还有柳生博严,站起来,鞠躬致谢。

送走客人后,柳生博弈看着自己的女儿:“兰,说说你对今天的事的看法。”

“小樱她,太狂妄了。”

“真的吗?想想今天在客厅里的闲聊,你听懂了多少?”阻止了女儿欲反驳的话,“我不是指责你。只是想告诉你,小樱已经定下了自己的目标。而且,她也在为这个目标做着充分的准备。如果说英语流利是为了进哈佛,她知道千金方,那就说明她学中文是为了更好的学习中医。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在我们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拼命学习,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学校的成绩反而不明显(在老师看来,成绩不好的她看中文之类的书,应该是不务正业了。),直到现在才在专科上慢慢体现出她的学习成果。(这么想也合情合理,不过深入一点,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知道藏拙,拼命学习,想想也很恐怖,绝对是怪兽级人物了)。”

看着女儿有点不甘的脸,柳生博弈笑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要你想想,你的目标又是什么。”

另外三个男孩子无须多说什么,从他们比以往更努力的身影中可以看出,他们受到的刺激有多深。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