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时光飞逝,图书馆门事件也渐渐淡出了同学们谈论的话题。而老师,绝大多数以成绩来识人的老师,并没有做什么刁难,毕竟,这件事于他们没有什么直接的利害关系。

很快的近了十月金秋。看着那红叶林,柳生樱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名字,枫飞,枫叶纷飞,那是一种何样的风情、风景。金秋十月,想到了九寨沟那五彩斑斓的孔雀湖;想到了北京黄橙橙的铜盆柿子。(“就知道,你脑子里少不了吃的。”小千啃着苹果吐糟)

还有,还有,呜……要破财了。终于了解了这两天老妈神神秘秘的在忙活什么了——老哥的生日,连带的还有东京那座冰山的生日。某樱心情极度郁闷中。

下午网球部训练完毕,网球部正选们再次在柳生家聚集,还有两位女士柳生兰、幸村凌,一同商讨柳生比吕士生日的庆祝活动。这就是柳生樱到家看到客厅里的热闹场面。很自然的,被热情的丸井拉进了自家的客厅。向各位打了招呼,然后看向幸村旁边粘得很牢的小女孩,很腼腆,很害羞的类型。幸村向妹妹介绍:“这是比吕士哥哥的妹妹,柳生樱,比小凌大两岁。来,小凌自我介绍一下。”

“你好,我是柳生樱,欢迎来我家。”没什么耐心的小樱先开了口。

看了哥哥一眼,“你好,我是幸村凌。”声音嫩嫩的、轻轻的。

“呐、呐,小樱,过几天就是你哥哥的生日了,你有什么建议吗?”

“生日?不就是借个名目吃一顿……”

“同意!”拥护的的声音来在丸井和切原。

“丸井学长!”柳生兰嘟起了嘴。

“吃一定是会的,现在想问的是大家还有其他什么节目没有?像是唱歌、游乐园之类的。”幸村柔柔的解释。

“哦。对了,哥啊,正好问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还是你自己去买,到我这里报销?”

众人脑门一排黑线。柳生兰叫了起来:“小樱,这样太没有诚意了吧。”

“怎么没有了?于其买那些哥哥不喜欢的,扔又扔不得,只可以放在仓库占地方。还不如让哥哥自己挑、自己选、自己买自己喜欢的,而我又可以节省时间,不用死脑细胞,这么有效率,双方满意,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

“可是……可是……”柳生兰一时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对了,正好趁记得,给表哥打个电话。”掏出手机,柳生樱打通了手冢的电话,八卦团以小樱为中心,围拢过去。

“手冢。”

“表哥啊,是我,柳生樱。先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那,你有什么想要的,我送给你做生日礼物。”

“不用了,一张生日卡片就好。”

“表哥好像喜欢登山是吧,那就登山鞋了。你的尺码是多少?”

“太贵了,你只是个学生……”

“放心,我有在赚钱,虽然不多,但够买你的生日礼物了。还是,表哥……”

手冢被她突然转甜的口吻,冷得一颤。切原悄悄拉开了与沙发的距离。

“你想要我去画廊订购一幅你的西欧宫廷女装版的油画?姨妈一定会非常喜欢的,说不定等以后你结婚时,送给未来的表嫂,然后,传给侄子侄女……”

手冢PK小樱,手冢落败。

“9号鞋”(瞎编的)声音僵硬。

“那就这样了。Bye”一收线,丸井、切原已经坐到离柳生樱最远的位子上,‘恶魔’两字在脸上显露无遗;幸村凌拉紧了哥哥的衣角,躲到了幸村精市的背后;真田散发的低气压弥漫整个客厅。

小樱挂线后,还在不满的小声嘀咕:“真是的,明明是冰山一座,什么时候这么罗嗦了,一点也不干脆,一点也不体谅我破财的纠结心情,真是太不懂得体谅人了。一定是被他们那个鸡蛋头保姆给传染的。”

听她说得有趣,幸村凌悄悄拉了拉哥哥的衣角,小声问:“鸡蛋头保姆是什么?”

问声虽轻,但由于正好没人说话,幸村凌的问题被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柳咳嗽了一声,“应该是青学网球部的副部长,大石。因为他的头型,被人背后称为鸡蛋头,而再加上他爱唠叨的保姆性格。”

“那,那个冰山?”求知欲很强的目光看向柳

“青学网球部部长,手冢国光。也是柳生的表哥。”

“那,那哥哥有没有绰号?”

“咳、咳。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讨论一下活动。”真田搭救幸村。

岔开的话题被强行拉了回去。游乐园之行因为小樱的不参加而被否决;保龄球、射箭、K歌等一系列活动,被提了出来。为了防止不必要的受伤,特别是在全国大赛前,所以运动项目也被剔除。吃饭、K歌,这很没创意得活动被一致通过。

活动决定,时间还早,那就是闲聊时间。仁王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小辫子问:“小樱,你在打工吗?”

“没有啊?为什么问?你要介绍我工作?”如果现在自己跑回房间,做自己的事是非常失礼的。柳生樱不得不留下来继续作陪。

“刚刚你不是在电话里对手冢说你在赚钱么。”

“哦。那个阿,是网拍拉。我在网上登记注册了一家商店,准备把一些没有用的东西全都换成流通货币。虽然赚得不多,但可以积少成多么,而且又可以腾空地方,一举两得。而且最主要的是,每天只要花十分钟的时间,check一下,email,既不影响功课,又没有压力。只要不贪心,多少都能赚点。其实,你们有什么不用的东西,都可以拿出来卖啦。再贴点钱,买自己要用的东西。你不喜欢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不喜欢;你觉得没用的东西,别人说不定有用;物尽其用;不浪费也是我的原则之一。我可以代为管理,货物成交后扣除交易费和邮寄费,我收一层佣金。大家考虑一下吧”

柳生比吕士,一摁小樱的头:“你别一谈到赚钱就眼放绿光。”

“绿光?哪有?我是有钱大家赚么。好心没好报。”

旁边的柳生兰觉得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以前,大家都是看着自己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为着自己转的。而樱子往往真的如影子一般,存在感薄弱得很容易让人忽略。可是,今天,自己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这里不是自己的家!自己是个客人!

……

不想自己女装版的油画被妈妈挂在客厅,柳生比吕士,很有效率地买了一套自己喜欢的侦探小说系列,然后乖乖到妹妹那里报账。

进了KTV包房后,正选们很有绅士风度的让女士先唱。柳生樱很爽快地告诉他们自己不会唱歌,可惜没人相信,“没有关系,这里的歌很多的,你慢慢挑,应该有你会的。”面对实际问题,柳生樱直接放弃了日语,翻起了英语歌曲目录。点了一首,前世唱过很多次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yesterdayoncemore’。想想,可怜哦,以前和朋友去k歌,先要在家里练个几天,而且保鲜期不超过一个月,如果这歌有一个月以上没有唱过,那再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走音。他们都唱得好好噢!拼命鼓掌的小樱,终于轮她上场了。唱完,得到鼓励的掌声。

柳生比吕士点头:“很好听。”

幸村也鼓励道:“是啊,小樱,你的英语歌唱得很好啊。”

“谢谢。”中气很不足的回答,再回头埋首目录,都不能好好听歌!TOT。该怎么办?抓过中文的目录……‘生日歌’,眼睛一定,突然想起,上辈子,很多歌被恶搞,这首生日歌好像就是其中的一首。可是,要不要破坏自己的形象呢?犹豫了一秒,柳生樱决定,为了以后的安定,幸福的偷懒,一劳永逸,必要的牺牲是必须的。于是,点了一首中文的‘生日歌’。大伙都不以为怪,本来么,今天就是为了庆祝柳生比吕士的生日的。

话筒第二次传到了柳生樱的手中,听到熟悉的音乐,所有的人都用手打起了拍子,可惜:

“猪(祝)!你生日快乐!”怪声怪调。

黑线一片。

“猪(祝)!你生日快乐!”怪声怪调再来。

各个人脸色五彩斑斓。真田的脑门开始暴青筋;小猪的手在抖;柳生兰的脸泛绿……听不懂中文,可这调实在是……无言呢!

而有中文功底的幸村,先是脸上一阵呆滞,然后是捧腹狂笑。除了在唱歌的小樱,其他人都看着失控狂笑,完全不顾形象的部长大人。等小樱唱完,幸村精市还停不下来。下一首歌被所有人忽略。半晌,幸村终于控制住自己,对柳生樱摇头:“小樱,你狠,你太狠了!”

这首歌后,柳生樱的手中就再也没有接到过话筒了。而且,歌曲目录,也被瓜分一空,象中文歌曲目录,就算不看,也有人摊开假装自己在看。

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听歌了,享受呢。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