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网球选拔赛合宿(下)

由于昨晚的谈心,柳生樱的工作又拖后了,以至于等她爬起来,到餐厅时,三组运动员全部都用餐完毕。没办法,用餐时间是固定的,其他时间你别想找到熟食,当然啦,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则是另当别论。可惜,要我们柳生同学自己做菜,她会直接从菜篮里拿根胡萝卜,用水冲冲,啃了了事。说她不会做菜吧,前世孤身在海外晃荡了近十年,厨艺不说好吧,也还能入口,特别是荷包蛋,那可是一绝。(小千在电脑前流口水。)因此,啃胡萝卜的行径只能说明一个字,‘懒’。

看到半睁着眼,似醒非醒的某只从小窗口拿了份午餐,手冢很果断地帮她把菜拿到了自己那桌。

“谢谢。”没什么诚意。

“如果真的想去读冰帝,就不要大意,好好的读,冰帝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没反应。回答他的是慢吞吞的吃饭声。

“柳生真是太松懈了。”

“啊?”小樱口咬汤匙,抬起头来,刚刚好像有人提到她。

柳头未抬,仍在记录,“真田指的是你哥哥,柳生比吕士。”

“哦。”继续低头吃饭。

“呐,小樱,你真的决定明年跳级去冰帝?”

还没等小樱回答,另一个桌子响起了声音,“放心,柳生樱,冰帝华丽的图书馆和丰富的藏书决不会令你失望的。呐,kabaji。”

“wushi。”

“柳生同学的脸虽然一般,但腿还是蛮漂亮的……”关西腔的声音还未完,某只狼就收到来自不同方向的镭射死光的扫射。

“谢谢。”填了点东西,终于清醒了点的某只,开始到处找茶,根本就没把忍足的话听在耳里。

饭后一杯茶,逍遥似神仙。正在当神仙的某樱突然丢出一个问题:“昨晚,到底有多少人在不华丽的听壁角?”

第一个不打自招的是很不华丽的被正在喝的水呛到的某大爷:“训练时间快到了,我们走。”

呼拉,走了一批。

手冢拍拍小樱的头,像是拍小狗:“注意身体,你这样日夜颠倒,没有固定作息时间,对身体的伤害很大的。”说完也直接走人,另一批自然也跟着走了。

看着空旷的餐厅,柳生樱抿了口茶,终于清静了。

==

最后几天,竞争的气氛更浓郁了。柳生樱可以用来分析的数据更多了。但她从来不参与训练的制定、调整和最终的入选名单的确定。虽然电脑可以经过综合分析给出最佳的运动员的名单。

最初,在集训地见到柳生樱,以及后来看见她的工作内容,要说手冢对于这个表妹的表现不惊讶是不可能的。两家,一个在神奈川,一个在东京,来往并不多。在这不多的见面中,这个表妹总给自己一种内向、沉默的感觉,不如另一个表妹柳生兰,那么的阳光、直爽。只是,自己从来不是个好奇的人,所以也没有想过要去探究。直到这次,来到集训地,从队友那里听说了小樱想要转学冰帝;从乾那里第一次了解到了她在立海大的情况;从不二那里听到了他的担忧,他不希望看见第二个不二裕太,手冢的心乱了。那晚,小樱与不二的对话,使手冢知道了在那样沉默的性格、快速成熟的思想背后是有着怎样辛酸的经历。既然,小樱想来东京,那就来吧,我会做一个好哥哥的。手冢暗自下着决心。

最终名单被敲定。柳生樱瞥了一眼,没有做声。她对于当蝴蝶这种变态的生物没有兴趣。倒是神监督,对于小樱看到名单后毫不意外的表情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情: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她,这个柳生樱不简单。(神监督,这次倒是你想多了)

合宿结束,在回神奈川前,真田和柳到医院去看了正在复健中的幸村。他们聊起了落选的越前,失去了目标,失去了斗志,进而聊起了柳生樱,一个说要超越自己的女孩。

听了柳的说的在集训地那晚的谈话,叹了口气,幸村问:“柳生,真的失去他妹妹了?”

“未必。就像柳生樱自己说的,现在的她就如一张白纸,对于柳生家,对于这个哥哥,无所谓好与坏,一切可以从头来过。只是,小樱是不是会给双方时间而已。可看样子,她并不在意,柳生樱已经很明确的表示了明年会跳级去冰帝读高一。”

“玄一郎?”

“啊。我只是突然想到了小凌。她的性格好像也有点接近以前的柳生樱呢。精市,我只是不希望你的妹妹步她的后尘。”

“绝对不会。”

“……如果校长知道立海大有同学转校是因为立海大的图书馆比不上人家的,会怎么想?”柳改变了话题

“绝对是立海大的耻辱!”真田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是下次学生会给校领导提意见里加上这条,还是直接登在校报上,让同学们讨论,讨论。”幸村笑得那个美,背后百合花朵朵开。

“那个,柳生樱的名字要上报吗?上了报,她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那就用,‘有同学’,不就好了,可校长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他应该会要查出是谁吧。那这次校长和小樱的比拼,你们说谁会赢?”

“精市,你是想帮柳生,把他妹妹留在立海大?”

“总得试试。而且,大家也可以看场好戏啊。”

真田和柳以时间不早,要赶车为理由匆匆离开,心中为咱小樱还有立海大的校长默哀,辛苦你们了。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