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网球选拔赛合宿(中)

对于柳生樱的加入,华村和龙琦有着掩饰不住的好奇,但却没有多说设什么,每个教练都有自己的一套训练方式。但在训练正式开始前,经过和神监督的讨论,柳生还是给三位教练演示自己的一套数据分析软件。当然,这软件并不完全是柳生樱自己编辑的,她只是改编了另一套分析软件。其实,这类软件并不稀奇,柳和乾平时分析数据用的应该也是相类似的软件。只是,柳生的这套软件针对性更强,更完善而已。看完演示,三位教练一致决定,将所有运动员每天的数据都交给柳生,而不是原来的仅仅只分析神那一组。

每天下午,当所有当天的数据汇总到小樱手里,就是她开始工作的时候。往往会工作到半夜,有时甚至是天刚亮。然后,柳生樱会将报告放到教练办公室,回去睡觉。

相对的,柳生樱的存在对于某些定力差的运动员来说,绝对是视觉上的冲击。为什么呢?看柳生樱名为神监督的助理,但只是偶尔到场边闲逛,那些助理该做的记录之类的工作全由义工同学代劳。早上是不用想见到人的。通常,当自己累个半死在餐厅吃午饭时,柳生同学会睡眼朦胧的出现觅食。这是另一种心理素质的训练吗?不少人心中暗自嘀咕。

龙琦病倒,手冢回归并没有让柳生露出多少惊讶的神情。(早知道的事,没必要惊讶吧。)

倒是当晚,不二找上自己,想与自己谈谈,这令柳生樱生出了一丝好奇。

夜晚的天空很干净,群星璀璨。操场上静悄悄的,坐在场边的石墩上,柳生樱平静的问:“不二学长,现在可以说了,找我有什么事?”

“怎么说呢?可以问你为什么要去冰帝上高中吗?抱歉,原来只是好奇,所以向乾打听了一下你的过去……”

“因此,你们认为我可能是第二个不二裕太,想来开导我?我可从不认为不二学长对当心理医生有兴趣呢。是手冢表哥拜托的吧。”

“难道不是?”不二并不否认,“毕竟才初二的你会想离开神奈川的家,到东京,可不是寻常的事啊。”

歪头想了想,再点点头,“可能吧,答案可是有好几个版本哦。不二学长想听哪一个?简洁版、灵异版,还是苦情版?”

“都听听也未尝不可。”

小声嘀咕了句:“真贪心。”然后耸耸肩,“简单的说,我是看上了冰帝华丽的图书馆。”

“图书馆?”假装没听到墙角的扑通声。

“是的。我准备在一年内看完立海大图书馆的藏书。当然不是全部,那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我指的是我感兴趣的书籍。初三,实际上并不会真正教多少新的知识,主要是大家搏高中而已。所以,我会直接跳读冰帝的高中一年级。那样,我还可以到青学用表哥的借书卡,借书看。”

“……”看不清不二的表情。

“很惊讶?很少见过那么爱看书的人?”

“是……不多。”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仰天感叹。

“……那,那个苦情版?”

“苦情版啊!不二学长,你有带够纸巾吗?我虽然不负责洗衣服,但也没想要增加他们的工作量,那些义工同学已经很辛苦了。”

“……放心,我想,应该不会。”

“可以先问一下,你从乾学长那里听到的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吗?实话实说好了,没关系,这样我才可以纠正你某些认知上的错误。”

“长相一般、成绩一般,当然,这学期你的成绩大幅度上扬,沉默寡言。”

“……还有呢?”

“以前好像很自卑,可现在看来不像。”

“你知道吗?不二裕太比我幸福呢,有个会保护他的哥哥。”

“可柳生看上去不像是那样的人呢。”菊丸的声音由墙角传来。

“人不可貌相啊,不可貌相哟。”

不加理会,望向天空,“虽然都是攀比,你们是被学校的同学,是不相干的人;而柳生兰和我却是被家里人比较,亲人啊!当你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如自己的姐姐出色时,没有鼓励,耳边总是听到小兰如何,小兰如何,你会怎么想?当然,裕太君在这一方面的感受应该比你深,压力很大呢。但至少,当有人欺负他是,你一定会站在他的前面。可当我被孤立的时候,我的哥哥却站在了我看不见的地方。乾应该告诉过你,这个暑假刚开始的时候,我出了场车祸,想知道原因吗?”再扔下一颗炸弹。

回头,看见了不二那冰蓝色的极美的眼睛,只听他涩涩的问:“不是意外?可你怎么知道……”

“我不是失忆了,是不是?是呢,而且并没有恢复。只是我以前有个很好的习惯,记日记。刚刚跟你说的都是日记里记录的事。还有一件就发生在车祸前,日记里说,我发现我所谓的唯一的好朋友,之所以愿意交我这个朋友是因为她发现我是柳生比吕士的亲妹妹。在那之后日记就断了。也就是我出了车祸。想象不出,我以前的人缘有多么的糟糕。”抓抓头,回望天空。

“所以,你才要离开?可海原祭后,你的人气很高呢,人缘应该不错了才对。”

“很重要吗?看了日记,你认为那些人,值得当朋友吗?现在的我有如一片白纸,什么都不记得了。有点点心痛,可能是过去的情感,也有可能是像你对过去柳生樱经历的同情,谁知道呢。死过一次,才知道生命的可贵,自私一点,爱自己一点,谁要去比,谁就去比,我的人生不可能和别人一模一样,走自己的路,做自己想做的事,将来才不会后悔。”

“小樱说的话不像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会说的话呢。”

“我一直认为,人的成熟,成长于年龄无关,与你的经历有关。”

“那,小樱经历生死,所以一下子成熟了。”开起了玩笑似为了冲淡之前的凝重。

“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所谓的灵异版。”

“啊,对了,还有灵异版。”

“就是,借尸还魂!”用一种很空灵的声音说。一阵微凉的轻风吹过,刮起地上几片枯叶,卷向墙角。墙角的黑影微微颤动,像是墙面都在害怕地抖动。

“不过,如果我这么说了。父亲大人一定会再把我送回医院,直接进精神科检查,诊断为逃避现实而产生的幻觉,应该是自闭症的一种。还有什么问题吗?亲爱的不二学长。”

“所以,小樱去冰帝只是因为图书馆,还是……”

“只是为了图书馆,不用想太复杂。要知道,我现在失忆了!过去的都不记得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看家里,也还不错,虽不亲,但也ok。放心吧,忘记不愉快的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没有多少人有机会从头来过。”

“那好。”

“放心了?”

“放心了。”

“不二学长,刚刚我说苦情版的时候,你都没有哭呢!太无情,太冷血,太没有同情心了吧。”

“你希望看到我哭?”

“嗯。梨花带雨,一定很美。”

“呃,让你失望了,真不好意思呢。”

……

两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走了,而墙角只听轰的一声,叠罗汉的跌出了一大票人。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