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忍足家的继承人之一,从小和谦也一起接受继承人必修的精英教育。常常想,我的未来大概是已经注定了,读医科,学好管理,等到成年后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商业联姻,生几个继承人,把家业传下去,就此一生吧。虽然,从那些大人们赞赏的眼光中知道自己很优秀,我也曾经有过野心,想要自己闯一番事业。可是,身为大家族继承人的我,没有任性的权力。所以,当我身边出现了越来越多看中我家世的女生们时,我来者不拒,用她们的殷勤来麻醉着自己,嘲笑地看着她们自以为是的演戏,毕竟,很早我就知道,我的婚姻由不得我做主。

这样的日子结束于那个高傲的迹部家继承人的一句话,“忍足,你很有才华,愿不愿意来帮我?我要把冰帝网球部带上全国大赛的领奖台。”在他那自信的目光里,我不由自主地点下了头。他承认了我的能力,而不是我的家世!他时常嘲讽的看着我对不同女孩子的温言温语,不置可否。我们是同一类人,只是戴着不同的面具。我们都是家族的附属品,而网球,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奢侈。我的血液也开始沸腾。

再后来,迹部当上了冰帝网球部的部长;我被外界传为冰帝网球部的天才、军师;冰帝的网球部在迹部的带领下,社团人数超过历届,已经过两百人,而且,在初二那年,我们打入了全国大赛的四强。对迹部来说,这个结果还远远不够!但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初三,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身为继承人的我们知道,到了高中,我们的生活将会步入常规,开始着手家族生意的学习,开始物色相亲的对象。

就在那个时候,柳生樱,这个奇怪的女生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立海大的海原祭上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看着那些玩偶,有点哭笑不得,是为了引起我们注意的最新的花招吗?这个女生的野心还真大呢,看看目录,几乎整个关东的网球名校,较出名的球员都有份。有野心是好,就不怕噎着?

真正让我引起注意的是她那篇文章,青学真的会拿到全国大赛的冠军?在所有人认定已经两连霸的立海大将继续辉煌的时候。真是有趣,不过,她在文章中提到的青学的训练情况和冰帝陪练,这些资料的来源居然连忍足和迹部两家的情报部门都查不到。这对两家的情报精英们来说无疑是种打击。

更大的打击似乎还在后头,她在立海大的种种言论,她在选课方面的观点,她的电脑制图、微波炉的运用、中文的功底……让我每次见到自家情报部门的头头时,都有足够的材料来嘲笑他们最初的有亏职守,只给了自己薄薄的两张不到的柳生樱的生平。以至于,父亲都不得不警告我,整个情报部门要集体向他辞职谢罪。似乎,风闻迹部家那边好像也是同样的情况。只是,迹部景吾不会向我那样找乐子,他是直接让人一查再查,见到每次越来越厚的调查报告,让那些精英们自己察觉不同。

只是这样的举动意味着什么,迹部自己居然迟钝的没有发觉,但却引起了迹部家高层的关注。迹部爷爷亲自找上我,询问关于这个女孩的情况。记得我那时是怎么形容的,柳生樱的容貌并不特别美丽出众,黑白分明的眼睛闪现的是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睿智。一两个词似乎无法形容她的怪异,思想上的怪异。她,出生于神奈川的柳生世家,虽然,比不上关西的忍足家,但也算是富家小姐,接受的应该是相类似的教育,为什么,有很多时候,我们在看待事物方面有那么大的差异?不意外,我的疑惑引起了迹部爷爷更大的兴趣。

最近,我的恶趣味之一就是,逗柳生樱开口,然后,暗自观察迹部。他总是自恃身份,时而假装看书、做习题,其实,两耳却竖得高高的,听我们高谈阔论,真是有趣。

柳生樱在医学上的成就,终究还是引起了本家的注意。母亲频频的询问,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其实我很清楚,只是,已经太迟了。在迹部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心意的时候,我已经早早的抽身。

当柳生樱在专访时提出了个人赛的构想时,我第一次真正的动容了。那是一颗怎样剔透玲珑的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个人赛根本就是替迹部量身定做的。她将我们对网球的落寞、遗憾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没有作无谓的安慰,知道高傲的我们不需要同情。这样的女孩对我们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既然迹部爷爷已经收她做干孙女,暗喻自己的支持,那么兄弟,你还在等什么呢?虽然,现在还看不出那个小书呆对谁有动心的迹象,但在她周围虎视眈眈的人可不少呢!或者,我该来一句“兄弟,如果你不行,那我就上了。”来刺激、刺激那位华丽的大爷?

章节目录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绯樱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樱葵并收藏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