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动手了1

一宿睡醒,三人之间,特别是芳景和溟月之间的隔阂,倒是很意外地少了许多。

夙修潜心研究蛊毒,楚泠月也不勉强,一打造,用罢早饭,就趁着早上天气凉爽,带着芳景溟月二人出城,往庄子里去了。

城外不远,就是田陌纵横,鸡犬相闻,农人三三两两地在田里耕作,间或有一两个牧童骑牛而过,吹响一曲稚拙的牧笛,别有一番闲情野趣。

说起来,楚泠月有五个庄子,其中两个是御赐,另外三个是芳景带进门的嫁妆。

因为楚泠月难得的有十天的休息,三人没有到近处的庄子,而是直奔离京四五十里路的最大的一个庄子。这个庄子坐落在子规湖畔,庄后是一片延绵的丘陵,庄前上百顷的子规湖,水面浩荡,烟波浩渺,实在是依山傍水,避暑休假的绝佳去所。

因庄子很大,几乎将大半个子规湖揽在怀中,这里的土质又极其肥沃,水源又足,往年,这里绝大部分田地都是上好的水田,只有庄后的丘陵,因为上水困难,原来的主子皇家也不缺这么一点儿收成,只是简单地在庄后近处零散地种了几种果树,丘陵之上,则大部分仍旧保持着原始的风貌。没有人管理,却也长的树茂草丰,一片郁郁。

庄子的庄头程青山接到消息,一早就到半路上迎着,见了楚泠月骑着马车,身后跟着溟月芳景的两辆马车,急忙趋前行礼问安。

简单问候几句,这才骑马引着众人,一路逶迤地往庄子里行去。

当日,三人到达庄子已是黄昏时分,一路车马劳顿,洗漱安置休息不提。

第二日,程青山又将账簿奉上来,楚泠月也懒得理会,只将那些东西丢给芳景和溟月打理,自己则带着几名小厮,直奔后山打猎去了。

自从下山之后,她几乎都在朝堂衙门狗苟蝇营,这种纯野趣的东西,可是让她怀念很久了。

并且,她此次上山,也是顺便考察一下后山的土质和地形,看看是否适合种植她带回来的棉花和番薯之类。那些东西,若是种好了,将来对整个大楚的国计民生有多大的影响,是完全可以预见地。

只是,因为后山实在不是什么深山老林,虽有些林木,却因人烟稠密靠近村庄,也存不住什么大型野兽。楚泠月转了一天,也只捉了几只野兔山鸡之类,连只野羊都没见到。

当晚,自是吃了顿野味。

又转过一天,楚泠月就带着程青山,到那后山之下,在果树空隙中,选了几处,规划了,叫种上带回来的棉花和番薯。

她自己则很快折回来,带了芳景、溟月,到那子规湖上,游湖去了。

日子就在悠闲惬意之中过去,眨眼已经过了八天,眼看着假期结束,三人也就准备着收拾行李返城。

第九日,三人还未出门,两名侍卫纵马从城里赶来。进门就报,皇上下了圣旨,宣旨的内侍已经到了府中,请楚泠月尽快赶回去接旨。

楚泠月心下惊疑,脸上却不露声色,温言安慰了芳景溟月,自己骑马先行,他二人又侍卫护卫了,随后回城。

圣旨很简单,也很清楚,皇上感念楚泠月功劳,品级晋升为正一品,任内阁大学士,御前行走。只是,同时,罢免了她户部和内苑衙门的职务。

楚泠月领旨谢恩,一边笑脸应付着宣旨的内侍,一边在心里暗暗冷笑。

内阁大学士,御前行赚虽说位列内阁,却没有给她划分职权范围。也就是说,只给了她一个高高的官位,却没有实权。

女皇已经开始动手了。

.

(.美容品,.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