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立规

楚泠月这一次离家几个月才回转,芳景将她接进门,就直接带她往正屋走。

虽说楚泠月功力深厚,精力体力都比一般人强上许多,但这一天,又是百官迎接,又是进宫面圣的,到了傍晚,她都连午饭也没吃,身体不觉得如何,勾心斗角地拘了一天,心里也感到些微疲累,身上厚重的官袍也颇不自在,自愿意更衣梳洗,再做其他。见芳景如此,也不反驳,顺着他一起进屋。

夙修、溟月本是跟在芳景身后迎接,见楚泠月随着芳景进屋,夙修也随着往屋里走。溟月稍稍迟疑的功夫,夙修已经被芳景身边的小侍鸾儿挡在了门外。

“修公子,家主一路劳顿,暂时不便见客,还请修公子前厅稍候!”

夙修眉头微微一蹙,随即点点头,转身径直沿着回廊,回了自己居住的西偏院。那个院子遍植翠竹,青溪叠石,颇合夙修之意。

司徒溟月脸色变了变,却终是上前告一声累,自引着自己的贴身小侍,离开。他的院子也已经定了,就在东院后进。至于前院正房,司徒溟月明白,那是为楚泠月即将娶进门的另一夫契国皇子准备的。他只是侧夫,按例只能住厢房,芳景能给他安排一个后院,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进了屋,芳景很自然地上来要替楚泠月更衣。楚泠月略避了避,芳景举起的手,僵在了半空,脸色已是变了。

“芳景……那个,这些……”楚泠月本要表明自己仍旧不需人近身服侍,却在看到芳景苍白着脸,红着眼圈扭过头去的神情时,那拒绝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口了,暗暗深吸一口气,柔和了脸色和声音,上前一步,扶住芳景,温声道,“芳景,这一天,你也累了,我,我是怕你累坏了你……”

芳景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地回过头,睁大眼睛望过来,眼中即将满溢的泪水浸润下,一双眸子浓黑透亮的犹如最纯净的黑水晶。楚泠月可以清晰地从那双浓黑的瞳仁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或许是第一次听到楚泠月如此温柔的话语,也或许是楚泠月的转变太大,让芳景震动之下,竟忘了像往常一样掩饰自己内心的情感,楚泠月这一次从芳景的脸上眼中,看到的不再仅仅是端庄、贤淑和温柔,还有一些些忐忑,一些些期盼、一些些的愁怨……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喜悦和兴奋。这些神情的流露,让楚泠月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躲在皇夫身后,只露出一双水样黑眸的小人儿……

这种神情,她多久没有见过了?似乎从他嫁给她之后,就从未见过……

楚泠月一阵心痛,一阵愧疚!

千言万语无从开口,只能伸手,将芳景拥进自己的怀里。

半晌,她才挤出一句:“芳景,让你留在家里,受累了……”

怀里的人儿,身体微微一颤,随后,她感到一双手臂绕上了她的腰肢。她的肩头,渐渐地感到了一抹微温的湿意,浸透,扩散……

因为是久别重逢,是洗尘宴,又是司徒溟月进府第一次聚餐,按例,侧夫进门,还要给妻主和主夫敬茶……种种原因聚集在一起,当日的晚宴就显得比较重要,形式上也就相应地比较隆重,故而很正式地开在第一进正厅之中。

司徒溟月的父亲,并未跟着住进楚府,而是直接回了京城的司徒府。

对于晚宴正式拜见主夫的事儿,司徒溟月心里也有准备,故而,他进大厅用膳,就按制穿了一身银红的外袍,发髻之上,也只是简单的银红发带,只在发髻之前,饰着一颗拇指肚儿大小的珠子,简单大方,又不落寒酸。

司徒溟月是在自己房里稍稍看了会儿账本,才更衣过来的,时间上并没有太赶,也就是考虑楚泠月和芳景分别数日,定有许多话要说,时间比较宽裕。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来到大厅之时,芳景却已经在了,正在看着侍童们按照楚泠月的喜好,将晚膳摆到桌子上。

司徒溟月有点儿意外,却也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只是走上前,告了罪,就默立在一旁。

按例,侧夫不是侍儿,在主夫面前是有座的,但必须经过主夫的同意。更何况,此时的司徒溟月还未拜见过主夫,若是严格说来,他的侧夫身份还未得到正式承认,故而,他很自觉地没有入座。

楚府伺候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芳景从皇宫里带出来的,这一次,楚泠月出门办差,身边带着伺候的人,自然也都是芳景的人,对于楚泠月在外几个月的一举一动,芳景不说了若指掌,明面上的事情,他也基本都了解。也自然知道了楚泠月对新娶的夫君宠爱有加,心里说不别扭不拈酸那是假话,但表面上,他还要装作一副大度贤惠的模样,自然心里憋着一股气。

只是,刚才在屋子里,楚泠月一番话,让他稍稍释然。此时,见司徒溟月丝毫没有恃宠而骄的模样,心中那份气自然更平了几分,脸上的笑意也自然了许多。

伸手握住司徒溟月的手,拉他坐在自己旁爆芳景温声道:“此前虽然见过溟月,心里喜欢,却总不能在一起。今日,你我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了。想必这些日子,溟月也知道了主家的脾气,是最不喜欢规矩束缚的,却也最喜欢家里互敬互爱,和睦相处的。我虽比溟月早进门几日,却是个不晓事的,应酬往来都是勉强应对。如今溟月来了,家里诸事我总算是能找到一个商量的人了。”

今晚,对于司徒溟月可说意外连连。他没有想到,身为大楚嫡皇子的芳景能够将姿态放的如此之低,甚至,听他的话,竟是将他当成平夫对待了。

只是,司徒溟月却不能就这么相信,毕竟,人家是从皇宫里出来的,那个地方出来的人,可是以心机深沉著称的。

见芳景如此,司徒溟月脸上自是一片感动,行动言语上却愈发恭敬执礼起来。芳景见此,也知晓他的顾虑,知道自己太过了也会适得其反,也就不再多说。正巧楚泠月和夙修前后脚走进厅来,两人这才结束谈话,想跟着迎上来。

楚泠月进门就看到二人脸上携手而谈,知道两人相处还算和谐,心下略安。随即将夙修正式介绍给芳景。两人见礼。而本应拜见敬茶的礼仪,楚泠月却像忘了一般,忽略过去。

饭后,夙修自会院子,楚泠月却将司徒溟月和芳景叫到一起,又挥退了小侍,这才开口道:“你们不论哪个,既然进了这个门儿,从今以后,就都是一家人。我不管你们原来的脾气温顺火爆,但我有一个底犀那就是,一家人人就要互相守护互相关爱……”

说到这里,楚泠月停了停,目光在芳景和溟月脸上一一扫过,接着道:“你们若是对此有甚异议,或者对这个家有不满的,尽管提出来,我自会放其自由。牵涉关联利害,也自有我去打理清爽,必不会影响离开之人日后的幸福……若是没有异议,那么今后,若有谁让我知晓勾结外人,延害家人,或者在家里使那些阴损手段,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楚泠月话音落,芳景和司徒溟月都有些意外,却也都被她一番话说的从心底浮起一股子寒意。正默然肃容暗自消化,就听得楚泠月放柔了声音道:“今后,你们记好这些,今后再有进门的,你们记得给他们提个醒儿。”说完,目光转到溟月身上,微笑着点点头,“你去将夙修带到正房吧。”

.

(.化妆品,.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