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四月暮春,桃李芳菲已尽,绿意盎然的枝桠间,一颗颗毛茸茸的如调皮的小小孩童,藏在绿叶间,偶尔又忍不住好奇,偷偷地露出半张小脸儿,张望着这万千世界,缤纷红尘。

官船行入目阳湖,顿时豁然开朗。楚泠月揽着司徒溟月,并立在船头,沐浴着湖面湿润的轻风,看碧波浩淼,水天一色之上,白帆点点,沙鸥与白鹭齐飞,乌蓬小船和三桅大船同行。只是两人不时深深对望的眼神里的情愫,已经与往日有些不同,都是满满地掩饰不住的浓情蜜意。

对于楚泠月不避外人的亲热举动,司徒溟月初始也不习宫但挣扎也挣扎过了,提醒也提醒过了,楚泠月也答应着,却丝毫没有悔改的打算,到得最后,他也似乎习惯了般,索性任她作为了。幸好,楚泠月也仅仅是握握小手,揽揽小腰,并没有太出格的举动,司徒溟月也就释然了。或许,在他的心底,他也想在回京之前,在见到那些男子之前,也自我安眠地多享受一些妻子的宠爱吧……

他还不知道,其实,他才是楚泠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夫君。等到后来,当他因为自己侧夫的身份,每每推让宠爱,以至于与楚泠月之间渐渐冷淡了,差一点儿因误会断了姻缘,就都是后话了。

渐渐地,湖面上往来的船只越加稠密起来,官船商船间,一叶叶柳叶小舟,如灵敏滑溜的鱼儿,往来穿梭其间,或掮客,或传递消息,或贩卖一些日用零碎儿……不一而足,却成了码头繁华热闹中不可或缺的一抹生动的景色。

楚泠月一时看得兴起,只悄悄地与欧阳靖宇支应一声,带了夙修、司徒溟月,穿了寻常衣衫,招了一页柳叶小舟,悠哉悠哉而去。当然,夙修和司徒溟月是带了帷幕地,不是楚泠月封建,主要是两人的容貌太过打眼,特别是夙修的银色长发和双眸,若是不加掩饰出现在人群之中,只怕会被不少人认为妖异。

上了小舟,楚泠月将溟月和夙修安置坐好,她则几步走到船尾,与船娘攀谈起来。不多时,她已经与船娘混熟,两人竟也谈的很是投契,一阵阵爽朗的笑声,让两个男人很是有些意外。

小船并没有到商船停靠的大码头,也没有去专为官船设立的官渡,反而顺着水道,三转两转,就拐进一条曲折的水道,两岸尺高的芦苇窸窣声里,她们竟是悠然地绕过了溯州城。

“楚官人,这时节的白鱼最是鲜美,又有白茶,白虾,我们溯州有句老话,‘四月尾,五月头,花冠子,也不换。’说的就是这三白味美,给个如花美人儿,也不换。”说着,船娘的目光瞄到船舱里坐着的两位男眷,眉梢眼角带了一丝赧然,对着楚泠月露出一个歉意的笑,见楚泠月并不在意,还是自圆其说道,“呵呵,那三白不换的花冠子定是其貌不扬……真正美貌之人,别说三白,就是三十白,三百白也不在话下了……”

船娘这一句转的生硬,又加上不善言辞,笨嘴拙舌的,带着黑里透红的脸庞……惹得楚泠月三人无不忍俊不禁。司徒溟月经历较多,也还未觉的如何,那夙修却是从小就被人拱上圣子之位,自是从未被人这般戏谑过,心里不渝,手中捏着一个蛊诀,几乎就要用出去,及至看到楚泠月和司徒溟月都未有甚动作,船娘又及时转口,他这才收了手。

船娘那里还与楚泠月说笑着,哪里知道自己一条小命已经在阎王殿前溜了一圈。楚泠月心下却略略有些察觉,又与船娘说笑了片刻,那船娘就将船靠岸停了,身手利落地折了一大捧绿莹莹的芦苇回来,简单绑成了两束,挂在船身两侧。

司徒溟月与夙修看着船娘如此作为,都一派好奇和疑问,却又不好开口询问,只将两双眼睛望着楚泠月,希望她能给他们解惑。却不想楚泠月只在他们两人身边坐了,淡淡一笑,道“且耐心看着。”

司徒溟月与夙修对望一眼,也只得将好奇按耐住,耐心等待。

恰芦苇里不时有各种知名不知名的鸟儿受了惊,扑棱棱飞出来,惹得船上人儿也跟着一惊一松,又有那爱说话的船娘如数家珍地将这些鸟儿的来历一一报备上来,也就渐渐将那两蓬芦苇的事搁到了脑后。

时值正午,暮春本该稍有的几分燥热,也因了流水,芦苇,消失无踪,只有轻风溪流,淡淡的芦苇清香,让人惬意间,不禁放松了心怀。

不知不觉间,小船绕过一蓬特别茂密的芦苇之后,眼前一亮,竟已到了一处小村落。

说是小村,也还有点儿勉强。

因为,出现在楚泠月几人面前的只不过是两三户人家,就在一大片苇塘之中,开辟出一片空地来,建了木栈道,修三两座茅亭木屋罢了。

只不过,楚泠月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景致,虽没有曲廊飞檐,也没有奇石叠嶂,奇花异草,却贵在流水,苇荡,水鸟,茅亭木屋,就连茅屋一角随意伸出的一枝野花,屋顶之上袅袅的炊烟,两个在屋前嬉戏的孩童,还有孩童脚下跳耍的一条小黑狗儿和两只花鸭……处处天然,又无处不是巧借天工,胜我物外。这一番野趣儿,野意儿,竟是那些极尽人工之能事的精贵园林所无法比拟的。

这里司徒溟月和夙修都是满眼欢喜,四下里的事物景色,无一不让他们感到新奇有趣,船一靠岸,两人就有些忍耐不住地起身,楚泠月自然很尽心地照顾着两人往岸上赚那边船娘却去到船爆解下那两蓬芦苇,两手握着芦苇杆儿,稍稍用力地将芦苇在船舱里甩动着……

船娘的动作吸引了还未上岸的三人,一起望过来。

霹雳啪啦地一阵轻响,如落雨般,船舱里多出了许多小小的透明的东西。

“啊?”司徒溟月轻呼一声,目光转向楚泠月,见她果然一番了然在胸的表情,知道这必是她与那船娘合计好了的,也来不及追究,只将目光再次转到那些活蹦乱跳的小东西上……“这是……虾?”

“此乃目阳湖特产之一……白虾!”一个声音突兀地差进来,引得楚泠月几人同时调转视犀望过去.

通过导购(.笔记本,.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