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圣子2

那些小童,一个个明明长的不差,白色的小袍黑色的丫髻,也都整洁干净,没有什么不妥,但楚泠月看到他们却莫名地感到一种诡异和恶寒……细一端默她才发现,这些小孩子的脸上,竟没有丝毫的表情,更为诡异的是,那一双双乌黑的眼睛里,竟然没有丝毫的生气,只是两点深重的黑……就像,没有生命的某种物质。

而且,除了随动而响的那些铃铛,这些小童舞蹈也好,走路也罢,竟是没有丝毫的声音的。

楚泠月甚至下意识地去看那些小童的脚下--

果真,晴好的大太阳下,那些小童却没有一点点影子。

她这里百思不得其解,那些小童却如有号令般,齐齐地放下跪伏的民众,列队向那惨烈的惨呼声处走去。

那惨嚎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骇异,渐渐地已经无法听出是人还是兽的哀号惨嘶……让人闻之动容,听之胆颤。

那些跪伏在地上的人们,却似乎闻所未闻,或者根本没有听见,因为没有一人稍有所动。

那些白衣小童鱼贯那所传出哀号的房子,片刻,哀号声似被按了开关一般,戛然而止。

那些小童复又走了出来,只是,这一次,她们手里多了一件东西,呃,或者还可以称为是一个人。

那个人的一身衣服已经被磋磨的破烂不堪,衣袖下摆已经成了拖把状的布条,那布条上染着点点血迹,沾着一片片一块块诡异的皮肉,结合那人身上错综的伤痕,和她血淋淋的手指,那些伤痕都是自己抓挠所致。那些粘在衣服上的血肉,自然也是由此而来。

森冷嗜骨的寒意,从骨子里渗出来,侵入四肢百骸。

楚泠月疑惑不已,却也晓得这些少数民族都有她们自己的风俗,况且,据她来之前做的功课,这个越族还类似于南疆的某些少数民族,不但擅长使蛊,更有巫术,奇幻诡异,亦正亦邪,让人防不胜防。

记起另一个人,那个自己发誓要保护的人。她放下满心的疑虑,无声地移到司徒溟月身边。

见到是她,司徒溟月努力地扯出一个微笑,表示自己很好,让她不必担心。但是,这个笑容,配上那惨白的几无血色的脸,看在楚泠月眼中,却是心中一痛。说不出什么,只是伸手将他揽进自己的怀里,稍稍用力,拥紧,通过切切实实的触感,通过渐渐同步的心跳,感受彼此的存在。也用她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对方的冰凉。用这无声的也是最简单的一个动作,来表达心中说不出来的歉疚。

她轻抚他的脊背,抚慰他因恐惧所致的。

她在他耳畔轻声呢喃:月儿,别怕,我再也不放下你一个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箫声突然歇了。细碎的铃声,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整个世界似乎完全安静下来。

须臾,人群齐声呼喊出声:恭送圣子!花神庇佑!

楚泠月怀里的人儿渐渐止住了,胸前衣襟处传来的微凉湿意,让她稍稍放下心来。这个人虽说十几岁就独自挑起司徒家族的重担,亲历行商之路,但他可能见惯了风寒,饱餐过露宿,却一定没有见过方才那般血淋淋的诡异恐怖景象。

他,一定是吓坏了,却仍旧强自坚持着自己的骄傲和矜持,甚至还顾及到她的感受……

相对的,她这个答应他父亲好好保护照顾他的人,做的太差了,想的也太少了。

不管她习惯还是不习宫想不想承认,她都早已经不是一个孤零零地人了。

芳景、司徒溟月,她既然将他们娶回家,她就是他们的妻。她就应该承担起为人妻的责任和义务。爱,或许一时无法做到。但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努力地让他们快乐生活,她却是无论如何应该做到的。

她不事家寡人了,有了家人,也就有了牵绊。

再做什么事之前,她都应该设身处地为他们想想。保护好他们的前提下,保护好自己。

似乎突然间想通了某些东西,楚泠月胸中大有豁然之感。

她紧了紧手臂,轻轻地将溟月抱起,瞥一眼树下仍在跪伏叩拜不已的民众,沿着树梢,踏花行去。

是夜,安抚着司徒溟月渐渐放下心中的恐惧,睡下。

在他匀细绵长的呼吸声里,楚泠月托起他的手指,轻轻一吻,扯过毯子,给他盖好。起身走到外间。

一个黑色的影子,无声无息地飘了进来。

“那个圣子究竟是什么人?”

“嘁,我又不该你的欠你的,为什么要给你卖命?”黑衣人不屑地嘲讽着,自顾自地端了点心盘子,靠在软榻上,喝茶吃东西。

楚泠月被堵得微微一滞,随即心中了然,弯了弯嘴角,也不再急迫,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物件,靠近那吃喝正爽的人,将手里的东西,簪上他的发端。

“咦,咦,什么……什么……”那人也不管满手的油腻点心沫子,伸手就将头上的东西扒拉下来,待看清手中之物,微微一怔,随即举到眼前,边端详着,边撇着嘴鄙夷道,“什么破烂儿给我戴?啧啧,想不到,堂堂的大楚户部尚书,一国的财神爷,竟然连枝花儿都买不起,居然不知去哪里捡这么一朵残花来送人……含你难道是说我是残花败柳?”

“呃,不是……不是……”楚泠月仍旧微翘的嘴角还来不及收起,却被这接连不断地指责打击的满头大汗,连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

此时,她也看清了对方手中举着的那枝花儿,蔫蔫的不说,在怀里揣了半日,早已经揉成一团了,软塌塌的,邹巴巴的,就像一坨破抹布,根本看不出原来的娇媚和美丽了。

“骸就是,你就是!你嫌弃我是吧?你嫌弃我直接说嘛,干嘛用这么朵破花来羞辱我?你……”那人仍在不依不饶地指控,声泪俱下的控爽足以令闻者动容,听者落泪!

楚泠月一口气憋在胸膛里,吐之不出,咽之不下,又不敢大声儿,只觉得两侧太阳突突狂跳,那口气就要化成冲冠之怒,身形瞬移,一手扯落那片碍事的金面粳一手挽住他的后脑……自然而然地用自己的唇瓣,堵住了那不停翻飞的红唇……

嗯,世界终于安静了!

.

通过导购(.女装,.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