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云州花朝2

话说楚泠月携了司徒溟月,凑热闹去体验越族春节花朝节。

街边路旁,屋顶墙角,乃至身旁的每个人身上都是鲜花簇簇,人行其中,恰如置身在一个流动的花的河流之中,满眼繁华似锦,满鼻芬芳甜香。又有那一张张兴高采烈活力蓬勃的年轻的脸庞,无不带着满满的欢喜、满满的对着美好幸福的憧憬和期盼,让楚泠月和司徒溟月二人,也忍不住跟着欢喜起来,弯了眉,眯了眼。

一路,两人赏花、品花,自得其乐,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在人流之中,已经成了一道最亮的风景。

终于,在第无数个青年越族男子佯装着撞到楚泠月身上时,司徒溟月终是收回了赏花的目光,看着那肤色黝黑的小伙儿含羞带怯的半躺在楚泠月身上,一边儿紧张地连呼抱歉,一边儿娇弱无力地连站起来也难,眼中的笑意渐渐转冷。

司徒溟月能够察觉,楚泠月又哪里看不明白这些娇弱男儿的小心思,本就无意招惹,又察觉到怀里人儿微微的不自在,哪里还会理会那送上门来的‘艳遇’,眼底含笑,很巧妙地伸手格开那个男子,身体轻轻一滑,避到了司徒溟月的另一侧,其间还很顺便地凑到自己男人耳边悄声道:“月儿救我!”

司徒溟月微微一愣,脸上的乌云霎时尽散,清瘦的小身板忍不住还挺了挺,也不说话,只含笑冷眼看着那个越族美人儿茫然地站起身,脸色阴晴不定,愣愣地看着不知何时换了位置的两人,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那男孩子似是终于回过神来,稳住自己脸色,叉手微施一礼,道:“小弟凤兮贪恋花色,走路没留神冲撞了哥哥,还请原谅。”

这云州虽说地属大楚,但因绝大多数都是越族人,说话卷舌音很重,外人极难听懂。这个凤兮开口,却是一口极标准的大楚官话,让楚泠月和司徒溟月俱感意外。

楚泠月只是拥紧了怀里人儿,目光再无其他,摆明了全权交给司徒溟月处理。司徒溟月也无法推辞,惯于征战商场的他,倒也不惧,微微一顿,神色平静道:“哥哥不敢当。我这摔打惯了的,碰一下倒无妨。只是花朝节,本是喜庆之际,凤兮公子的身体看着柔弱,若是真的摔坏了,就未免太扫兴了。凤兮公子还是多多注意些,放重了脚步,看好了路面,谨慎些走路才好。”

凤兮目光一闪,脸上的笑意不减,反而将一双大大的黑黑的亮眼睛弯了弯,嘴角咧开,左侧一个小小的虎牙,点头道:“哥哥提醒,凤兮感佩,今后必定谨记在心。”

说着,从自己的腰带上解下一个精致的翠绿金丝绣小荷包,双手捧着举到司徒溟月面前,笑嘻嘻道:“凤兮自觉与哥哥一见如故,又难得的哥哥好意提醒,凤兮身无他物,这个小荷包儿是凤兮亲手绣的,送给哥哥吧!”

这凤兮一番作为,着实出人意料,司徒溟月微微蹙眉,正迟疑着怎么开口拒绝,那边儿凤兮弯弯的嘴角一跨,两只黑亮的眼睛里霎时聚起一层雾气,雾煞煞水漉漉地,眼看着就要大雨滂沱,珠泪滚滚。怯怯地开口,还带了重重的鼻音,“我,我知道,哥哥是从大地方来地人,哥哥不要凤兮的荷包,一定是看不上凤兮粗糙的手工……要不就是,哥哥根本看不上凤兮这个山野小子……”

话未说完,大滴大滴的泪水就夺眶而出,一双双一对对地扑腾下来,挂在仍带着一丝残晕的脸颊,恰似娇花带雨,竟生出别样的一种美来。

这一闹,司徒溟月也暗暗感到自己有些言重了。人家一个质朴的孩子,说不定真的是不小心滑了一跤呢。

心里有了惭愧之意,司徒溟月的脸上,也无法保持那冷静的淡笑模样,微微带了一份焦躁和悔意,一边说着:“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一边伸手就要去接那只小小的荷包。

只是,他的手与那荷包正要触未触之际,却不防另一侧一直当壁花的某人,突然手臂一紧,将他揽进怀里,一边笑道:“这位公子,你的话言重了。你这荷包绣工精湛,用料考究,绝非俗物,我们夫妻二人与公子萍水相逢,哪里能生受您这么贵重的礼物。您的心意我们领了就是。在下还要带夫郎去曲江看花船,就不多刮噪了。告辞!”

说完,目光状似无意地掠过那梨花带雨的凤兮,不理会他一惊之下忘记了哭泣,揽紧司徒溟月,扭身走开。

那双乌黑透亮的眼睛默默地望着渐行渐远的两道背影,女子的背影是那般温柔地紧紧揽着她的夫郎,虽在人群中穿行,却足以护的那个男子不受丝毫的碰撞伤害……

他看到,那人侧脸凑到夫郎耳畔低低地说了些什么,惹得对方身形一顿,娇嗔地轻推她一把,却只换的她将他搂地更紧……

他看到她将她自己头上的山茶花和他头上的杜鹃交换了,以明身份……他的目光即使看不清,却也知道,那个微垂着头的男子,此时定是满脸,眼波醉人……还有那满的都能溢出来的幸福和甜蜜……

“哎,小郎君,怎地孤身一人?是不是芳心寂寞,无以慰藉……嘿嘿,不如,让姐姐我来陪陪你如何……”一个惫赖的声音在凤兮身后响起的同时,一只泛着油光的肥猪手,已经摸了上来……

“去死!”凤兮怒喝一声,将手中的早已经变了形的荷包抛出去。那个地痞女见一物飞来,下意识地接住,低头一看,竟是一只破烂的荷包,登时一阵恼怒,抬起头来,欲找那个戏弄自己的小郎君算账,却只看到满街的花开繁复,哪里还有那个小郎君的身影。

悻悻地扔掉手里的荷包,荷包掉地的刹那,金光耀目,让她猛地醒过神来,急忙俯身将破荷包捡了起来,仔细一看,见那荷包上精致的金丝图案,终于咧开了嘴。还不算太折本儿,这荷包虽然烂了有些可惜,不过仅仅这上边的金犀也能换几两银子,够她几天花用了。

翻了翻荷包,从里边挖出几片样的东西,满足地塞进嘴巴,女子终于哼哼唧唧地摇晃而去。

楚泠月二人且走且玩,不时地说几句话,也一起品评一下街旁的花草,不急于参加什么,倒是格外的安逸。

眼看着太阳已经稍稍偏西,楚泠月暗衬定数了午时了,走了一个上午,她倒不觉得什么,身旁的人怕是早就累了,只不过要强和害羞让他咬牙隐忍罢了。

这么想来,楚泠月似乎才发现了一个情况,就是这花朝节上,有人参加各式杂耍、游戏,有一群群人对歌、对舞,有人三五成群地挤到一起叽叽咕咕说话,还有人已经找到了自己心上爱侣,找个僻静的地方谈情说爱去了……万众欢乐,千般畅快,却独独没有看到一个摆摊子卖吃食的,哪怕连个卖茶水的都没有。

楚泠月二人前两日也曾上过街,她明明记得,那时的云州街市,虽无法与大楚京城的繁华比拟,但挑担的摆摊的,还是数不胜数,甚至,她还和司徒溟月选了两种特色吃食品尝:一种叫猫耳朵炸糕,另一种好像叫什么棕米兹吧。记得,当时,司徒吃了还小声地赞了一句那个兹吧甜糯爽口。

正犹疑间,猛地听到远处不知谁喊了一声:圣子降临了!

随着这一声喊,本在大街上悠游的人们,顿时如打了鸡血般,激动地连连呼喊着,向着那个喊话的方向跑去……霎时,满街鲜花变色,无数芳魂凋零,只有一声声激狂的呼喊甚至哭喊声,如浪潮般此起彼伏,一波又一波的,向着某一个共同点目标汹涌而去。

·······················

粟粟送上第二更,祝亲们圣诞快乐!

.

通过导购(.笔记本,.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