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这一次,司徒溟月仍旧如同行商之时一样,没有带侍童。楚泠月也不是太习惯身边跟着几个人伺候,虽然带了几个小厮,却大都只是负责打扫卫生,洗洗衣物之类。起居洗漱都是她自己完成。故而,也没有考虑到为溟月准备一两个伺候的人。

离开溯州第二日将近午时,楚泠月仍旧不见司徒溟月出舱用饭,不由担心。想想昨晚自己扶溟月进舱之后,溟月说的那一句话,又是心痛,又是悔愧不已。

--溟月说:“溟月知道自己是谁,从未肖想什么,大人尽管放心。”

--那是,她曾经自以为是对司徒溟月提出的要求:假做夫妻,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

楚泠月举着手,内舱门前,不过是一张薄薄的丝帘,此时,却仿佛一道深不可越的鸿沟。还是她自己挖的鸿沟。

舱外,小厮承安的脚步声渐响渐近,在舱门外停下,随着声,承安恭敬地声音响起:“大人,午膳已经备好,请问大人是否现在传膳?”

“唔……”楚泠月低低地应了一声,随即似乎突然醒过神来,又在承安回应前补充道:“稍待片刻吧。”

“是。”承安应着,离开舱门几步,站在甲板之上静候。

楚泠月这里也终于鼓起勇气,抬手掀起内外舱之间的丝帘--好几位同僚在一条船上无法遮掩行藏,她只有与司徒溟月住在一个船舱,只不过,她住外间软榻,司徒溟月住内间大床。

这个时代还没有玻璃,仅有的一扇木窗也遮着厚厚的帘幔,黯淡的光线下,楚泠月的目光扫过,不大的船舱中的情形就一览无余。却没有司徒溟月的身影。只有那低垂的床幔,依旧严丝合缝。

楚泠月故意放重了脚步,慢慢地走近床爆低声呼唤:“司徒……起床了!”

的人儿没有回应,但粗重的呼吸听在楚泠月的耳中,让她心头一跳,完全顾不上多想,伸手掀开床幔,暗影里,记忆力昨晚那张青白的小脸,竟烧成一片火红,淡眉紧蹙,双手正紧紧抓着锦被,身体因为痛苦而微微的着……

“月儿……”下意识地急急呼唤一声,楚泠月伸手扶上司徒溟月的手腕,眉头渐渐蹙紧……思虑太过,肝火内焰,复又外感风寒,外邪与内火共炽……

酒液擦身,端汤喂药……高烧退了又复,楚泠月寸步不离地在司徒溟月床前伺候了整整两个日夜。当司徒溟月终于从那一片仿似炽烈火海中挣脱出来,安静地睡了一觉再复醒来,张开眼睛的刹那,陌生的环境让他暂时一片茫然。

是谁在他的梦里低低地说话,请求他的原谅?

是谁说从此后要好好照顾他,再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那个声音似乎很熟悉,但是,为什么他不记得那个声音的主人,却因为这些话而感到一阵阵欣喜?

环顾四周,眼窝里仍旧干涩。

这是哪里?为什么他身下的床在微微摇晃?嘴里好苦,喉头发干,好想喝口茶,润润喉咙……

“茶……”

靠在床侧的某人被这极轻的一声低喃惊醒,蓦地坐起身来,瞬间明白那个声音的出处,心底呼啦啦涌上无限的欣慰和欢喜。

“月儿,你醒了?”楚泠月一脸惊喜地看看司徒溟月,确认他这次是真的清醒过来之后,才意识到,刚刚他似乎是要喝茶,急忙问,“月儿要喝茶么?我给你倒……”

慌慌张张起身,带倒了身下的凳子,哐啷一声。她也顾不上扶,从舱中的小几上取过一个用毯子里三层外三层包裹着的茶壶,倒了一杯白水,飞快地送到司徒溟月唇边。

“月儿,你吃药不能喝茶,先喝口水,外边的炉子上炖着素粥,我待会给你去取来。”

司徒溟月张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忙碌的女子,她的衣服滚满了褶皱,她的头发凌乱,甚至有一缕还贴在她的唇角,但是,这一切却都无法掩饰那从心底流露出的欣喜,让她的眼睛分外明亮,整个人似乎都散发出一种光彩--让人温暖而安心。

楚泠月看着,那张本就清瘦的小脸,因大病一场越发消瘦的只剩巴掌大小,一双眼睛也就越发显得大而黑亮,又带着一点儿雾蒙蒙的,就那样怯怯地望过来,就如一只彷徨的小鹿。包裹着心房的那层坚冰,竟有了一丝碎裂的痕迹……那是她从心底泛起的一丝丝。

司徒溟月的病渐渐大好。只是,楚泠月却再也不许他随意站在船舷处吹风。每日三餐,外加药补食补,都是她亲自监督炮制,然后看着他一点点吃完。也在天色晴好的中午,用暖和的轻裘裹紧,揽着他,坐在船头,看流水青碧,看两岸。

渐渐地,司徒溟月已从一言不发,到慢慢回应,再到娓娓而谈,给楚泠月讲一些行商途中的见闻趣事儿,也听楚泠月讲一些不知所以的地理传说,甚至,当其中某一个人讲到中途无法继续之际,另一个还能很顺溜地接下去……

过三江五湖,一个半月后,楚泠月终于踏上了南邵州的土地。

这里已是一派南国风光。温暖的阳光,葱茏茂盛的树木,五颜六色的鲜花,还有两岸那一群群衣饰鲜艳的越族少男少女的歌声……恍惚间,就仿佛楚泠月曾经到过的西双版纳……

司徒溟月似乎也完全抛开了家族身份的桎梏,一张被楚泠月养的稍见圆润的小脸,洋溢着欢喜无限。

他的一只手被楚泠月紧紧握着,另一只手,指着岸上的竹楼、榕树、还有那座座掩映在绿树丛竹中的山寨,小脸兴奋地绯红。

楚泠月一边应和着,目光看到他的鼻尖因兴奋而沁出的几滴细汗,心底逾胜。自然地抬手,将他耳畔的一丝乱发扶正,又用手帕轻轻地拭去他鼻尖的汗珠,轻笑道:“月儿喜欢,我们就多在这里住些日子。我带你一处处看遍,可好?”

“唔,真的?”司徒溟月兴奋地回头,对上两道包涵宠溺的温柔目光,心中一跳,倏地低下头去,一层淡淡的粉色,渐渐从脸颊上晕开,染红饱满的耳珠,染红那完细腻白皙的颈子……

楚泠月眼中的温柔逾甚,心外那道坚硬冰冷,渐渐融化……

.

通过导购(.内衣,.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