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送给你了

且说,楚泠月回到翰林街自家小院,未进屋门,已听到房中有人轻轻抿茶,嘴角一挑,心道,这个的腿脚倒是快。明明知道契国送了镇国之宝来进贡,她还能这么沉得住气儿,也实在难得了。

墨见了楚泠月空着两手回来,衣袍的一角还沾了几星儿灰尘,不免嘲讽几句,楚泠月素来知道她的毒嘴,倒也不在意,一笑之后,自顾着上床睡觉去了。

如此,楚泠月连续几晚都去契国驿馆中探查,却每每找到到一点儿宝物的踪迹。到了第六天上,她不但已经将契国皇子房中各处搜查了仔细,就是那些护卫们的房间,也被她用调虎离山计诳出来,进去搜查了一遍,却仍旧无有所获。再次来到契国驿馆,她没有急着搜查,而是带了一瓶桂花酿,坐在球形的屋顶之上,半倚半坐着,一口一口地慢慢抿着,半眯着眼睛,竟似是闲来无事,专门找了这么个地儿喝酒来了。

天色已近四更,各房中气息具已沉稳绵长,显然都睡熟了。

楚泠月再一次熟门熟路地走进皇子寝室,依旧是烛火明亮,依旧是富丽堂皇,依旧是美人安睡,楚泠月也如常在房间里细细搜寻,这一次,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事件打扰,她足足搜了近半个时辰,终于从梳妆台的里,找到一个赤金镂花满嵌宝石的盒子,无声地咧咧嘴角,随手揣进怀里,满意而去。

在接下来,契国使臣和皇子的接待,被皇帝排上日程,楚泠月跟着持安排,诸项礼仪用品,又不能太简,以免显得大楚朝寒酸,又不能太脯对方毕竟是战败国,太高了就有抬高契国的嫌疑了。

还有那齐青溪,也不知怎地,没去找女皇,还是找了女皇没得到明确地答复,反正是缠着楚泠月,让她安排银两,更换军队的武器和装备,让她远不得近不得,实在比接待契国使臣还要头痛的很。

一晃,又是十几天过去,楚泠月好不容易打发了齐青溪那块狗皮膏药,又和鸿胪寺的主事官员细细协商了与契国谈判的细节,包禀了女皇,再回到家,已近亥时。

随意地吃了点鸾儿送上来的晚饭,洗漱之后,直接上床睡觉。任那墨冷冷地坐在那里,也不理会。

丑时三刻,见嘲讽挖苦终激将诸法皆无用处,墨干脆抬脚离开。

又过了半个时辰,楚泠月猛地睁开眼睛,那双暗淡的烛光里的黑色眸子,就如两汪潭水,幽深明亮,闪着熠熠地光辉,让人实在无法和一个刚刚睡醒之人的眼睛联系到一起。

红纱帐中,美人酣睡。

楚泠月再一次寻了一遍,终是在墙上拿了一把极华丽的金刀,心满意足地,施施然走出一层层纱丽帐幔……

熟睡的人儿,未曾睁眼,嘴角已经弯起一个大大的笑纹,若是细听,甚至可以听到压抑的低低的笑声,从嫣红的溯州闪缎下的胸膛里发出来。

好一会儿,金发的人儿似是终于止住了笑意,那两排长长的弯翘睫毛颤了颤,缓缓张开,露出一双潋滟的天蓝色水眸。然后,那人掀起锦被,跳下床来,黑色的绸裤中,两条腿笔直修长,衬得那身子,更仿佛一棵挺拔的松。

他下地的同时,手中已经扯过一件黑色短打上衣,迅速穿在身上,正欲抬手将一头金发束起,突然,身后一声轻笑,如风。登时僵直了身体。

身后的人靠的很近,那细微的呼吸,似乎一下一下拂在他的后颈上,仿佛灼灼的热气,令他的背上禁不住慢慢渗出一层汗来。

半会儿,金发男子渐渐放松下来,松开手中的金发,慢慢转回身,蓝色的眸子,略带紧张地望过去,恰对上一双戏谑含笑的黑色眼睛,对着他眨了眨。

金发男子呼吸一滞,本就玉白的面庞更是白的透明,那双蓝色的水眸,下意识地眨了眨之后,才意识到不对,终是暗暗深吸一口气,冷了脸道:“姑娘深夜到我的寝帐,究竟为何?”

不等楚泠月回答,男子接着道:“殿外即有密卫无数,姑娘若……”

只是,他的话未说完,就被对面的女子挥手打断。

“我要是在意你的密卫,我还会到你这里来么?”楚泠月大咧咧地靠近一步,抬手在男子颌下虚虚地一托,勾着唇角低声笑道,“况且,如此绝色,即使……赔了性命也是值了地。侬不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么?”

男子脸色变了变,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目光嫌恶地盯着眼前涎着脸的女子,冷冷一含怒喝道:“你别忘了,我是谁!”

女子甩下手,转身,哈哈一笑,“哦?你是谁?”

“我知道,你是契国的皇子!契国的镇国之宝!”

金发男子瞪了楚泠月一眼,似是说,你既然知道,就识相点快住

却没想到,楚泠月盯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眯,脸色郑重道:“你再受契国国王宝贝又如何?你还不是被当成了筹码送到了大楚?你难道不知道,你今后的生活,完全任由楚皇一句话么?一个战败国的皇子……还不如平民百姓家的儿子。”

说到最后,楚泠月的声音里竟带了一丝感叹和伤怀!

金发男子也收敛了神色,长长地睫毛垂下,遮住了两波潋滟……半晌,他终是再次开口,声音却意外地淡定和平静,“我是契国的皇子,这是我生来就背负的使命……”说完,唇角一勾,弯出一个浅浅的笑纹,看在楚泠月的眼中,却分外地心酸。

她很想恨恨地怒骂:挑起战争的是契国的女人,为什么打败了,却要用男儿一生来恕罪?

她很想拉住这个男子的手,带他离开这畸形的世界,将他到一个自由的地方,任他金发飞扬,任他笑弯了眉梢眼角……

半晌,怒火终是压下去,再瞥一眼,那挺拔的身影和那低垂的双眸,楚泠月转身,抬手,赤金嵌宝妆盒直直地抛出,在男子下意识接住妆盒后,怔忡的目光中,扬着手里的金刀,晃晃,边向外赚边道:“那个我玩够了,这个我借去玩几天,就给你送回来!”

身后,那金发男子目光再一次滞了滞,唇角缓缓绽开一抹笑,低声道:“不用还了,那个,送给你了!”

“呵呵,那就谢了!”最后一个了字传来,已是人影飘渺,只有夜来的微风,吹动层层纱丽,荡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如云,如水。

.

通过导购(.女装,.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