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奉旨接待

看清大殿外等着她的居然是刚刚凯旋回朝的征西大将军齐青溪,楚泠月微微一愣,不明白正圣眷正隆,荣宠无限的大将军为什么等她,但一年多官场的历练,还是让她下意识地微笑回礼。

“下官见过侯爷!”齐青溪回朝之后,大兴帝赐封其为武定侯,一等侯,仅次于王爵。“不知武定侯有何吩咐?”

“楚大人不必多礼,青溪有事需与楚大人商讨……此处非谈话之地,楚大人若无宫中事务办理,不若我们边走边谈,如何?”

身居朝堂一年有余,楚泠月当然明白,大楚朝堂也是分派系地。

以安思粟安丞相为首,各大部院、各地州府官员组成的相府派;

以文渊阁大学士太女太傅程鸿绪为首,翰林院、御史台官员组成的清流派;

再就是以原安边伯齐行远(齐青溪之母)为首,边关武官将军组成的武官派。

这其中,相府派官员大都位居要职,人数众多,似乎是势力最强大,但清流派的程太傅却是当今皇夫程清秋之母,虽说皇夫极少参言朝政,清流派也多数是言官,没有什么实权,但势力也不可小觑。相对的来说,武官派中大多在边关镇守,虽说手握兵权,却毕竟远离京城的权力中心,势力算是最弱的。但此次西边大捷之后,不但齐青溪直接封了一等伯,就是他手下的将领也都恩赏有加,升级加官,势力竟也有直逼朝中另外两派之势。

明白是明白,但楚泠月却没有明确地参与到任何一派,虽说她新娶了皇夫嫡子,但毕竟这层关系与女皇更近一层,那程家也没有来兜揽她,她也就算不上程派一员。朝中内外又都知晓,先时,她抗旨拒了与丞相府的联姻,想来,她成为安派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这剩下的齐派,如今安边伯齐行远年事已脯几不理事,新任安国侯寻她议事……其中,不能不让人怀疑,与派系之争有什么关系。

不过,楚泠月从未想过什么争权夺利之事,就连现如今女皇加在她身上的诸多,她还一肚子腹诽不乐意呢,对于派系之争更是避之不及。如此一来,心里坦然,行动表情也就自如,随答应着,拘礼跟在安国侯身后半步,向着宫外走去。

齐青溪已经换下盔甲,着了一等侯爵的紫色织金妆花溯缎衮袍,五龙攒珠金冠缎带系在颌下,愈发衬得面如冠玉,朗眉星目,英挺俊逸。

与楚泠月一路走着,齐青溪却迟迟没有开口。

楚泠月从卯时起床早朝,劳心劳力一上午,也正惫赖,干脆来个敌不动我不动,只闭嘴跟在齐青溪身后,反正,谈话要求是对方提出来地,他都没有开口,她不说话也不算太过失礼。

两人不紧不慢,堪堪走到宫门处,齐青溪突然停住脚步,转回身对楚泠月抱手施礼道:“此次边关战事,多多仰仗楚大人协调供应军饷及时,青溪在此代边关将士谢过了。”

楚泠月只不过是二品,哪里敢受他的礼,侧身避过,回礼道:“将士们在边关浴血为国,下官不才,身为大楚臣子,不能上阵杀敌已是惭愧,军饷粮秣不过是下官职内之事,安国侯大礼,下官不敢生受。”

齐青溪也不理会她的推却之词,再次深施一礼,道:“青溪此次还有个请求。”

楚泠月心中一跳,却仍旧恭谨道:“安国侯有什么事务……只要下官力所能及,必当尽力而为。”是力所能及,还说了尽力而为,可没有表明必定会答应。

“此次,虽然西边大捷,契国纳贡和亲,但束融、黑力诸部却仍对大楚锦绣河山虎视眈眈。边关将士枕戈以待,戍边守疆,日常军饷粮秣却并不充裕。不说箭矢兵器缺额,就是将士们的吃食,也不过是三等糙米。冬衣营帐也都陈旧破烂。如今京城气候尚暖,但西北气候却在八月已经飘雪,如今更是大雪封地……束融、黑力诸部皆为马背胡夷,习惯西北寒冷,又加之弓马娴熟,几乎是全员骑兵。而我大楚之骑兵,不过兵丁之二成……若非如此,此次西征,十万将士也不会永眠荒漠……边关将士保家卫国,自当浴血疆场马革裹尸,若是因为军饷供应短缺而死,着实令人痛心疾首!还望楚大人周旋,尽快将冬季军饷发往边关。”

十万将士永眠荒漠?楚泠月当然知道打仗是要死人地,但死亡十万,却仍旧让她吃了一惊!十万人,那该是多少个家庭破碎,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多少芳闺从此垂泪……

可怜永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将士戍爆军饷自不应短缺……”楚泠月满口答应几乎冲口而出,却在说到一半时,戛然止住。

如今户部之事为她一力主持,若只是保障平日里的军饷供应自然不在话下,但听齐青溪话里的意思,竟是要添加粮秣,更新冬衣,添加武器装备和马匹……还有,齐青溪虽然只提了西爆但大楚东面临海,南、西、北皆有邻国接壤,戍边将士足足八十余万,西边儿的将士换了新衣新帐,南边和北边的将士就能安心用旧的?这算下来……楚泠月暗暗吸了口冷气,脑子飞速转动,琢磨着合适的遣词。

顿了顿,楚泠月道:“回侯爷,冬饷九月末就已起运,此时大约已到边关。冬衣也是备了地,只是下官失职,没想到边关情形如此困苦,下官回衙即刻督促采办,加送冬衣过去,保证将士不至于挨冻。”

齐青溪看着眼前年轻的户部天官,眉头微微一蹙,仍是平复下来,再次道:“楚大人大义,青溪谢过……只是,那武器、马匹……”

楚泠月一个头两个大,哪里能让他再次说出来,急忙拦住他,拱手施礼道:“安国侯,将士戍边为国,下官自当尽力保障粮饷供应。但武器马匹之事,实乃非下官力所能及。此事,尚需兵部报备,圣上批复。下官方能勉力办理,还望安国侯体谅。”

好不容易摆脱了安国侯的纠缠,楚泠月返回户部办差。既然答应了齐青溪追加军饷,她心里也真的知道戍边的将士不容易,自然将这件事放到首位处理。幸好国库里有钱,她这样调度也没有超出职责,还有女皇恩赐的粮饷正要采购送往前线犒军,她做些添加也就成了,倒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处理完这些事,天色已晚,她走出衙门,门口的轿子已经等着了。

自从芳景嫁过去,家里就备了轿子,只不过她居住的小院窄小,车轿马匹之类一应物品具在皇子府安置,每日里,却不用楚泠月心,总能按时等在门口,让楚泠月不得不暗叹皇家会调教人。

她走到轿前,正欲上轿回家,一名小内侍匆匆走来,气喘吁吁道,皇上召见。

不得已,楚泠月只好匆匆赶进皇宫见驾。

半个时辰后,楚泠月黑着脸走出宫门。内苑卿楚泠月,奉旨主理纳贡和亲事宜!

.

通过导购(.减肥品,.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