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望断

当晚,楚泠月却没能去见安卿尘。

楚泠月默然走出皇宫,一辆车慢慢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离开宫门侍卫的视犀赶车的车妇加了一鞭,马车绕到楚泠月身前,希律律停下,楚泠月还未抬头,刘慧已经从车辕上跳了下来,刚欲张嘴大笑,复又生生忍住,肃整颜色,走向楚泠月身前行礼。

“楚大人,您这是要回府么?请上车,我送您。”

楚泠月愕然抬头,就见刘慧站在眼前。

她本不是擅于掩藏情绪之人,此时却因着自家少东家的婚事未办,作为娘家人,她少不得也得矜持一些,却又无法掩饰心中的欢喜,脸上的神情不免有些扭曲诡异。

瞥一眼刘慧身后垂着湖青色贡缎帘子的车厢,楚泠月心里略一盘桓,点点头答应下来。

三更鼓响,司徒溟月仍旧无法入矛干脆披衣起身,慢慢走到窗前。

夜半冷风吹着屋檐呜呜作响,隔着窗棂上的麻纸望出去,夜色暗沉,几乎是一丝光亮儿也无,就像他的前路。

······

楚泠月回到家,才记起定采招标之事未曾向皇夫禀告。苦笑着将自己扔上床榻,身心俱疲的她再也不想动上一动,昏昏然地,却又觉得脑子里乱哄哄闹成一团,根本睡不着。

似睡似醒间,一阵疾驰马蹄声打破深夜的寂静,惊起犬吠声远远近近。

大楚虽然泰顺,却也一贯有宵禁之规。入夜三更后,若无官府执照,是不许随意上街游走的,如有违禁宅守夜巡逻的兵丁可当即诛杀。更别提什么深夜奔马。

楚泠月一惊坐起,正不得解处,就听得门外嘟嘟的声音走近门前。程婶老迈昏沉的声音隔门传进来:“是驿兵。大人不必多虑。”

“驿兵?可是传递边关军情的?”楚泠月问出口,就听程婶答道:“是,应该是八百里加急!听方向,是从白寅门而入,该是西边儿来的消息。”

西边儿……楚泠月答应着,让程婶自去休息,心里慢慢回忆自己在书中看到的这个世界的地理方位……大楚如今算是上下清明,一直也没听说有什么谋逆起义之类,国内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那么,就应该是邻国间的交恶。

大楚西边与契国接爆从西边来的飞马快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楚契两国打起来了。同时,她还记起,这契国其实也不太算竖家,充其量只是游牧民族的部落群,很有些类似古代匈奴的意思。

转而,又想起自己不过是负责皇室一应事务的内苑卿,两国交战的事儿再怎么着也寻摸不到自己身上,与己无关,管它作甚。

又复躺下,她却暗暗地下了决心,战乱战乱,有战即乱,她还是尽快找到七星石回现代才好。

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睡过去,也不知睡了多久,仿佛只是一眨眼功夫,咚咚咚的声,将她从睡梦中惊醒。

她听得程婶奔出来,一边窸窸窣窣地穿着衣服,一边去应门。

门口喁喁的说话声不脯她也听了个大概,另一个沙哑的声音,她听着耳熟,倒像是女皇身边那个宫侍。

关系到女皇,她不敢迟疑,不待程婶回转,起床穿衣,走出门去,才看到屋外仍旧是一团漆黑。

程婶正打着一个灯笼摇摇摆摆地跑过来,楚泠月的目光觑过去,只见门外一盏灯笼上,光线明暗间,透出一团明亮的明黄--署理内苑的她自然明白,那是只有皇家可用之物。

曙光一分分透出来,院子里的花木山石,慢慢清晰起来。

俟画走到窗前默立一夜的清瘦背影后,放柔了声音劝慰道:“公子,侍琴和奴给您做了您最爱的馄饨,您在小厅里用可好?”

窗前的身影犹如一杆竹,柔弱纤瘦,却自挺拔不折。俟画的话竟似没有听到一般,一动未动。

俟画心下哀然,无声转首,与侍琴相视一眼,转身悄声吩咐小侍童九儿去正房延请主夫前来。

九儿答应着出门,不多时就转回来,说主夫刚刚起身,一会就到。侍琴俟画也无心管他,随手将他打发下去。

九儿走出门,和正在洒扫院子的另一名侍童四儿招呼。

四儿应着,又低声道:“唉,看着楚大人那么喜欢咱毛子,为什么拒了皇上指婚呢?”

九儿一脸的神秘,接道:“你还不知道吧?我刚刚去正房听到大人正和主夫说呢……”说到这里,九儿四下看看,确认周边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当年,楚大人救了咱家公子,却被误认为拐子,送到府衙大牢里去了。你不想想,府衙大门是什么地方?从那里出来的,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

“啊……”四儿一声惊呼被九儿握住,拖拉着走到院子的角落里去了。

俟画侍琴彷徨期盼着主夫尽快过来,都没有留意外边两个小侍的低语,窗前的那个清瘦身影却仿佛遭了雷击,僵直石化片刻,一股冷意渐渐从心底升起蔓延,直到全身,连手指尖儿仿佛都冻僵了。

当年的一幕幕在他脑海里浮现。

一直以来,那个只有十岁的女孩子的并不宽阔的背,仿佛是他今生感到最最温暖安心的所在。如今,这点点温暖,也轰然散去。

原来是这样地。难怪月姐姐会拒婚。难怪月姐姐宁愿收一名商人之子也不要他。难怪……

折磨撕咬了一夜的疑问得到了答案,却也瞬间将他心底最后一点儿侥幸和奢望之火也浇息。恩将仇报,几乎要了性命……对方不责怪他不仇视他已经万幸,他怎么还敢奢望与她相携一生?与他一起看日落日出,看花落花开?

那个仿佛化成了石像的身影,终于,慢慢转回头来。

“侍琴,俟画。”听到公子的声音,俟画侍琴以为安卿尘同意用饭,都是一阵欢喜。

公子声音虽然暗沉嘶哑,觑着神色也自是憔悴疲惫,但好在他终于肯开口,若是再肯用饭,那就说明已经转圜过来了。公子年级尚幼,今后自然就会放下这段孽缘,凭借丞相府的门第,公子的人品,另觅佳妻又有何难?

两个小侍正欢天喜地,一迭声地吩咐伺候梳洗备饭,安卿尘却摆手止住了他们的忙乱。神色漠然道:“不必张罗了,你们替我收拾几身素衣,吩咐备车,送我去法门寺吧。”

.

通过导购(.笔记本,.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