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峰回路转

皇夫宣召司徒溟月,着实大出楚泠月意料。看来自己这欺君之罪是跑不了了。只是,她此时还在想,不知道在这里被砍了头后,是不是就能回到现代去呢?

安思粟毕竟是宦海沉浮成精的人,她很镇定地谏言,女皇和皇夫尽可先进晚膳,以免饿坏了尊体。接着又不知怎么劝的皇子芳景终于不再门外拗着,去换了干衣服,服了御寒的药物。

只是,不管诸人做什么,都似乎根本忘记了楚泠月这个人的存在。

御赐晚宴本有她的份儿,此刻也只能干看着,皇上、皇夫和丞相父子都坐在高堂之上,一道道山珍海味,经过楚泠月的身爆流水价传上去……

她跪在那里,看着这幅情形,只有忍着饥饿,暗暗苦笑的份儿。

卿尘默默地坐在安丞相身后的小几上,垂着头,手里的筷子似乎毫无意识地戳几下碗中的米饭,然后,终是忍不住红着眼睛看一眼堂下跪着的那个身影,心中又苦又痛,眼泪再一次禁不住地滑落……

很快,堂上一餐晚膳还未用毕,那个领命出宫宣司徒溟月进宫的宫侍已经在门口复命了。

女皇几个仍旧优雅地吃罢晚膳,这才宣司徒溟月见驾。

直到此时,楚泠月才明白,作为庶民,又是商人身份的司徒溟月并不能面圣。所谓的见驾,只不过是在绛雪轩大堂外的廊檐下遥遥跪拜,甚至,门口的锦棉帘子都没有打起。

这样一来,楚泠月连最后想与司徒溟月使个眼色,给个暗示的可能都没有了。也就彻底地灰了心,就等着女皇一怒下令诛杀了。

心灰之间,女皇身边的内侍官奉旨到门口问询:“下跪何人?”

“回皇上,庶民溯州司徒溟月!”

“你可认识内苑卿楚泠月?”

“……”司徒溟月略略沉默片刻,堂上静默一片,不管表情如何,却都不能掩饰各人对答案的关注。好一会儿,司徒溟月的声音再次响起,“回皇上,庶民认识楚大人。”

“你们是何时结识?”

“回皇上话,去年夏初,庶民行商至边境,路遇楚大人并结识。”

司徒溟月所言与楚泠月的毫无出入,堂上之人或暗暗放心,或心中酸涩,不一而足。

转瞬,又听到那内侍有问:“司徒溟月,你与楚大人是何关系?”

这一句话问出来,堂上诸人不由地都屏住了呼吸。

“回皇上……庶民与楚大人……初识既情意相投,后又在京城重逢,都是欢喜异常,虽碍于大人与庶民身份不便……但,具知彼此情意不渝。”

此话说得,让楚泠月一阵阵冷汗淋漓。她仿佛站在一根架在火海上的钢丝上,稍不小心就会堕入火海,尸骨无存。

正忐忑着,还不知那内侍还要提问什么,堂上一直阴沉不语的女皇突然呵呵一笑,朗声道:“好一个情意不渝……好一个不畏权贵,重情重义的内苑卿!”

“既然,楚爱卿如此重情义,朕也不能做那棒打鸳鸯的恶人。这样吧,朕玉成这份姻缘,指司徒溟月为楚爱卿侧夫,待皇子和丞相爱子大婚之后,另择良辰完婚。”

“皇上……”

“陛下……”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楚泠月意外抬头,就见那绯色的清瘦身影,颤巍巍地跪在堂上。她不知卿尘为何突然出声,微微一愣间,就听卿尘带着浓重鼻音,语气却极其坚定道:“陛下,卿尘无德,不敢与皇子并肩。恳请陛下撤回卿尘的指婚。”

“尘儿……”安丞相低喝一声,急忙起身跪倒,“皇上,尘儿年幼无知,言语无措,万望皇上宽宥。”

“陛下……卿尘其实一心向往佛经典籍,甘愿青灯古卷,度此一生,乞望陛下恩准。”

“尘儿……”安思粟急了,连连开口呵斥。

“嗯……安相,既然卿尘公子有此宏愿……”女皇却似根本没有注意到安丞相的焦急之态,神色平和,似就要准了卿尘出家的请求。

“皇上……”皇夫微笑开口,阻住了女皇为出口的话,“卿尘年幼,或许所想只是一时意气,不若让这孩子去往敕造法门寺佛前侍奉,过上几年,若他心性挚纯,确已抛却一切尘念,届时再赐他不迟。”

皇夫如此说,安思粟焦急地猛点头,“皇夫所言甚是,老臣恳请皇上恩准。”

女皇看看地上叩头的安思粟,目光隐晦,沉吟片刻,方才开口道:“好吧,就依皇夫之意。”

愣怔半晌的楚泠月至此方才缓过一口气来,她狠狠地盯了那个跪在地上的绯色身影,心里暗恨,今夜定要去丞相府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臭孩子。出家可以随便说说的嘛?

只是,转念,想到卿尘如此之举,皆因她拒婚而至,心下又忍不住揪扯着一阵阵疼。

难道她拒婚错了么?

不,他还是小孩子,他根本还不明白什么是婚姻,带他大一些,自然会有自己喜爱的人,有他自己圆满的幸福。

推无可推,拒无可拒,楚泠月走出皇宫时,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的。一路上,无数宫侍侍卫向她道贺,她也是机械地随意寒暄而过。

走到家里,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她楚泠月就要结婚了,而且还是一女两夫……

.

通过导购(.笔记本,.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