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一指二夫

一时间,楚泠月有些懵。

正发楞呢,一声厉喝再次响起:“好大胆!见了皇上皇夫居然不跪……”

这一声厉喝,虽然刺耳,却让楚泠月瞬间清醒,猛然意识到,自己如今身处的可是皇权至上的时代,对面的皇上皇夫可都是手生杀大权的,她甚至可以不用任何理由就将自己拖下去喀嚓咯。

她的心思转的极快,不过闪念之间,人已经上前一步,跪倒在地,俯身请罪道:“臣内苑卿楚泠月参见皇上皇夫!”

女皇脸色阴鸷,目光如电,盯着匍匐在脚下的楚泠月。她仅穿了一件中衣,浑身衣服透湿,紧紧贴在身上,将略显清瘦,却不失秀挺娉婷的身姿完全勾勒出来,虽湿衣跪在寒风里,头发也垂下几缕,却不但没有猥琐不堪,反而有一种凛然之意。

女皇不出声,楚泠月只能趴在地上,此时此刻,她反而心下镇定,没有什么恐惧。

“母皇……”一个鼻音很重的声音,瑟瑟地飘了过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楚泠月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芳景挣扎着爬过来了,就跪在她的身旁。

得不到女皇的回应,芳景并不像楚泠月那般安静,他再一次低声地呼唤:“皇父!”

“啊……殿下!”

皇夫还没有回答芳景,蹬蹬蹬一阵脚步声,一个人影飞快地跑到人群中间,噗通一声跪在芳景身爆将手里拿的一件皮裘披在芳景身上,哭泣道:“殿下……您这是怎么啦?呜呜……都是奴的罪过……呜呜……”

“大胆奴才!竟敢御前失仪……来人……”

“来人!”

两声来人同时下响起,那些侍卫微微一怔,迅即醒过神来,走出人群,躬身应道:“在!”

“将这个藐视圣上,眼里没有主子的东西拖下去!”皇夫表情淡然,声音沉静,女皇身旁那个宫侍,却已是吓得面如土色,浑身筛糠,顿时瘫软下去。她哆嗦着,爬到女皇脚下,砰砰磕着头,泣声哀求道:“皇上,奴才该死,请皇上饶奴才一条狗命!皇上……”

“哼……”女皇连看也不看地上苦苦哀求的宫侍,一脚踹过去,将默侍生生踹了个仰倒。那名宫侍似乎还想挣扎着再爬起来哀求,却被几名侍卫拥上来,扯腿拽胳膊地拖了下去。那名宫侍还挣扎着哀求,声音凄厉,女皇眉头只是微皱,那些侍卫已经不知如何捂住了宫侍的嘴,呜呜几声之后,再无一丝动静。

不过转眼,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戛然而止。场中顿时肃静了几分,每一个人似乎都害怕厄运临头,分外谨慎起来,那些本来准备看好戏的宫人侍卫们,个个敛心静气,只怕不小心弄出一点儿声音来,招来杀身之祸。

就连搀扶着芳景跪在那里的鸾儿,也不敢再出声哭泣,只是努力地伸着手臂环着芳景,想用自己的体温给瑟瑟的芳景一点儿温暖。

楚泠月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不敢稍动。心里暗暗为旁边的芳景担忧。天气这么冷,又溺水,若是再不更换衣服,宣太医调治,那样柔弱的身体怕会落下什么毛病。

“皇上……”楚泠月正欲开口,却听到一旁安思粟抢先道,“皇上,皇子溺水,再在这风口里待下去,怕会受了风寒……不如……先让皇子回宫更衣服药?”

“嗯,皇上的御体也不宜久处寒风,臣君以为安爱卿所言极是,就让人将他们带下去换了衣裳……有什么事,再问不迟。”皇夫的声音仍旧平静淡然,娓娓道来,难得的让女皇转了转眼神,也不发话,转身离去。

皇上身边的宫侍侍卫急忙跟上,霎时,呼啦啦走了大半。

皇夫留下两名小侍,吩咐几句,命他们带芳景和楚泠月更衣服药再去绛雪轩回话。那边一直死死咬着嘴唇的卿尘,见此情景,脚步一动,却被安思粟一把按住。

能够让自己更换衣裳,大概就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否则,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楚泠月倒是放开了心胸,坦然地也是匆匆地换了衣裳,又喝了一碗热热的姜汤,这才随着宫侍赶往绛雪轩。

走到绛雪轩外,却见芳景仍旧一身湿衣,跪在门外……

这又是干什么?楚泠月皱皱眉头,正不知该视而不见还是如何,门外的内侍已经看到她,立刻宣见。

“宣楚泠月觐见!”内侍一声宣,楚泠月不敢耽误,忧心地看了芳景一眼,垂首快步走进绛雪轩。

半个时辰后,女皇宣旨--

“皇子芳景既属意与你,就将他嫁与你为夫。……刚刚皇上已经答应安丞相,将安丞相爱子指婚给你,却不想……幸不算违制,就让卿尘做个平夫吧!”

.

通过导购(.减肥品,.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