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聚首1

翰林街宁静平和的小院,因为芳景的从天而降,忙乱了一阵。

房子中原来的家具都是全套的,几乎没让楚泠月心,但因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朋友,更谈不上什么亲友,故而还没布置客房。

当然,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墨侠盗不算,因为那人从来没将自己当成外人,来了,干脆就挤在楚泠月的房间--最令楚泠月愤恨的是,每当墨来了,她总是被逼着去睡贵妃榻。

将芳景带回家,楚泠月才想起这个尴尬的问题。墨浑不在意地可以和她一个房间混,这芳景贵为皇子,她可不敢与他同宿同栖。

不得已,楚泠月只好将芳景主仆安置在自己的房间。本欲吩咐程婶去请郎中,却无奈芳景怕走漏消息,执意不肯,楚泠月也只得作罢。只吩咐程婶夫妇烧了热水,让那个叫鸾儿的小侍伺候芳景沐浴,确认无大伤,只是手肘擦伤和磕破唇角,这才亲自去拿了从山上带下来的伤药,小心地给芳景敷药。

芳景倚坐床头,身上穿着楚泠月的一间白色丝绸浴袍,长长地黑发披在肩上,热水沐浴后,原本瓷白的肌肤洇染着一层玫瑰艳色。

坐在床侧敷药的楚泠月,只感到一股淡淡的幽香,随着晕蒸的湿漉雾气,悠悠荡荡,缭绕向她的鼻端,竟让她一时有些微醺。

上罢药,楚泠月低低嘱咐了鸾儿几句,随即离开。晚膳自有程叔送进房中。

眼看天色将晚,暮色四合。楚泠月来不及吃晚饭,正欲折返街上去买一些被褥之类,程婶从大门匆匆进来回道,门外有人送来楚泠月购买的一干床品被褥衣服。

楚泠月自知并未购买此类物件,心里却在想,对方既然送上门来,她不妨收了,付清银子也就是了。

大门外,一辆楚泠月刚刚坐过的马车,丰原绸布店的马车。

“妹子!”三姐刘慧见楚泠月走出大门,满脸笑容灿烂,从马车旁大步迎上来。

“三姐。”那发自内心的热情和笑容,让楚泠月心里一暖,脸上也不自禁地溢满了笑。“三姐过来的正好,我这几天没得空去找三姐,你来此正好,我们好好地喝上几杯。”

说话间,楚泠月的视野中,马车上又下来一个人,红衣似火,竟是司徒溟月。

楚泠月微微一愣,目光扫过刘慧,就听她嘿嘿笑道:“妹……嘿嘿,楚大人,您与家眷今日在小店遭逢意外……我们,我们东家特意前来拜会,请罪的。”

说着,司徒溟月已经缓缓走上前来,与楚泠月执礼寒暄,另一爆刘慧已经指挥着车妇将马车上载的被褥衣服等物卸下来,招呼程婶道:“老人家,您给带个路,我们将这些东西送进去。”

程婶没有立即答应,目光望向楚泠月,见她颌首允诺后,这才笑着帮刘慧二人带进门去。

司徒溟月与刘慧在小花厅略坐了坐,并没有像楚泠月说的般开怀畅饮,随即告辞离去,临出门前,楚泠月亲自将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双方推脱一番,在楚泠月的坚持下,司徒溟月和刘慧终是带了银票,无奈笑笑,离去。

一通忙乱下来,饶是楚泠月也觉得有些疲累了,程婶夫妇将客房收拾妥当,她随即安置。

睡至半夜,楚泠月被房顶细微的声响惊醒。

她俏无声息地起身,出房,恰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如一片落叶,飘入她的正房。

总是神鬼不知地半夜莅临的人,楚泠月完全不作他想,正暗笑,正房中突然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

“哗啦!”

楚泠月一凛,提气急掠,鸾儿的惊呼声蓦然响起。尖利凄厉,划破夜空--

“啊,刺客!捉刺客!”

.

通过导购(.化妆品,.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