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皇夫召见2

与那皇夫不过是治病时见过一面,楚泠月自问没什么出色之处能得到皇夫的青睐,那么皇夫莫名如此示好,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一晃神间,就听得福官人低声笑道:“楚大人,请随老奴来。”

凤藻宫,楚泠月不止一次到访过,当然是半夜时分,在主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说起来,白天,作为受主人邀约的客人到访,这还是第一次。

白天的凤藻宫,赤红墙壁,屋顶覆着金黄琉璃同斗拱飞檐,雕梁画栋,到处彰显着皇家的雍容大气和皇夫地位的高贵无匹。

在这一片富丽堂皇之中,却没有红尘的喧嚣。

凤藻宫外,就有专职司门的内侍,一路行来,不论是回廊上行走来往的小侍,还是正殿门外伺候的侍人,无不面容肃静,举止端然,除了他们的呼吸和脚步声,竟连一声咳嗽也不闻。

楚泠月随着福官人径直沿着回廊,走至正殿门外,再一派肃然的气氛中,她也不敢多看,只在廊下恭敬站定。福官人虽说‘到了即可觐见’,她自然知道那不过是示好之语,当不得真的。

那福官人见她一副恭谨模样,递过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对着殿内扬声道:“启禀君上,内苑卿楚大人到了。”

随即,楚泠月听到,殿内一声声低低的通传进去,听声音,皇夫应该在东暖阁中。

片刻功夫,锦缎门帘儿挑起,一名清秀的小侍走了出来,俊目在楚泠月身上一睃,含笑道:“君上有旨,宣内苑卿楚泠月大人觐见。”

楚泠月点头道谢,转眼见福官人只失立在门外,并不动作,这才知道,她也不过是门外听候的人儿,是进不得屋子里去的。

走进大殿,环视一眼,楚泠月心中微微有些惊异。

大殿内的陈设并不像外部装潢那般金碧辉煌珠光宝气,家具是庄重大气的紫檀,墙上悬挂着几幅水墨山水,条案上是青玉百兽香炉和两只细颈青釉美人瓶,更让人叫绝的是,帐幔上也是一篇篇小幅的山水,就仿佛画龙点睛一般,让整个房间里似乎都馥郁着一缕淡淡的墨香。

“楚大人也喜欢这幅幔帐么?”温润好听的声音蓦地在身后响起,楚泠月一惊,猛然意识到自己此时身在何处,暗暗自责竟然在皇夫寝宫之中,如此失礼。

听到声音的同时,她也听出身后之人不是别个,正是大楚最尊贵的男人--皇夫程清秋。

心思急转,知道自己与皇夫站的太近,此时回过头去,只怕会有唐突之嫌。不露声色地前进两步,楚泠月这才镇定地回身,躬身下拜。

“臣,内苑卿楚泠月参见君上。”

“罢了,说起来,楚大人还事的救命恩人呢,自然不必拘泥这些俗礼。”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话音未落,楚泠月已经被一双细白修长的手扶起来。

“谢谢。”以为是皇夫身边的小侍,楚泠月没怎么在意,却仍旧习惯的小声道谢,抬眼处,却见那名少年红了脸,迅速地转回皇夫身后,把自己藏了起来,只露出一片鹅黄的衣角。

真是个小孩子啊,面皮这么薄!

楚泠月抿抿嘴,转首再次面对皇夫,目光转回的刹那,她看到那名少年从皇夫背后探出头来,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珠骨碌碌转着,像一只躲在松树上窥探的小松鼠,很是可爱。

楚泠月觉得好笑又可爱,忍不住目光回转,视线对上那对黑眼珠之际,她突然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就见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倏地消失在皇夫的背后。

收回心思,好不容易忍住笑意,皇夫已经在坐榻上坐定,那名鹅黄衣服的少年也上了坐榻,仍旧半隐在皇夫的背后,一双小拳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在皇夫的后背。

楚泠月顺从皇夫的意思,在下手的一张椅子上坐了。皇夫就内苑卿任上的诸般事物很详细地询问,楚泠月也极认真地,又删繁就简地一一回答。只不过,她对于在任上受到的排挤和猜忌,还有即将面临的定采中的诸多阻力,都没有说,或许是她在见过绝美男子月夜独立中宵月夜的那副清冷孤寂的画面,让她下意识地生出一种保护欲,不愿再给他添一点点烦忧。

皇夫程清秋显然很满意楚泠月的回答,脸上淡淡的微笑似乎也加深了些许,整个人似乎都洋溢着一种柔柔的暖意,让楚泠月慢慢放弃了紧张的同时,也有些怔忡,甚至怀疑,这个让人不由自主感到亲切温暖,让人如沐春风般的人,与月夜下那个清冷孤绝的身影真的是一个人么?

末了,程清秋状似无意地话锋一转,问道:“楚大人当初是只身一身来到京城的吧?如今一切安顺,可曾将家人接进京?”

“哦,”楚泠月微微有些意外,但仍旧回答道,“微臣孤身一人,从小……从小由师傅养育成人,并没有家人。”

“那,可曾想过接尊师进京?”皇夫仍旧带着淡淡地微笑,像一个与小辈话家常的长辈一般絮絮而谈。

“恩师,她已经与一年前仙去了。”提起老怪物,楚泠月一阵心酸,语气不禁有些低沉。

“哦,”皇夫脸上的笑容一敛,转而又和声问道:“那楚大人如今在何处安身?”

“回君上,微臣今日刚刚搬过去。”提起新家,楚泠月的心情好了一些,脸上的表情也禁不住带上了一些欢喜。顿了顿,楚泠月觉得自己一个孤儿,任内苑卿如此短的时间里就买房置地,似乎容易让人误会,急忙又补充道,“是日前刚刚借了朋友的一处小院儿,就在翰林街。”

那房子她是打赌从墨手里赢得,说是借来的,还不算撒谎吧。

皇夫又略略问了楚泠月的生活情况,也无非是问她初到京城可还过的惯吗,家里可曾有人伺候之类的话。

楚泠月自问过得惯么?心里的回响,似乎她对这个世界也算是适应习惯了,没有了当初的不适和焦躁。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过得宫家里有一对老夫妇收拾料理,还过得去。

皇夫听了,只是含笑不语。楚泠月也未深想。

说话间,有内侍进来请示,晚膳时辰已到,是否传膳。皇夫于是留下楚泠月共进晚餐,楚泠月略略承让得不到允许,只好接受皇夫的赐宴。

此次,宴席间,只有皇夫与楚泠月二人,自然有年轻的少年内侍来往伺候,却不再见那名鹅黄衣衫的少年。

皇夫用餐的姿态极其优雅,楚泠月也算是熟谙社交礼仪的了,但对照如此优雅美丽的男人,她还是感到暗暗惭愧。幸好,这个世界对于女人还是很宽容的。

吃罢饭,漱口之后,皇夫接过小侍送上的茶盏,楚泠月也接过茶盏,心里揣度着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端茶送客’了,如此想着,正欲放下茶盏告退,就听得殿外一声通报声传来--

“皇上驾到!”

.

通过导购(.减肥品,.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