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挨骂

内苑卿的新府邸位于皇城东向的翰林街,原来是翰林院一名程姓官员的一处宅子。

程翰林在朝中为官多年,还曾是先皇幼年的伴读,还曾任先太女太傅,可谓三朝元老。虽然她性格耿直,品性高洁,不善权谋,却“动仗名义,有清流雅望”,倍受朝中清流所推崇。为清流之首,与宰相安思粟之权谋派,算是并立朝中,互相牵制,倒也不落下风。

楚泠月并没有理会房子的来历,拿到房契第二日,恰逢沐休日,楚泠月一大早起来,心情愉快地走在去翰林街房子的路上,心里暗笑自己有些聊发少年狂,一边暗自叹息,随着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越来越久、寻找七星石的渺茫、以及她不知不觉间对这个世界的适应,竟渐渐让她对这个世界生出一种自然的归属感。

得到“工作”,她虽然意外,却也很高兴;

自己一步步融入工作之中,并渐渐游刃有余,她也意气风发;

这一些,都没有引发她的思索,直至,手里拿到那张房契,心中瞬时间涌起的安心和喜悦,才终于让她意识到,自己竟然不再为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而焦虑了,甚至,她如今寻找七星石的欲/望似乎都不那么强烈了……

心底一阵惶惑,她这是怎么了?难道,她就这样留在这个原始的世界生活下去?那么,她的父母,她的亲人,她的朋友怎么办?还有工作……

只是转瞬,她又思及,她来到这个世界马上就要七年了,那个公司会为一个失踪了七年的人保留职位?至于父母亲人……七年的时间,她们心中的悲痛大概也被时间淡化了许多了。

惶惑只是一转而逝,楚泠月忍不住轻笑。能不能回去,她当下总是还要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下去啊,那么,她有工作,有房子也很正常啊。

撂下心中突然冒出来的忧烦,楚泠月的脚步也轻快了几分,翰林街很快就出现在眼前。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那个曾经伤她刺骨的男人,她竟然想都没想。

三进院落还带着一个花园左右两个跨院的房子,面积不算太大,虽然整个房子看上去颇有些年头了,但合理的布局,精巧的构思,庭院中错落的一草一木,乃至屋角回廊间的一块山石,临水而开的一扇隔窗,都无处不彰显出原房子主人的不凡品味。

转了一圈,楚泠月撇撇嘴,心里暗自腹诽,这个院子虽然漂亮,可也不值一万五千两黄金吧?含不过,看在她喜欢的份儿上,也就不和那人一般见识了。不过,那个人为什么见她脱衣洗澡就像见了鬼一般,落荒而逃呢?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楚泠月抛到了脑后。

她很惬意地选了二进院子做了居处,院子中原来就有一对看房子的程姓老夫妇。楚泠月看到房子院落到处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各处花草树木也维护的很好,就知道这对老夫妇可靠,也就不再动心思换人了,干脆将这对老夫妇留了下来。老夫妇也没有家人儿女,能够留下来,自然高兴不已。

房子中的大件家具都有,楚泠月将自己选的房间告诉程婶夫妇,程伯当即再次认真地打扫整理起来。

程伯手脚麻利地打扫,楚泠月也插不上手,干脆走去客栈拿行李。

说起行李,也不过是几件日常衣服。看着天色已近中午,肚子有点儿饿了,看程伯那么认真的样子,即使此时回去,房间里的打扫工作也定是完不成的,楚泠月索性不急着去客栈,从家里出来,就近寻了一处十里香的酒楼走了进去,在二楼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时辰尚早,酒楼里的客人不多,偌大的二楼只有角落里的一个桌子旁坐了一个衣服很花哨的年轻男子。

那位男子背对着楼梯,楚泠月不是什么花痴女,也早过了少女怀春的年级,她之所以注意到这个,除了因为整个二楼只此一位客人外,那人一身绣满了大花朵的艳俗衣饰就是另一个原因了。不过,这个注意也只是一瞥而过罢了。

酒菜很快上来,楚泠月自斟自饮,正吃得欢快,就听得楼梯上蹬蹬蹬,脚步沉重急促,跑上几个人来。还未等来人露面,就听得一个大嗓门的女人急咧咧地嚷嚷道:“那个什么狗屁内苑卿,真不知搞得什么把戏,衙门不让进,连个窝儿都瞒的滴水不漏……含当了内苑卿,连个府邸都没有,说出来谁信呐,含假惺惺地做出这种样子,没得让人觉得恶心……”

这样的牢骚,楚泠月并不感兴趣,只不过那人嚷嚷的嗓门太大,楚泠月不想听,也堵不住声音直钻进她的耳朵里。难得是,她明明听得人家在骂她,她也只能皱皱眉,不予理会。

“东家!”一声惊呼响起,楚泠月没有听到应答,但那恶声恶气的牢骚终于打住。

噪音消失,耳边清净,楚泠月端着一杯酒,缓缓地啜饮,就听得又是一声惊呼:“啊!”惊呼声未落,一个人已经冲到了楚泠月面前,一只手用力地拍在楚泠月的肩膀上。

那人的手拍下来的同时,楚泠月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但楚泠月却克制住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只有半个身子随着那只大手的力道塌了塌,不着痕迹地卸去大部分的力道。

抬头望去,就见一张紫红脸膛眉开眼笑的,一双虎目亮亮的,闪着喜悦的光芒。

“啊,丫头,真的是你啊!”

.

通过导购(.减肥品,.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