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故人来

黑甜一觉,再次被幽幽的笛声唤醒,那种种痛苦仿佛一场噩梦,虚渺不真。

在初醒的刹那,楚泠月甚至有片刻的迷茫,似乎她仍旧躺在那铺满阳光的大,和煦的晨风里,缓缓馥郁着爱情的馨香和新鲜出炉的早点的香气。

她甚至习惯地抬手捂着嘴,打了个大大的毫无形象可言的哈欠,然后伸长胳膊,想要伸个懒腰……

眼睛还未睁开,手臂伸出去,触碰到的却不是松软的皮质沙发床头,一片冷硬的触感传来,楚泠月飞散天外的魂魄终于迅速归位。

心脏处,那刹那浑身冰冷的剧痛再次袭来,却没让她痛到窒息。因为,她突然记起昏迷前的影像--她那个老怪物师傅,澹台弘凸现的非凡俊美和慈祥温暖的笑容。

一骨碌爬起来的同时,楚泠月张开了眼睛。触目所及,干净不染纤尘的简单陈设,让她明白,自己仍旧在师傅的房间。她竟然在师傅的房间里美美的睡了一觉。

目光再转,楚泠月的心倏地一滞。

就在她近前的木榻上,端坐着的那个皓首白发的人是谁?

白色锦袍,淡青色压爆还有那白玉簪青玉冠……

难道,她眼前这个微微垂着头的老人,竟是那个以折磨她为乐的老怪物?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那个老怪物虽然懒散,虽然闲的让人愤恨,但楚泠月从来没有将她与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联系到一起。她总是带着一丝坏坏的了然的笑,慢慢地折腾她,让她筋疲力尽、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在她像一条垂死的狗一样,吐着舌头想要稍稍休息下的时候,再闲闲地抛出另一句让她恨得咬牙的话。那是她给她的新任务。她无法反抗,不能拒绝。

那样一个骨子里都透着强势的人,怎么会的这么衰老,这么无力,这么颓败,似乎下一刻就会连那枯瘦身体也支撑不住,颓然倒下去一般?

每日里这个人层出不穷的折磨花样,让楚泠月暗恨不已,却因对方的强大,让她只能暗暗地嘟哝,甚至诅咒。却没想到,那么强大的‘敌人’,竟然会变地如此不堪一击。这突如其来的的变化,打了楚泠月一个措手不及,更让她有些适应不良。

一时间,那些气愤、不平,倏然消散。六年来,她每日睁开眼睛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即使偶有空闲,老怪物也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做什么。如今想起来,那样的日子,竟是那般充实。充实到,当没有人再折磨她的时候,她竟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楚泠月茫然片刻,突然听到榻上的人发出一声轻笑。

那轻笑,仍旧闲闲的,带着一点点坏心眼儿。楚泠月脸皮一热,就像做坏事被人捉了现行般,蓦地从心底升起一股恼怒。

这个老怪物,亏她刚刚还为她担心,想不到,她竟然想出这样一种新方法来逗她。骸

楚泠月气势汹汹,重重地踏前一步,说出来的话,却莫名地少了许多气势:“含说吧,今天又想起让我做什么了?”

澹台弘已经抬起了头,只是,那细瘦的脖颈似乎支撑不住脑袋的重量,不得不用一支胳膊努力地支撑着,两只眼睛似乎也少了几分光彩,只是笑意却意外地让人感到温暖到心里。

她摇。似乎积攒着力气,半晌终于开口道:“外边是我的故人,不论他对我做了什么,你都不许难为他……呵呵……不然,我做了鬼也不回饶了你。”

最后一句话,本应是强力的威胁,澹台弘此时有气无力,又是端着那么一张慈祥的笑脸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像是开玩笑。

楚泠月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了。她没有再茫然,也没有再糊涂,她上前一步,伸手,恰好扶住力竭之后就要摔倒的澹台弘。

“老怪物,你这么是怎么了?那个人究竟是谁?是你的仇人么?”

突然间,看清了澹台弘真实的虚弱,楚泠月被心底蓦然涌出的担忧和恐惧淹没。

六年来,虽然澹台弘以折磨她为乐,但楚泠月也没注意到,她早已经将这个脾气古怪的老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澹台弘无力地靠在楚泠月的怀抱里,气吁吁地喘了片刻,目光含着满足的有些贼贼的笑,就像偷了大米的老鼠。这一笑,好不容易平复一点的呼吸,再一次急促起来。

不过,这一次,澹台弘没有等待气息平稳,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道:“丫头,要记住那些书,然后活学活用之后,再把那些书忘了,让那些东西成为你自己的东西……咳咳……”

“嗯,嗯,老怪物,你别说了,等你病好了,再慢慢地说给我听。”楚泠月心里惶惶地,一边急切地说着,一边伸手扶上澹台弘的后背,帮她顺着紊乱的气息。

片刻,楚泠月心思一动,她记得她背诵的书里爆有好些都是与医学有关的……或许……

心思飞转,那些倒背如流的东西,自动自发地从她的脑海里浮出来。楚泠月第一次为自己能够熟练背诵那些书籍而庆幸。

脑海中像电脑软件般显出一段段文字,楚泠月慌乱不堪地心,也渐渐随之宁静下来。坐在澹台弘的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撑着她的后背,然后,伸出一只手,扶上了澹台弘的手腕脉搏……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手指扶下去,仿佛按到了空处。那干瘦的手腕,皮肤干燥松弛……鸡皮鹤发,楚泠月的脑海中蓦然浮出这样一个词语。

更令她惊恐的是,她的手指,明明应该扶在澹台弘的手腕脉搏处,却感觉不到一丝儿搏动的痕迹。

失脉?

失脉,意味着人之将死!

不是的,一定不是的。

楚泠月有些不敢相信地挪动着自己的手指,在澹台弘的手臂上细细探寻。但是,直到她的手指探到澹台弘的手肘处,仍旧没有丝毫脉搏搏动的迹象。

深深地恐惧蓦地攫住了楚泠月的心。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地捏住,疼痛的几乎窒息。

她抬起头,看向澹台弘,见那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皮肤松弛,两只眼睛疲惫地紧闭着。若不是靠在怀里的身躯细微的呼吸告诉她,这个人还活着,她几乎要认为自己抱着的已经是一具尸体。

“老怪物……”楚泠月喉咙里像是被塞了一颗麻核,干硬涩痛,堵得她呼吸不顺,本想说些什么,却只涩涩地喊出一个名字。鼻腔里难忍的酸涩直冲上去,刺得眼睛一阵生痛,却被她强自忍住那想要泛滥的水气。

“小丫头,老怪物今后再也不能指使你干这干那了……咳咳……想想,真是不甘心啊……”澹台弘嘴角含着一丝浅笑,断断续续地说着。

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话语,却让楚泠月发感到分外的悲伤。眼中的水气再也压抑不住,顷刻间,无声滑落。

屋外的笛声,越加清晰了。似乎就要破屋而入。

随着笛声的渐渐靠近,澹台弘惨白的脸上,竟然浮上一层薄晕。她靠着楚泠月的肩膀坐直了身体,努力地抬头看向门口,似乎迫不及待地用目光迎接那笛声主人的到来。

那热切激动的目光,淡红的薄晕,映衬着一头雪白的发丝,竟怕凭空生出一种绝代的美!

这一刻,并不怎么在意美色的楚泠月,竟也有片刻的失神。

笛声迫近,近到门前,戛然而止。

澹台弘脸上的薄晕更深,双眼光彩熠熠,竟看不出一丝虚弱。她紧紧地盯着闭合的木门,扇动着鼻翼,呼吸急促。

“初儿……我知道是你。”

.

通过导购(.化妆品,.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