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逃

楚泠月背着卿尘,刚刚绕到前院,就听得正屋中,哐当一声,紧接着是瓷器破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中,特别的尖利刺耳。

蹑手蹑脚的楚泠月被这突兀的声音惊得一颤,不由地停住了脚步。屏着呼吸的同时,也感到背上的小身子也在轻轻地着。她用托着卿尘小屁股的手,轻轻地拍拍。

安抚了背后的小人儿,楚泠月正欲再次迈步前行,就听得房中陈婶压抑的怒吼声猛地拔负“我们没有你这样畜生不如的女儿,你还嫌你做的孽不够吗?你就不怕死了下十八层地狱吗?”陈婶的声声怒吼中,夹着陈大叔压抑的哭泣哀求声,断断续续,隐隐约约,却让人能够听出其中的无限凄凉和酸楚。

想起这些日子陈婶夫妇对她和卿尘的照顾和关爱,楚泠月心里也是酸楚,甚至就想留下来,安慰那两个善良而可怜的老人。

就在她犹豫的片刻间,那个女人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啊?这是什么?这么小的衣服……啊,你们什么时候又有了孩子了?”

楚泠月心头一颤,她突然想起,卿尘原来穿着的那件绯色的锦织小袄上撕了一个口子,今日出门前,陈大叔拿了去给他补了……那个女人这么说,难道是卿尘的那件小袄被她看到了?卿尘的那件衣服,那个女人是见过的,她会不会认出来?

转念,楚泠月又在心里暗暗自我安慰,那个女人只不定拐了多少孩子了,或许根本不会注意到卿尘这件衣服……

只不过片刻,那个女人尖利的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也彻底打破了楚泠月的自我安慰。

“老东西,快说,这是哪里来的?穿这个衣服的孩子呢?你们是不是把他藏在家里了?”喀嚓,桌椅摔倒折断的声音传来,楚泠月手脚已是冷汗淋漓。她瞥一眼紧关的院门,离她不过十数步,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这样背着卿尘跑出去,是不是能够逃得那个女人的追逐。

几乎瞬间,她就确定,自己这副十岁的身体背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在这黢黑的夜里,在那条并不太熟悉的小巷之中,是决计无法从一个正直壮年的女人的手里逃脱的……

那么,她的目光一转,随即盯到堆放在院门一侧的那些木柴杂物上。

房中,陈婶夫妇的连声否认,也没能打消那个女人的怀疑,楚泠月已经听到她打开后门,然后是后厢房的门开合的声音……

容不得她多想,楚泠月很清楚,下一刻,那个女人在后厢房找不到她和卿尘之后,就会追到前院来……

她背着卿尘几步跑到大门口,哐啷一声抽开门闩,又故意将院门狠狠地磕在墙上,弄出一个大大的动静,然后敏捷地一扭身,钻到了木柴杂物之后。

刚刚在木柴后边藏好,噼啪噼啪的脚步声就从正屋后边追了出来。

“畜生,你不要再害人了……”陈婶的怒吼紧随其后,那夹杂了太多太浓悲哀的呼声,却没让那个女人的脚步减慢分毫。那样细瘦有浪荡的身形,跑的并不太快,但看在楚泠月的眼中,却是张牙舞爪,气势十足。她屏住呼吸的同时,也暗暗庆幸自己没有盲目的逃跑,否则,要想逃出这个女人的魔爪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个女人和陈婶夫妇的脚步很快地从楚泠月的眼前冲过去,接着又冲出了大门。

楚泠月听到陈大叔的哭泣声和哀求劝告声中,那个女人怒吼着:“老东西放手,别扯着我……”说着,咕咚一声,陈大叔痛呼一声,竟是那个女人为了脱身将陈大叔推到在地。但紧接着,似乎是陈婶又拽住了女人的身体,紧接而来的扭打声,怒骂声,呵斥声,一团乱糟糟之中,那个女人愤怒地嚷嚷道:“你们两个老东西不要不识好歹,那个小东西可是燕子楼定好的货,我已经收了定金的,我要是交不出货,她们就会砍了我的手指……还有,那个小狼崽子可是丐帮的,现在我们老大也已经知道了这事,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了,她们不但要找回那个小狼崽子,更要将丐帮伸到这里的腿儿给掐了……哼含即使你们拼死护着,那个小崽子也别想逃得出去……不过是下半夜,丐帮的分堂也会成为一片灰烬了,哪里还顾得上理会那么个小崽儿……”

断断续续的嚷嚷声中,陈婶夫妇和那个女人的厮打拉拽声音渐渐冲出大门,又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小巷之中。

楚泠月身体僵直冰冷,紧攥的双手已是汗湿一片。

又稍待了片刻,她终于咬牙钻出柴堆,冲出大门。沿着小巷向着东方跑去……

丐帮的分舵天王殿是在城西,那个女人以为她逃跑之后必定去那里,追出去的方向也是向西的,只是,她根本没想到,她口中的小狼崽子楚泠月,根本连丐帮的分舵在哪里也不知道,更与丐帮没有任何关系。

.

通过导购(.笔记本,.

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章节目录

笑揽七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红粟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粟 并收藏笑揽七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