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在广平吃了一顿饭,一行人就上路,往武城方向赶去,为了迎接两位同志,师领导除了朱瑞呆在炮兵旅外,其他人都出来了,自然是不能久呆,师部不能没有人主持工作。

当然了,这么多的领导一齐出来,也不仅仅是为了迎接陈谭两人,顺路还视察了沿路几个旅的驻地,检查了他们的工作。

日夜兼程,沿路又有自己的部队接应,速度是相当快,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赶到了武城,一行人刚刚进城,就看到不远处跑过来两个人,隔着老远就叫喊起来:“老师长、、、、、、”

正是独四旅的王光道和韩伟两人,独四旅南下后,就驻防在武城北面的郑家口,意思等于是防卫师部的安全,听说陈树湘来,两人有些等不及,本来师部的命令是要明天在武城召开团级以上干部会议。

陈树湘激动的跳下马,和两人抱在一块,江云笑了笑,大声道:“你们好好叙叙旧,陈树湘同志晚上到师部来。”

回到师部,陈京上来报告说独五旅的李清、郭述申和独六旅的张勇、张琴秋正在会议室里等首长,江云和罗荣恒相视而笑,这四个人只怕是在这儿等着挨批评吧,这一回南下过程中,两个旅先后不经上报师部就撤自行动,严格的来讲,的确是违犯的军法,批评是应该的。

走进会议室,四人一齐站起来,向两位首长敬礼,江去回礼后,笑道:“四位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战友重逢,怎么搞得这么严肃?”

李清嘿嘿一笑,道:“我们是来向首长承认错误来了。”

江云自顾自的坐下,还招呼罗荣恒也坐,然后才说:“承认错误?你们犯了什么错误了?”

然后转向罗荣恒,稍有戒事的问道:“政委,我怎么不知道呢,你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错误吗?”

罗荣恒也摆摆手,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江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说法,然后转向四人,微微一笑,道:“我很高兴,非常高兴啊,你看我们平常批评犯了错误的同志,有些同志还不服气,现在你们四个做得很好嘛,敢于积极的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工作,做得好啊。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这样,要擅于发现自己的错误,并进行改正,这样革命才有希望,你们说是不是啊?”

李清等四人有些愣神,师长这是怎么了,不会说的是反话吧。见师长寻问,李清道:“报告师长政委,我们的确犯了很大的错误,请首长批评处分。”

江云忽然脸上笑容一收,冷哼一声,才说:“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犯了错误,那么现在就说一说,你们四个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让我跟政委也明白明白,堂堂的八路军大旅长,大政委,到底犯下了什么错,还搞了这么一处戏来。”

罗荣恒看着江云的表演,微微摇了摇头,但也不发一言,严肃的坐在那儿。李清见状,知道这一关不好过,苦笑道:“前一段时间,咱们师南撤的时候,我们不上报不经批评,就擅自行动。”

江云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四人一怔,李清心里发苦,这师长分别什么都知道,就是要自己说出来,只好说道:“然后取得了一些胜利,不过在沙河与敌一战,损失不小。”

“啪---”江云一掌拍在桌子上,站起来,一脸的怒火,指着四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了不起,凭借两个旅全歼敌一个旅团加两个联队,几位现在可是大功臣了。”

张勇道:“报告师长,这一次的战斗是我要打的,要处分就处分我吧。”

“哟,不挺讲义气啊”江云讽刺道:“你们当独立师是什么?是上海滩的帮会,还是山寨里的土匪?还有没有组织观念?”

一连三问把四人问得哑口无言,看着四人低着头不应声,江云气不打一处来,又道:“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先把事情做下了,至于处分不处分的,总不能把你们都撤了吧是吧?但是我告诉你们,别以为独立师缺了你们就不行,这个地球缺了谁照样转。”

张勇道:“可是师长,我们打赢了。”

江云的声音更高了:“打赢了?打赢了你还有理了是吧,我告诉你,如果你们打输了,你们以为不能好好的站在这儿吗?我们的军事法庭是摆设是吧?都是老同志了吧,怎么就这么一点觉悟,就知道争功,图自己痛快,什么时候能顾全一下大局。”

张琴秋见江云一直在骂他们,其实就是在骂李清和张勇两个人,有些不忍心,道:“师长,我们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正是从大局考虑才这么做,真的。”

江云冷笑道:“师部是摆设对吧,有什么原因不能各师部汇报的?我看就是你们的认识有问题,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算来算去的,有意思吗?你们以为立了功了不起,我就不敢处分你们了是吧,我告诉你们,现在就处分,我、、、、、、”

刚说到这儿,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蔡立中、洪亮、高声等人走了进来,一进门就把江云给围住上下打量,洪亮嘴里不念叨道:“还好,没有少什么零件。”

高声更是夸张的一把把江云抱住,喊道:“我在大师长啊,可想死我老高了。”

蔡立中道:“没有受伤就好,这一回警卫团表现不错啊,值得表扬,不过师长,以后可不敢这样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让我们怎么办,这么大的队伍,没有你可不行啊。”

洪亮应道:“就是,你以为现在还是十八团的时候啊,师长,以后要自觉一点,冲锋陷阵的事已经不适合你了,乖乖的呆在师部发号施令比什么都强。”

高声也道:“说得对,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就得做什么样的事,不能乱来的。”

随后进来的王南平、赵山等人也七嘴八舌的说开了,反正说来说去就是让江云以后不可再以身犯险云云。弄得江云半天没有开口说话,最后详怒道:“都闭嘴,没看我这儿有正经事吗?”

几人这才发现会议室里的情况,李清等四人正老老实实站在那儿,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高声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个啊?随便批评两句不就完了嘛,再说了,师长,这会儿没准你心里乐成什么样呢,作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罗荣恒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指着江云道:“我看还是高声同志最了解你。”

李清等四人这才醒悟过来,敢情刚才是虚惊一场啊,互相对视一番,也跟着笑了起来。刚才开始的时候他们还真是没有当回事,可后来师长的语气越来越严厉,他们才开始着急的,没想到最后还是个乌龙。

江云没有好气的说道:“笑什么笑,你们还好意思笑得出来,明天的会议上,你们四个人全都要做检讨,一定要深刻,明白没?”

四人齐声道:“明白!”

接下为,就是叙战友情了,自出兵河北后,战友之间已经很久没有聚得这么整齐了,互相寻问着情况,吹嘘着自己的成就等等,会议室里一时间其乐融融。

趁着这个时候,江去和罗荣恒出了会议室,江云问道:“子华同志回来后我们还没有见过,去看看他吧。”

罗荣恒点头道:“是啊,我们也好久没有见了吧,是该好好叙了叙了,估计现在他正在作战室里研究地图吧,我们去看看。”

程子华从南宫赶到武城的时候,江云等人已经出发迎接陈谭二人去了,当然他也很想追上去,但一想到师部没有人主持大局不太合适,所以才留下来。

今天师长他们会回来,他也是知道的,刚才会议室那边一阵喧哗,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问了一个战士才知道,师长回来了,就在会议室里。

他正想过去,就看到作战室的门口走进来两个人,正是江云和罗荣恒,久别重逢,当然是百感交集,当实分别的时候,他们才刚刚到河北,而现在重逢他们已经在鲁西北站稳了脚跟,感慨万千吧。

寒暄过后,江云问道:“参谋长,在地图上研究出什么结果没有?”

程子华笑道:“地图上能研究出什么结果,不过结合当今华北华东及华东的局势来讲,倒是得出一个不太好的结论。”

“哦,不太好的结论?你说说看。”江云示意他继续说。

程子华走到地图前,说:“师长、政委,你们看,这鲁西北和冀南这一块,现在被我独立师控制,看上去地方不小,但其实战略空间并不大,山东境内的大中城市都已经被日军所占,南面,国民党几十万大军正在与日军激战,而北面,却有一个华北方面军虎视眈眈。暂时来讲,我们是安全的,但是以后呢,等徐州会战结束以后,华北方面军也缓过劲儿来了,到时我师势必陷入腹北受敌的局面。”

江云点了点头,道:“老程,你能看到这一点就好,的确如你所言,情况并不如大家想像的这么乐观啊。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是小鬼子的眼上钉,只要他们缓过神来,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到时候大军压境,腹北受敌,如何应对,就是我们现在的头等大事。”

程子华笑道:“师长,原来你早就想到了。”

罗荣恒道:“老程,师长刚到武城就跟我说是了,鲁西北现在的安宁只是表像,一切的危险都被隐藏了起来,一理爆发,将是雷霆万均之势。”

程子华就问道:“那师长有没有应对之策?”

江云眉头一展,微笑道:“其这也没有那么严重,据我估计,徐州会战肯定不要持续至少三个月左右,国军虽然可以在局部取得一些胜利,但挽救不了大局,整个徐州会战必会以国军的失败告终。而北面,华北方面军的第二军虽然兵力雄厚,但河北现在太乱了,彬山元要整顿过来至少也得三个月的时间,甚至更多。但这三个月的时间就是我们的机会,现在我军所占领的地区只是鲁西北,全部集中在漳卫河的北岸,但是如果我们能在三个月时间内把黄河北岸全部占领会如何?”

程子华把目光移到了黄河,再一看,果然,如果能把山东黄河以北的地方全战领,占略空间将会大增,这样一来,哪怕是日第二军的三个师团全部南下,也不用怕了。至于南面的敌人,有黄河作为依托,想要北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更让人心动的是,现在黄河以北山东境内的日军不多,只有一些警备部队,真正的野战部队都集中到徐州周围去了。以独立师的实力,把这一片区域全部占领,根本不用花多大的力气。

罗荣恒道:“还要考虑一个问题,地盘大家了,我们的部队压力也会大增,到时候肯定要分兵,这样一来,岂不是给小鬼子可趁之机?”

江云道:“分兵是必然的,我的想法是山东将来要分为几个军区,第个旅负责一个军区,比如,我让七旅负责冀南军区,那么七旅不但要负现冀南的防务,更要在冀南发展起一支警备部队,至少要有一个旅的规模,这样一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把地方防务交给警备部队,而几个主力旅则可以抽调出来,专门用于野战。”

程子华大赞,道:“这个想法好,我看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黄河以北可以划分为三个军区,分别是冀南军区、鲁西北军区、鲁西军区,冀南不用说,已经控制在我军手里,可以再派两个旅负责肃清鲁西北和鲁西地区的日军,那么我们的大部队就可以集中兵力,等待即将到来的日军围剿。”

江云想了想,道:“这样吧,由独六旅负责冀南防务,任命张勇同志为冀南军分区司令员,张琴秋同志为军分区政委,鲁西北为总指挥部所在地,就抽调警卫团四营、炮兵旅步兵团、重机枪团步兵营再补充新兵,组建鲁西北警备旅,由警卫团长黄国清同志任旅长,由炮兵旅政治部主任秋青华同志任政委,警卫团团长由政委孙长路担任,政委由少年先锋营教导员何红生担任,少年先锋营教导员从内部升任,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少年先锋营的教员们可以调出来了,所有职务均由少年担任。”

“另由独五旅负责鲁西地区的防务,任命李清同志为鲁西军分区司令员,郭述申同志为政委,这两个旅不是喜欢擅自行动吗,我现在就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好好的作一回主,军分区的工作我们一律不干涉。”

罗荣恒和程子华都笑了,原来还有这一处啊。

第二天,独立师在武城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全师所有团级以上干部济济一堂,本次会议上,同志们对于如何建设山东根据地进行了讨论,就如何应对日军的围剿和国军及地方游击部队的骚扰也讨论出了一套方案。

师长江云在会议上宣读了在关建立军分区的决定,并任命了军分区领导班子及负责部队。由政委罗荣恒同志在会议上对前一段时间的军事行动进行了总结。会议最后决定由江云同志起草本次会议报告,并上报总部和中央。

江云结婚了,结婚后,莫心兰依然回到了女子别动队,这不仅是她自己的意愿,也是江云的意思,八路军面能打仗的女同志不多,好不容易有一个,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而断送。

徐州会战正在进行,而华北方面军暂时又要收拾河北的烂局,特别是在冀东方面,开滦煤矿被工兵团炸毁,等等原因,一时无瑕南下,独立师获得了休整的时间。

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115师参谋长周昆如原来的历史上那样出走,这件事在党内军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已经发生无可挽回,最后由总部报请中央,任命曾中生同志兼任务15师参谋长。

这与江云当初的想法有一些出入,在他想来,如果周昆出走的话,115师参谋长将很有可能由副参谋长刘志丹接任,没有想到出了曾中生这个变数。不过现在看来,这个结果或许更加有利于115师的发展,曾中生可是原四方面军参谋长,甚至可以说,其游击战思想,连"maozedong"也是推崇倍至的。

独立师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军事行动,主要是前段时间连续作战,部队已经很疲劳,二来,许多部队也有伤亡,急需休整。而且对于从冀东带过来的新兵也要时间来进行整编训练。

按照师部早前的要求,各旅也完把建制进行了完善,并补充了兵力,现在各旅下辖三个主力团,一个新*团、一个补充团共五个步兵团,加上炮兵团、骑兵团、工兵营、辎重营、侦察营、警卫营等直属部队,全都已经达到15000人以上,全师七个步兵旅,两个骑兵旅,一个炮兵旅,加上直属部队,加起来已经达到十五万人以上。

而在鲁西北和冀南的地方工作也在深入的展开,中央已经任命李运昌同志为山东局委员、省抗日民主政府主席,在山东局的指导下,主持山东的地方建设工作。胡锡奎、周文彬等冀东来的同志以及之前从西安来的工作队全部都在抗日民主政府中任职。

随着陈树湘和谭震的到来,编练司令部也正式组建,已经在开始训练新兵,在中央和总部的要求下,八路军各师均派出一个团的干部来到鲁西北,参于编练司令部的新兵训练工作。

章节目录

红星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芒并收藏红星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