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江云这么说,众人一齐怔住,这是不是太简了些,但毕竟是师长说的,也不太敢反对,陈京问道:“师长,这样一来,行军速度是快多了,但是这些物资怎么办?”

江云道:“南面没有什么日军,火车应该可在顺利南下直到邯郸,到了邯郸就可以走公路到山东的冠县,至于汽车的问题,别忘了我们的大部队已经到达山东,可以让政委派一个旅占领冠县,再派出一支运输队伍直达邯郸,接应这些物资,同时也可以接应五旅。”

王强听完后盯着地图看了看,一拍大腿道:“如果时间上把握得好的话,这完全可行,而且不会有什么风险。”

江云这才露出微笑,对大家伙说道:“好了,你们下去准备一下,今天我们不休息了,继续赶路,尽快到武城与政委会合,政委这会儿可能已经在武城县城里休息了,我们不能再耽搁时间。”

众人走后,就只剩下陈京,江云对他说:“按照我刚才的意思给政委和李清同志分别起草电报,马上发出去,现在我们等于是跟日军抢时间。”

陈京忙应是,当即起草好电文,交给江云签字后就去忙着发电报去了,江云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看着正在忙碌的同志们,心情舒畅,虽说离开河北让自己有些不甘心,但是在山东建立根据地的战略目标眼看着就要实现,倒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石家庄,李清没有想到刚刚给师长发出电报没有多久,就接到了回电,江云在电文里先是表扬了他们思想灵活,能够为了顾全大局而甘冒风险,又批评了他们不经上报,就擅自行动,难道最开始的时候不能发个电报说明一下吗?

接着又把撤离石家庄的方案说了出来,李清看完后,怔在当场好一会儿,才对郭述申说:“师长批评得有道理啊,在这一点上我是犯了错误的,虽然在行军路上没有办法汇报,但在实施无线电静默之前完全可以发封电报跟师长说明的,是我思想上没有这样的意识,太以自我为中心了。”

郭述申放下电报,道:“能有这样的认识就好,再说师长也没有说什么,你也不用太自责。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撤离吧,十四团已经来电,据他们的侦察,日军第一军的增援部队前锋已经抵达井陉,兵力在一个师团以上,其中还有一个重炮旅团,不可小视啊。”

李清一愣,道:“重炮旅团?”

郭述申递过十四团的电报,说道:“你自己看吧,不仅有一个重炮旅团,根据他们的侦察,这支增援部队除了一个正常的师团编制外,炮兵部队极其强大,一个重炮旅团,一个野炮兵联队,一个山炮兵联队,另外还有一支装甲队,应该是一个装甲大队的编制。”

李清看完电文后,颇有些惊讶的说道:“这小鬼子的增援部队不简单啊,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这是抽调了日第一军的部分直属部队。按照日军师团的编制,一般只会辖一个炮兵联队,第一军的三个师团都是常设师团,应该是野炮兵联队,装甲车队也会有,但不会有一个大队这么多,这么说起来,这装甲大队、山炮兵联队和重炮旅团都是第一军的直属部队,看来这香月清司不简单,连直属部队都派出来了。”

郭述申笑道:“我看啊,这是彬山元厉害,如果没有他的命令,香月清司不可能这么做吧,这等于是分了他的兵权啊。”

李清道:“彬山元刚刚上任,在华北方面军根本没有威信,但是香月清司却能这么听话执行他的命令,所以我才说他不简单啊。他应该是看清楚了彬山元的用意,如果不执行的话,虽然彬山元拿他没有办法,但却可以上报大本营,到时候他这个军长只怕都要做到头,能看得清大势,又能够隐忍,了不起啊。”

郭述申道:“你啊,就别感叹这个了,还是想想师长的命令吧,赶紧得撤离这里,不要说这第一军的援军咱们惹不起,到时候几个师团一起围过来,咱可是想走就走不了了。”

李清点了点头,问道:“这样,让十五团、新五团和辎重营全力把所有物资装上火车,在今天天黑之前,火车必须开动。你再亲自去一趟,给我们控制住的几个中国籍火车司机做做工作,干脆动员他们参加我们八路军,反正我们也需要这样的人才。”

郭述申道:“这个没有问题,只荣锦华同志报告说,他几个火车司机情绪都还不错,也都是普通的中国人,被日本人逼着做事的,工作比较好做。”

说完转身就要走,李清又叫住他:“如果他们不愿意参加八路军,那就不用客气,就算是拿枪逼着,也要帮我们把火车开到邯郸再说。”

郭述申一愣,拿枪逼着?这好像不太好,便说:“这么做合适吗?咱们的政策上可没有这么一条。”

李清笑道:“放心好了,知道我们当初在湘江战役后,为什么队伍发展那么快吗?就是因为师长在这方面的创举,只要是俘虏,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只有一条路走,加入红军,安师长的话说,先让他们参加进来,然后再慢慢的教育。也有同志想不通,反应过这个问题,师长说既然是为他们好,就不用管他们愿不愿意,包办婚姻也是可以幸福的嘛,总不能好不容易俘虏,又放掉,然后又来跟我们打。现在也是同样的道理,火车司机可是人才,把他们放了,然后日本人来了,他们还得给日本人做事。”

郭述申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就没有再反对,而是笑道:“想不到师长还挺有意思的,把谈心诉苦运动说成是包办婚姻,不过挺贴切。鼓动俘虏参加我军,等于是媒婆说媒,先把婚结了,再好好过日子。”

两人都乐了,如果江云在场的话,只怕会狠狠的批评两人一顿,当时他可没有这么说过,这都是李清添油加醋后的说法。

乐完了,李清又道:“对了,既然日第一军的援军这么强大,我看十四团完全不必触其锋芒,根本不是对手,阻击也没有用的,留下侦察部队后就撤离获鹿,来跟大部队会合,怎么样?”

郭述申道:“我同意,既然打起来,也没有留在那儿了,全旅集中兵力,力量更大,万一有什么意外,把握也大一些。”

郭述申走后,李清就叫来一个参谋,让他给十四团发报,留侦察部队继续关注日第一军援军的动向,十四团往石家庄撤离,与主力会合。

又让给师长江云回电,独五旅将照命令执行,请派部队和汽车到邯郸接应,这时候,罗荣恒的电报也到了,罗荣恒可是没有江云那么客气,在电报里把李清狠狠的批评了一顿,然后才告诉他,已经派出一百二十辆汽车和独二旅赶往冠县和邯郸。

看到罗政委的电报,李清不禁苦笑,看来这一次,不管立了多大的功劳,缴获多少的物资,杀伤多少的鬼子,到时候在师党委会议上做检讨是免不了的了。

莫子青今天三十岁,很上的时候就曾去了法国留学,学的是机械制造,在留学期间,他学分的开火车,并且考到了火车驾驶执照。

回国后在北平大学教书,日本人占领北平后,他逃回老家获鹿县,但却没有想到,日本人的速度那么快,没有几天的功夫,获鹿县也让日本人给占了,他也被抓到石家庄车站做事,因为他会开火车,被日本人发现后就成了一名火车司机。

可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只过了几个月,不到半年的时间,八路军就打到了这里,他又成了八路军的俘虏,这半年来的变适真是让他眼花僚乱、目不瑕接。八路军他是知道的,但是以前听多了国民党的宣传,所以对中国共产党多有误解,对八路军自然也没有多少好感。

在他想到,像他这样为日本人做过事的人,肯定会被八路军杀了的,但是没有想到,刚被抓的时候,一个据说是团政委的八路军干部就分别找到他们几个火车司机谈话。谈话的内容无疑是在宣传他们的政策,可是却和他之前了解的共产党完全不一样,这让他异常的费解。

中午的时候,有人给他们几个人送来的饭菜,很清淡,但也不是太差,他看过了,那几个看押他们的八路军士兵吃的和他们一样,这让他从心里产生出一种莫名的情绪。

吃过中饭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八路军干部走了进来,把他单独叫到一个屋子里,并自我介绍说是八路军独立师第五旅政委郭述申。

莫子青有些拘谨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戴着眼镜,气质比较文弱的八路军军官,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会不会杀我?”

郭述申一愣,继而哈哈一笑,道:“你叫莫子青吧,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为什么要杀你?”

莫子青没有回答,他总不能说共产党不是喜欢杀人吗这样的话吧。

郭述申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便说道:“是非不辩不明,事实不看不清,我们共产党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时间长了,你自然会明白的,我现在怎么跟你说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不会杀你,但你必须跟我们走。”

莫子青有些惊讶,问道:“既然不杀我,为什么不放了我?难道要囚禁我?”

郭述申摇了摇头,道:“我看这你的资料,发现你是北大老师,还留过洋,学的是机械制造,可以说,在当今中国,你这样的人才可是非常稀缺的。我稀望你们加入我们,用你的专业知识帮助我们,发展属于我们自己的工业科技,怎么样?”

这一下莫子青的脑子有些想不过来了,当初他从法国回到中国的时候,也曾满怀的抱负,想要在国内大展拳脚,可惜却是处处碰壁,最后不得不在一位老同学的介绍下到北京大学教书。日本人抓住他以后,也了解过他的情况,可也只是让他开火车。没想到今天,一个八路军的军官,被称之为叫花子军队的军队跟他在这里大谈发展工业科技,这不能不让他震惊。

见他的样子,郭述申微微一笑,道:“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在西北根据地,我党已经建设了自主生产的钢铁厂和兵工厂,有及一些能源开采企业和轻工企业,当初我们师长从武汉带过去的大批人才如今正在西北大展拳脚。我军现在装备的八一自半自动步枪和八一自动步枪就是我们自己的兵工厂自主研制生产的。莫子青同志,我是衷心的希望你能参加我们的队伍,不怕告诉你,我八路军独立师现在正要去山东建立根据地,到时候需要各方面的人才,而莫子青同志你,正是我们需要的人才。”

莫子青在心里判断着这些话的真假,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既不想跟着他们走,又怕拒绝之后会被杀掉,很是犹豫。

郭述申继续说道:“以现在这种情况,你认为我以必要骗你吗?你如果留下来,等我们走了之后,日本人马上就会过来,到时候你准备怎么办?还要继续帮日本人做事?”

说到这儿,郭述申的语气已经很严肃了,甚至带上了几分冷意,这让莫子青心晨一颤,是啊,现在自己可是落到人家手上了,如果不答应的话,还真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便问道:“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都可以兑现吗?”

郭述申道:“当然。”

莫子青咬了咬牙,道:“那好,我可以答应你跟你们走,但是要不要参加你们的队伍,以后再说。”

郭述申这时笑道:“完全没有问题,我们随时欢迎你的加入,我可以先给你透个风,我独立师在华北与日军做战中,缴获了大量的汽车和装甲车,这些设备都需要日常的维护保养,所以到了山东以后,肯定会要先开一个修理厂,这方面你倒可以考虑一下,好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晚上的时候还要你们帮忙开火车南下呢。”

莫子青松了一口气,走出了这间屋子,他却不知道,因为今天的这一番迹遇,他后来成为了新中国汽车制造业的奠基人,正是在他的领导下,新中国在成立前昔,就自主研制生产了第一台汽车,又是在他的领导下,在新中国成立五周年之际,生产出了拥有自主产权的内燃机火车。

、、、、、、

傍晚时分,骑兵团和十四团均抵达石家庄,而这时候,李清等人已经做好的撤退的准备。见十四团团长陈家谷和政委曹红军过来了,便问道:“日军到什么位置了?”

陈家谷道:“报告旅长,已经从井陉出发,估计在今晚半夜的时候能到达获鹿县城。”

见众人都在,李清当即命令道:“由旅辎重营、十三团一营随坐火车南下,保护物资安全,在邯郸会有大部队和汽车队接应,到时候服从接应部队的指挥。旅主力沿铁路线向南撤离,骑兵团殿后,将沿路的铁路都给我破坏了,切记不可与敌人交战,眼睛最重要的是安全撤离,明白了没有?”

当场的各团团长政委及直属部队负责人齐声应道:“明白!”

“明白了就行动吧,今晚八点,准时撤离。”

“是!”

就在独五旅忙着撤离的时候,赶到武城的罗荣恒顾不上休息,就给江云发了一封电报,并听取各部队的汇报,林月琴把炊事班做好的饭菜给他端到桌上说道:“老罗,先吃饭吧,这都饿了一天了。”

罗荣恒看了饭菜一眼,又看了看爱人那隆起了肚子,道:“我饿点没关系,你别饿着就行,你吃过了?”

“吃了,早就吃了,就剩你一个人了,也没人敢打扰你,老班长专门找到我,让我给你送进来。我看你现在就是个火药筒,逮着谁跟谁发火,都怕了你了。”林月琴没好气的说道,嘴上虽如此说,脸上却满是关怀之色。

罗荣恒也知道自离开天津后自己的脾气就越来越大,苦笑道:“这是心里急啊,师长身边就那么点人,山东这边又是千头万绪,时间可是不等人的。”

林月琴道:“那也不能不吃饭吧,师长不在,你责任重大,你要是倒下了,谁来指挥?等吃饮了饭,随你怎么发火都行。”

罗荣恒只好入下手头上的事,端起碗来吃饭,刚吃几口,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有没有女子别动队的消息?”

林月琴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刚进城的时候我就问过参谋处的同志了,他们说到还没有联系上,根据部队的同志反应,女子别动队曾经在这里停留过,不过三天前就离开了。”

罗荣恒脸色一变,道:“师部与女子别动队的联系就是在三天前中断的,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就好,临清方面也没有消息吗。”

“二旅的洪旅长来电说,临清也有女子别动队活运的痕迹,不过早就离开了。”

罗荣恒想了想,说:“让参谋处给洪亮同志发一个电报,让他立即派出人员,侦察女子别动队的行踪,无论如何要找到她们。”

章节目录

红星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芒并收藏红星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