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南县城,这是围城后的第三天,程子华在24师师部正在观察进攻情况这三天来,一直都没有间断过对商南县城的进攻,不过每一次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总是草草了事。

这一次也是一样,70团一营围着城墙走了一圈就撤了回来,只见70团团长高声铁青着脸,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城墙,似乎是想一炮把它给轰掉。程子华笑了笑,这个高声自打围住商南后就没有露出过笑脸,可能是打这种仗把他蔽坏了吧,但是没有办法,军团长的命令,就是围而不打,哪怕自己优势再大也只能干瞪眼。

就在这个时候,江云的电报过来了,接近电报一看,程子华精神一震,对着站得远远的高声喊道:“高团长。”

高声嘟囔了几句,才走进师部,就看到政委郑位三笑嘻嘻的说:“这几天可把高团长蔽疯了,高声同志,现在机会来了,能不能出这口气就看你的本事了。”

程子华说:“军团长来电,可以攻城了,高声同志,就由你们70团打头阵,具体怎么打,你跟参谋长商量了一下。”

戴季英就把高声拉到地图前说:“高声同志,你看这商南县城有三道门,你现在由你打头阵,你准备从哪道门进去。”

高声想也不想的说道:“东边,刚才我们就是从东边退下来的,现在马上再去攻,敌人肯定想不到,我打算集中全团的重火力,将城门轰开。”

戴季英想了想,道:“有道理,城内的守军不多,大概两个团的样子,火力加起来也不如70团,只要动作够快,一举拿下也不是问题。”

程子华也站在旁,听完后直接说道:“那好,这事就交给70团了,由高声同志全权指挥。只要你们能打开城门,我们全师就会从南、西两个方向策应,总之一句话,一定要完成军团长交待的任务,今天天黑之前是拿下商南县。”

高声一接到任务,兴高采烈的回到70团,立即就召开的连级以上干部会议,和赵林一起分配了任务,把全团的迫击炮都集中到了一起,由团火力支援营营长统一指挥,其主要任务就是轰开东城门,要不然进不了城什么都是白搭。

全团75门60迫击炮,在东城门外一字排开,那阵式,吓得城墙上的柳彥彪一阵腿软,强自镇定的走了城墙,回到指挥部就给商洛方面?

想起外面红军有那么多炮,那还只是一股而已,而从形势上看,另外两面的城门处也有大部红匪,如果这两部红匪也和东边一样有这么多炮,那这仗根本没办法打。

在直跟在他身边的参谋长小心的说道:“旅座,我们可能中计了。”

柳彥彪一怔,忙道:“中计?中什么计?”

参谋长说:“从这股红匪的火力来看,他们若是真想打下商南,不用等到今天,可见他们这几天根本就没有攻城的意思,我在想他们是不是故意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商洛方面,红匪很可能还有大部队,城外的这些红匪只是其中一部,他们对商南围而不打,只不过为了吸引商洛的援兵,而后于行军途中将援兵歼灭。从他们今天的动作中来看,至少商洛的几个警备旅已经出城了,说不定已经让红匪给歼灭,咱们也失去也利用价值,所以红匪才摆开阵式,准备要一举拿下商南县。”

听他一说完,柳彥彪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喘着粗气,艰难的开口问道:“依你看,我们能挡住这股红匪吗?”

参谋长叹口气道:“旅座,其实你心里早有答案,何必要再问我呢,东门外那几十门迫击炮我们都看见了,真要开起火来,你认为东门能挡得住吗?”

柳彥彪哀叹道:“这下好了,打也打不赢,走也走不了,可怎么是好啊。难不成这商南就是你我葬身之地?”

参谋长眼珠子一转,道:“旅座,如果真想要走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柳彥彪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拉住参谋长的手臂,道:“快说,怎么办?”

参谋长说:“我们可以脱去军装,扮作一般百姓,先在城里窝几天,等风声过后再出去,只要能逃出城去,谁还能找得到我们,到时候再去西安。”

柳彥彪摇摇头道:“办法是不错,但是不能回西安,回去也是死,杨主任不会放过我们的,还是去安康吧,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只能向军座求情了。”

高声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开炮,而是作足了表面功夫,说到底就是留够了时间对城内的敌人进行威慑,那一溜的迫击炮在城门外摆了足足半个钟头后,他才下令开炮,可是让他没想到,也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高声这边的迫击炮只不过是试射了几发后,就看到城门自己开了,确切的说是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不明所以的高声立即下领停止发射,他就是再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里面的人要出来投降了,这倒是有可能的,也许是让自己这么多门炮给吓破了胆子。

高声一挥手,一个连的战士就冲了过去,到城门口跟守在城门边的国军一番交涉,就传回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消息,敌旅长和参谋长和两个团长失踪了,准确的说应该是逃跑了。

高声气得哇哇大叫,娘的,老子做足了功夫准备攻城,你他娘的居然逃跑了,这不是故意根老子过不去吗?但他也只能这么想想,能够避免伤亡的拿下一座县城,这可是大好事啊。

如他所想的一样,当消息传到师部的时候,程子华激动的好半会儿才说话,说道:“一枪未放就占领一座县城,我今天总算是开了眼界了。”

郑位三笑道:“参谋长,我可是听说了,之前军团长带着23师占过好几个县城,也都是没有放一枪就完事的,今天这才一个商南县而已,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程子华也笑了,说:“听来的事总不如眼见的震撼人心,以前只是听他们说说,能从心里想像一下,但今天可是真真实实发生在眼前啊,而且以前军团长他们都是偷袭,咱们这回可是堂而皇之的攻城,还没放枪呢,城门就开了,敌人就降了,省多少事啊。”

戴季英戴上自己的帽子,一边收拾地图一边说:“咱们还是快些进城吧,报来的消息说那个旅长柳彥彪和他的参谋长还有两个团长都逃了,肯定是乔装后潜伏在城内,这几个人得找出来,总不能让他们在咱们眼皮子底下逃出去吧。”

程子华也点点头,说:“是啊,进城再说吧,我先进城看看,就要赶去和军团长政委会合了,以后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老徐现在行动不便,会跟随后勤部队行军,也会去商洛,等他伤癒后才能归队。”

郑位三严肃的说道:“请参谋长放心,也请参谋长转告军团长和政委,我24师一定守卫好商南。”

戴季英则说:“政委,我看军团长留我们在这里的意思可能是要防止中央军入陕吧。”

程子华道:“这一点你们一定要注意,一方面军和四方面军很快就要会师了,到时候一定会入陕,二方面军也不会例外,湖南、湖北、四川都不是我们现在能呆得住的地方,放眼天下,也只有这大西北才是我们的容身之地,所以24师既然留在这里,那么除了发展巩固根据地外,最大的任务就是防止湖北的中央军或东北军入陕。”

东毛坪,首先对敌警备一旅开炮的是炮兵团的中型迫击炮营,虽然炮兵团没有参战,但是江云还是把中型迫击炮营调到了阵地上,75口径的迫击炮比起60迫来要强太多了,36门炮三发齐射后就被洪亮下令停射了,他还指望多抓些俘虏呢。因为刚才他听江云说他们23会守卫商山,要在商山建立一个警备团才算完成任务,他立马就有了打算,多抓点俘虏,快点把警备团建起来,他的23师才好脱身出来,随时参加大战。

所以当炮兵团的中型迫击炮营齐射三发后,他就受不了了,这威力也太大了些,照这样再放几炮,老子还抓什么俘虏啊,到时候只能收尸了。

洪亮直接下令所在迫击炮不得开火,以轻重机枪进行火力打击,他是生怕抓的俘虏少了,影响他的“大计”,你想啊,如果按军团长说的那样,要是不建立起一个警备团来,他们23师岂不成了商山警备师了,那也太跌份了。

陕西警备一旅旅长唐嗣桐在西北军中也算是个人物了,别看他只是个少将,但是警备旅可是直属杨虎城直接指挥的,而他的第一旅又是警备旅之首,在三个旅长当中,他的资历也是最深的,在他的内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意,那就是希望有一天杨虎城能下领将三个警备旅合编为一个警备师,那么到时候,这个中将师长的位子,除了他唐嗣桐还有谁能坐?

但是不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商洛,现在由他做主,无论是第二旅的张鸿元还是第三旅的张汉民,都要听从他的指挥,他已经可以算是实际上的警备师长了,但当他每每看到自己肩上那一颗星的时候,就会生出一些怨念,这杨主任难道不知道师长比旅长好听吗?难道不知道这两颗星比一颗星那更好看吗?

所以当他一听到两旅已经将红匪25军包围后,想也不想就拉着队伍出了商洛,一路赶了过来,开什么玩笑,要是歼灭红25军这样的功劳让张鸿元或者张汉民抢走了,那他的地位可就危险了,特别是那个张汉民,这小子虽说资历比较浅,但架不住人家是杨主任的亲信啊,一直是呆在杨主任身边的,干到警卫团长,直到前不久才上任陕西警备三旅的旅长,真怀疑杨主任是不是想让他代替老子。

由于军功的吸引,唐嗣桐这一路上赶得也很急,在他想来,前面已经走过了两个旅了,有什么情况也早就被扫清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到战场,拿下全歼红25军的功劳,保往自己的位子,要是能因为这份功劳让杨主任高兴,让自己当上警备师长就更好了。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等待他的却是早已布置好的修罗地狱,当他带着部队进入伏击圈,炮声响起来的时候,唐嗣桐似乎明白了什么,跳下马来趴在地上破口大骂,他骂的不是别人,正是张汉民,骂他吃里扒外、、、、、、等炮声一停,他的对谋长爬到他身边说:“旅座,情况不太对啊,红匪25军哪来的这样的炮火,我刚才仔细听了,这好像是中型迫击炮的声音,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足足有三十多门炮啊。”

唐嗣桐这时候追悔莫及,怒道:“慌什么,这陕西是老子们的地盘,不管是谁过来,都要给老子打回去,让弟兄们全力撤退,先退回商洛再说。”

他话音刚落,铺天盖地的机枪声就响了起来,这一下唐嗣桐彻底傻了,他是老军人了,一听声音就知道对方的火力情况,不要说之前的炮了,就是现在这样的机枪火力,也不是他的第一旅能够应付得了的,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在二三十个警卫的护卫下往来路上退去。

可是他们却忘记了一件事,机枪一般都是哪里人多往哪里打的,这几十个人围在一块,很明显的就引起了注意,几挺重机枪就描向了他们,一阵扫射之后,警卫被打得七零八落,而唐嗣桐则被几个士兵压在身下幸免于死,但是他的参谋长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身中数弹身亡。

一直在阵地上观战的洪亮见敌人的建制已经被打散,就下令机枪停火,机枪一停,冲锋号就响了起来,还是跟清油河一样,战士们都争先恐后的冲出阵地,冲向了敌人。结果不用多说,当然是很顺利的。

看得在远处用望远镜观战的罗荣恒也不禁摇头道:“军团长,我现在也知道你为什么每次打仗都喜欢进行火力打击,我想最主要的是要从心理上打垮敌人,用密集的火力打垮敌人的抵抗意志,瓦解敌人的建制,即能很好的打击敌人,又能很好的减少自身的伤亡。”

江云放下望远镜,道:“其实这是一个普遍的道理,只是我们红军一向穷惯了,所以连这个最普通的战争法则给忽略了。当然了,这么做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弹药的消耗太快,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的建立起自己的军工系统,别的不说,首先就要做到能够复装子弹,以后咱们打仗之后就要把弹壳收集起来,拿到兵工厂换子弹。”

罗荣恒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最起码可以摆脱我们靠缴获过日子的局面。”

战果终于统计出来了,但江云却没有什么兴趣去看,想也知道跟清油河应该差不多。他现在更感觉兴趣的是22师在商洛会有什么样的收获,要知道这三个警备旅这一段时间都是驻守在商洛的,而这一次增援商南县又都是轻装上阵,也就是说三个旅的后勤辎重物资都留在了商洛,想想吧,三个旅,作战人数超过了一万五千人,后勤物资还能少得了,就算西北军再穷,这相当于一个师的辎重物资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时候,他们接到程子华的电报,江云只是轻笑了声,说:“政委,告诉程子华,商南的事就交给24师的郑位三同志和戴季英同志,让他马上赶过来跟我们会合,好一块去商洛。至于126旅的那个旅长和参谋长,都是小角色,就算逃出去也难成大器,不必太过在意,在城内好好查一查就行了,查不到也不要强求,不要在城内造成紧张气氛。”

傍晚时分,骑兵营来电报告,已经警卫营一起拿下武关和商山。过程有惊无险,武关如果放到几百年前那还真是非重兵不能破,但如今是什么年代了,早就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了,小小的一个武关早已失去其军事价值,值守在武关的只有一个保安营两百多人,对于骑兵营和警卫营来说还不是三下五除二的事。

至于商山,不真是差点就让他们吃了大亏,原来丘平在打完武关后根本就没有把商山放在眼里,还没有等到侦察营送来有关城内的具体消息,丘平就不顾教导员舒智辉的反对,也不管黄国清的劝导,迫不及待的冲向了商山县城。

结果在城门口挨了几炮,原来城内有一个保安队,是由当地乡绅组织起来的,这些个乡绅有钱有势,所以保安队也配上了几门迫击炮,今天算是派上用场了。

也幸得丘平反应够快,见敌人有炮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冒着炮火冲向城门,又以骑兵营的迫击炮进行还击,结果虽然有三十多个战士牺牲,还是顺利的拿下商山县城,只是这牺牲的三十多个战士中有骑兵营三连的连长,这个损失对于骑兵营来说不可谓不大。

看完丘平和黄国清分别发过来的电报,江云大怒,心道好家伙,这革命还没胜利,骄傲思想就开始出现了,打了几个胜仗就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这还得了。

对罗荣恒说:“政委,这个事情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轻敌思想一旦成风,咱们离败亡也就不远了。”

罗荣恒也同意他的说法,红军历经磨难,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局面,如果这个时候出现轻敌思想,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就问:“军团长打算怎么处理?”

江云想了想,说:“撤销丘平同志的营长职务,让他到三连当连长,骑兵营营长由教导员舒智辉同志代理。这个命令要在全军团传达到每一个战士,让政治部弄个文件出来,要让基层的干部给战士们讲清楚其中的道理。”

罗荣恒点头道:“我看行,我现在就给吴焕先同志发报。”

章节目录

红星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芒并收藏红星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