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一卷]

第39节第三十九章女大三

东婶家比较偏可还在村里,李傻子一嚷,就有老少爷们拿着扁担门栓锄头冲过来,冲着将长裤脱下来,想把热水给弄掉的叶中河一通乱打。

东婶一脸凄苦拉着虎子在旁边,楚楚可怜得紧,瞧着就像受害者。

“麻痹的,姓叶的,敢来李庄搞女人,你是不是活腻味了?”

“打他娘的,东婶都敢胡来,东叔这才走,你当咱们这儿是什么地方了?”

“我早就瞧出这狗日的没揣着好,我家小花读书的时候,就回家哭过,说他乱摸来着,打,打死他!”

叶中河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双头抱头,眼镜也被打碎了,大腿上还起了水泡,红彤彤的,连那地方也红了一块,可他还不敢回嘴。

这帮爷们可不会跟他讲理,打死他就打死了。

谁让人家冲进来的时候,他连裤子都没穿,这虎子还在旁边呢。

一通狠揍,鼻青脸肿,才算消停下来。

这帮人又将他抬起来,扔出院门,冲屁股狠踹几脚,才跑回来问东婶咋样了。

“全亏了小满,他刚要行凶,小满就发现不对劲,拿了热水泼上去……他还想晚上住下来,我这孤儿寡母的地方,他要住下来是想做什么?”

有气得不行的,一听这话,追过去又是几脚。

叶中河视线模糊,好不容易爬起来,就又被一拳打翻,耳中传来李傻子的声音。

“你别想着报复,这事我要到你学校一嚷,你想想吧,你还能在学校里教书?以后在学校对虎子好些,说不定我会把这事忘了。”

叶中河听得一阵心惊肉跳,谁他娘要说这家伙是傻的,他才是真傻。

狼狈的穿着**跑出了李庄,好不容易拦下辆车,就回乡里去了。他是打定主意了,以后打死都不会来这里了,都一帮披着羊皮的狼啊。

在院里捶胸口的表示了些男人气概,那帮人才走。

这天都半黑了,东婶跑到灶台要做饭,李傻子又提了一斤竹鼠肉来了。

“你就不怕姓叶的揍你?”

“他那竹竿子能揍得了我?我早算计好了,他吃这个亏,回头就不敢骚扰你了。”

东婶听他说了威胁的话,就喜笑说:“我还担心他回头找虎子麻烦,这倒好,你都想到了。”

“那是,我谁呢?婶,我不是说只能让我日你,就是这姓叶的不能日你。他要开了这头,以后你家有的麻烦。”

东婶很同意的点头:“今天你帮了婶子,晚上让你日个好。”

“我今天还有事得回家,明天再来日你,”李傻子把肉放好,“给虎子补补身子,你娘儿俩不容易。”

东婶瞅他半晌,抹了下泛红的眼眶说:“你东婶原来还觉得让你日了,就不是好女人了,你能想着你东婶,就不是好女人又咋样了。”

“你哭个啥。”

李傻子抱住她,就伸到衣服里乱摸:“还哭,摸几把,你这点点就硬了,你要真想让我日,咱就在灶台里日一把……”

“这里乌漆妈黑的,也不好躺啊。”

“躺啥,你把屁股蛋子撅起来,我捅进去日就行了,还躺个啥劲,麻烦。”

掀了麻布裙,李傻子就把裤子褪下来,甩着棒子就磨了一阵,等有水了,就捅到里头。只来得几下,东婶就呜咽起来,她也不敢叫唤大声,虎子就在院里玩。

这灶房的门都半开了,心头在担心着,也不咋的,越是这样,越是来劲。

也就两三分钟,东婶就受不住了,伸手往后拍李傻子的手背。

“你收点劲,你……哎哟,你东婶遭不住啊……要了命喽。”

低唤了几声,李傻子也交代了。

他拿灶台上的布擦了几下,就说:“我得回去了,今天先放过你,把屁股擦擦。”

东婶幽怨的瞥他眼,擦了屁股,就送他出院门。

“妈,你刚跟傻子在灶房里做啥?”

虎子一问,东婶就打了个激灵,虎着脸说:“你问这个干啥?快回房写功课,妈给你做饭。”

李傻子跑回家,见李水根不在,问黄桂花,才知道他爸跟刘明德去乡上了。就猜到是鱼塘的事,这多半刘明德是下了狠心要让李四海难看了,想到养王八的事快能成了,就心里舒坦的吃起饭来。

“你跑东婶家去了?”

李傻子知道叶中河的事她也听说了,就把事情说了遍。

章节目录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一窝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窝驴并收藏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