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一卷]

第4节第四章我没碰过女人呢

女人叫吴月芝,是李傻子堂叔家的女人。堂叔三年前犯急病死了,就留下她一人。也没生孩子,是村里出名的俏寡妇,村尾到村头,惦念她的人不少,也没听说有谁上过她炕。

吴月芝瞧他盯着她胸瞧,有点脸热:“傻子,帮家里上肥呢?六哥不说你不会干农活吗?”

“会一点,不多。”

突然从李傻子嘴里嘣出句条理清晰的话,吴月芝有点不适应,看他还在瞅,就想逗他玩。故意将汗衫扯开些,领口往下拉了点,还低身装作捡田螺。

一矮身子,就感到两道热切的目光射过来,身子有点发烫。

“傻子,你瞧你婶子漂亮不?”

“漂亮,婶子是咱村最美的女人。”

吴月芝脸蛋一红,啐道:“你个傻子知道什么。”

心里倒甜得很,想李傻子说的话肯定真真的,就大方的再拉了下汗衫。

“你瞅你婶子这地方圆不?”

白嫩嫩的,跟挂着两颗大丝瓜,比赵秀英那两个香瓜大多了,李傻子瞧得口水直流。

“圆,好圆……”

“嘴还真甜,行了,你婶子那边活干完了,帮帮你吧。”

拿过李傻子手里的袋子,吴月芝熟练的给水田上肥。

这女人水灵得紧呐,李傻子乐得轻松,抱腿坐在田梗上,瞅着在田里忙乎的吴月芝,那屁股又圆又大,穿着松垮的长裤,**都能瞅个形出来,这要抱住了啃上几口……

干没多久,吴月芝就淌汗了,身上湿漉漉的,汗衫贴着身体,再干会儿,连长裤都贴上了,跟没穿一样。

“好啦,好啦,肥都上好了,还不谢谢你婶子?”

直起腰走到李傻子身边,把空袋子往地上一扔,就捶了下后腰。

“谢谢婶子,婶子要累了,我帮你……按,按?”

“哟?傻子还会**了?是跟你沅儿姐学的吧?成,就让你按按。”

往山坡上走了几步,找了处干的地儿,吴月芝就背着躺下。

瞅着她那高耸的屁墩,李傻子咽了口水,照书上瞅来的,先从肩膀按起。

“轻点儿,傻子,没瞧见你手劲倒挺大……嗯……”

吴月芝舒服的呻吟了声,感到李傻子骑上背,起初也没在意,猛地,她就咦了声:“傻子,你按就按,还拿个棒子顶你婶做啥子?”

“没啊,婶子,没顶啊……”

“明明就顶住你婶子屁股缝了,你还胡说,你婶子掏给你瞧。”

背着身子手就一抓,劲儿大了,李傻子叫唤了声:“疼,婶子你抓我下面了。”

“什么下面?”

吴月芝扭过背一瞅,立时愣住了,惊得那樱桃小嘴张得老大。

“傻子,你这玩意儿咋长的?比我手臂都大了……你跟你婶说句实话,用没用过?”

李傻子头用力扭着:“婶,我,我还没碰过女人呢。”

吴月芝一听就笑了:“别跟你婶瞎扯,这么大的棒子,没碰过女人谁信呢?”

“真,真没有……”

吴月芝瞅他表情,心想他是个傻子,不定还真没睡过女人。

这手还抓着不放,力度轻了些,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正瞅着要怎么吃这道头啖汤,突然不远处传来几声咳嗽。

吴月芝立马一撒手,就窜到树林里。

“这不傻子吗?你在这里做啥子?”

走出来个六十来岁的老汉,手里攥着包香烟,嘴上还含了根,正是黑娃他爹,李庄的村长李四海。

“村长,我找,找蟋蟀……”

“找个球,你跟我来。”

李四海招手,李傻子不敢不听,低头跟着回村。

一前一后来到一栋五层小洋楼前,这儿就是李庄最高的建筑,李四海的家。进屋就撞见赵秀英,吓得她托在手中的食盆差点掉地上。

“秀英,我叫傻子过来,是要商量个事,你把黑娃找回来。”

赵秀英跑出去找黑娃,李傻子就在堂屋里四处瞅。

这狗日的李四海,仗着认了个副乡长做干爹,上头发的清淤费、植树费都挪用去了,又巧取豪夺,盘了几十亩的甘蔗地,这才发的家。

以前李傻子不懂,现在嘛,李傻子想操李四海全家。

“傻子,吃颗瓜。”

李四海的女人托着个切好的西瓜果盘,放茶几上,就扭着腰身回房去了。

黑娃他亲妈在他小时候就死了,这女人是李四海后头娶的,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俏生生的,还是城里人,穿的衣服都跟村里不一样,爱戴黑色的奶罩子,还隔些日子就跑乡上去烫头,一头波浪卷,妖媚得很。

也不知李四海能不能喂饱她,还是半夜里自己抠弄下了事?

半拉钟黑娃回来了,进屋就骂骂咧咧的说是啥事。

“乡上给分了名额去参军,你这身子骨不成,我想让傻子顶你的名去……”

瞧李傻子脸色变了下,李四海就纳闷,这傻子还能听懂我说的话?

“这是报名表,黑娃,你握傻子的手,给他签上。”

章节目录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一窝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窝驴并收藏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最新章节